观察者网

这款黄金救命药成黑市抢手货 政府限价要何去何从

2017-11-09 15:46:29

【观察者网 综合】人血白蛋白是临床急救的一种特殊药品,经常使用,俗称“黄金救命药”。其主要用于失血创伤、烧伤引起的休克,脑水肿及损伤引起的颅压升高,癌症术后恢复等方面的治疗。然而由于药品短缺,一些患者很难从医院买到这种药。于是有人瞅准这一情况,做起人血白蛋白的“黑市”生意。

据《检查日报》11月8日报道,近日,经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孙琳、苏军军、林一品等5人八年至一年零二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分别处以罚金。原因是从2013年10月至2014年12月,身为医院退休护士的孙琳与苏军军、林一品等人,非法购进人血白蛋白、狂犬疫苗等药品,再通过非正常渠道加价转手卖出,销售范围涉及山东、河南、吉林、内蒙古等多个省市,涉案价值累计达400余万元。

图自医药网站

加价倒卖:药品紧俏、医院买不到

此次被判刑的医院退休护士孙琳,于2014年得知医院的人血白蛋白再度缺货,患者买药困难。此前她的父亲生病住院,急需大量人血白蛋白,但医院没药。她通过“黑市”帮父亲买到了药。根据从医经历和个人经历,孙琳意识到倒卖人血白蛋白是个赚钱的好门道。

靠多年积攒的人际关系,孙琳打听到泰安一名叫苏军军(此案另一名罪犯)的人手中有人血白蛋白。自此,苏军军便成了孙琳的主要“供货商”。不足一年时间,孙琳便购进了大量人血白蛋白、狂犬疫苗等药品,分别销售给山东、河南等多个省市的买家,经营数额达200余万元。

此次涉案的林一品,是孙琳的客户。

和孙琳一样,也经历了医院买药难,从而打起了买卖人血白蛋白的算盘。2014年,他以每瓶408元的价格,向孙琳购买100支人血白蛋白。收到货后,林一品随即以415元的价格转手卖给住院患者。接下来几个月,林一品先后向孙琳购买了200余支人血白蛋白,并以每支加价5至6元不等的价格将其卖给了不同的散户。

由于孙琳的人血白蛋白销售紧俏,林一品又联系到一名河南郑州的卖家(另案处理),以390元每支的价格,从对方处购买了100支人血白蛋白,卖给了临沂当地医院的病号。截至案发,在不足5个月的时间内,林一品通过贩卖人血白蛋白等药品非法获利,经营额高达50余万元。

向孙琳提供血白蛋白的此案另一名罪犯苏军军是山东某医药公司一名区域销售经理。2014年初,苏军军接到内蒙古一家医药公司的经理(另案处理)打来电话,表示自己有一批人血白蛋白,希望能通过苏军军的关系渠道帮忙处理掉。随后,他联系孙琳卖掉,从中赚差价。

据了解,苏军军仅卖给孙琳的人血白蛋白便达到了2000余支,涉案价值近80万元。此外,苏军军还联系了几个吉林的买家,先后向对方售卖人血白蛋白2000余支。

事实上,血白蛋白供应紧俏由来已久。

早在2011年2月,《中国经营报》就刊发报道《血液制品告荒:人血白蛋白正规渠道根本买不到》。文章称,包括人血白蛋白在内,其他的血液制品如乙肝免疫球蛋白、静脉丙种球蛋白等也都处于严重短缺的状态。据当时的一位行业人士介绍,血液制品的短缺现象已经持续了三年。这直接推升了血液制品的价格。

药品紧俏:价格低、厂商不愿意生产

人血白蛋白作为临床常见用药,为何如此紧俏?《检察日报》援引业内人士的话说,国家为保障群众利益,防止医药公司“漫天要价”,对该类药品实行限价,导致医药公司利润降低,生产积极性不高。而恰恰因为货品紧俏,加上医院对人血白蛋白用药管理严格,患者用药有相应的审核限制,致使个别患者想方设法通过多种渠道购买人血白蛋白。一些医药从业人员由此看到“商机”,将人血白蛋白通过黑市进行加价倒卖,大肆盈利。

《中国经营报》也指出,血液制品厂商年采浆量严重不足、血液制品成本上升但物价部门却没有提高定价,导致血液制造的生产企业无利可图。有的企业停止生产产品,一些还在生产的有限产品流入国家监管之外的黑市,导致药品价格飙升。

知乎网友@梁辰的介绍印证了上述分析:来源困难,产量少、造成的市场绝对短缺;厂家于政府的价格博弈造成的市场相对短缺。

知乎截图

价格低不能涨 救命药品有限价

《中国经营报》称,国家医改的大方向是降低药价,因此,对于血液制品在正规渠道的价格就限制死了。在这个价格下,血液制造的生产企业无利可图。于是,有限的产品自然就流入了黑市,黑市出于国家监管之外就出现了前文所述价格飙升的状况。

媒体报道截图

观察者网查询国家发改委网站发现,2013年,我国调整部分呼吸、解热镇痛和专科特殊用药等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其中人血白蛋白提价约5%。

国家发改委网站截图

目前,人血白蛋白网络售价在四五百元左右。

药品网站截图

不过,依然有网友表示很难买到。

限价不合理需调整 否则只会肥了黑市

行业人士认为,国家定价部门适当放开对血液制品的价格控制,让生产商产生积极性,才是解决困局的最根本办法。

石家庄新闻网刊文认为,救命药能够进入黑市流通,非法利益的驱动是外在原因。不过,救命药进入黑市还在于救命药本身的稀缺性。药品既具有商品的属性,又不同于普通商品,很难完全由市场竞争实现供求的平衡。

要想防止救命药进入黑市,不能完全放任药品由市场流通自主调节,国家在放开药品市场定价,激活药品市场供应的同时,也应针对药品生产与流通的特殊性,建立必要的干预与调节机制,如建立救命药、罕见药和垄断药品的生产补贴与收贮机制,由国家根据需求向药企下订单,对生产给予补贴,并实行国家定价,通过固定的渠道向医疗和患者配送,保持价格与供应的稳定,防止稀缺类型的临床必需药品在可控渠道外销售,建立区别于普通药品的价格形成机制和供应体系。

否则救命药单纯限价,反而苦了病人。不解决限价不合理的问题,还会有人继续倒卖,给腐败制造空间。

奕含

奕含

新人一枚,需多多努力。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奕含
专题 > 医疗改革
医疗改革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