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科幻变现实?美国FDA批准世界首款智能药丸阿立哌唑MyCite

2017-11-16 17:06:58

1966年,美国上映了一部名为《神奇旅程》(Fantastic Voyage)的电影,讲述的是 5 名医生被缩小成几百万分之一大小,然后乘坐超微型潜艇被注射进病人身体内进行治疗的故事。50多年后,把人缩小仍然是天方夜谭,但是这一治病的方式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电影《神奇旅程》剧照

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官方网站发布,该局在11月13日批准了美国首例智能药物,这种带有可摄入传感器的精神疾病药物在进入人体消化系统后,会向智能手机发出信号,以便医生追踪病人的服药情况。

这种名为阿立哌唑MyCite(Abilify MyCite)的药物不仅是美国批准的第一种智能药物,也是全球首例。

FDA网站截图

Abilify MyCite由日本大冢制药公司(Otsuka Pharmaceutical Co., Ltd)生产,药物内部植入了一个微芯片,整个传感器的大小只有一粒盐那么大,不含电池和天线,药丸内有大量的镁和铜,只有当进入胃中接触胃液后才会激活。

这种智能药物的原理并不复杂,病人服药后,芯片会与胃酸混合起来,这些材料就会产生微弱的电压,该电压信号可以向其身上携带的一个皮肤贴片发送。

这个贴片是像创可贴一样的穿戴式设备,贴在左胸腔上,它可以记录病人的用药量和服药时间,并将这些信息传输到一个手机APP上,供病人在手机上方便地检查药物的摄入情况,经过病人的同意,主治医生和至多四位亲朋可以对信息进行读取。

该微芯片能够被溶解,然后像其他食物一样经过消化系统并排出体外。

阿立哌唑(Abilify,商品名:安律凡)被广泛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狂躁型抑郁症(双相情感障碍症)等精神疾病,是第三代抗精神病药物的代表药物。FDA在2002年首次批准阿立哌唑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

早在 1989 年,大冢制药就对阿立哌唑提出专利申请,并陆续于美国、欧洲、日本获得授权,2002 年,FDA首次批准阿立哌唑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2013 年,阿立哌唑成为美国销售第一的药物,仅 2014 年阿立哌唑就创造了近 80 亿美元的销售额,但随着 2015 年化合物专利在美国的届满失效,大冢制药的销售额遭到致命打击(阿立哌唑在大冢制药的总销售额中比重高达 1/4),在与仿制药市场份额的激烈争夺中,大冢制药必须当机立断做出新突破确保其市场优势。

于是大冢制药公司与美国硅谷一家名为普罗透斯数字健康公司( Proteus Digital Health)的企业合作,试验该种药物多年。后者负责提供药物芯片技术。

普罗透斯数字健康公司创立于 2001 年,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传感器的研发与市场化,2010年,普罗透斯的技术已经在欧盟获得认证,当时被批准销售的是一款名叫“Raisin”的基于可摄入传感器的健康监测系统。

在之前的融资中,普罗透斯累计拿到了近4亿美元资元,被认为是最有潜力的医疗科技公司之一,其中投资者不乏诺华(Novartis)、美敦力(Medtronic)这样的制药巨头。

这种可跟踪病人服药情况的发明主要针对精神疾病患者,到目前为止,慢性疾病患者依从性差一直是普遍存在的问题,这些患者常会因健忘等原因不规律服药而影响治疗。尤其是在严重精神疾病的药物治疗中,一直没有系统的方法来客观跟踪病人的服药情况。

内含数字追踪系统,可以将患者的用药情况及时反馈给医生

据统计,仅以美国为例,因为患者不按时服药而造成的再次就医这一项,就会导致美国医疗系统每年额外支出2900亿美元。

普罗透斯的这款芯片此前早已完成了嵌入到安慰剂中进行实验,并获得欧洲一些监管机构批准。2012年7月30日,FDA批准了普罗透斯的可摄入传感器作为医疗设备进入市场,但必须与其他药物联合使用。这促使智能药丸向前迈进了巨大的一步。2016年,尽管该传感器已经进入临床试验,但商业用途十分有限。

普罗透斯承认智能药丸可能不适用于每个人,比如那些只需要短期服药的患者。智能药丸对那些患有慢性病需要接受持续治疗的病人效果最明显,如结核病或糖尿病患者。另外,它对年纪大的人也有效,因为它们经常忘记吃药。

这一次,普罗透斯与大冢制药的合作使阿立哌唑升级成为首个具有跟踪系统的神经性治疗药物。

FDA药物评估和研究中心精神病学产品分部主管米切尔·马蒂斯(Mitchell Mathis)博士表示,FDA支持开发和使用处方药的新技术,而能追踪精神疾病药物摄入情况,对某些患者来说是有用的。

此次智能药物的批准为医生客观评估患者是否按时服药提供了可能。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该药物提高了患者对治疗方案的依从性。

此外,阿立哌唑常见的副作用也很广泛,包括恶心、呕吐、焦虑、失眠等,除此之外,粘贴式的传感器也常引起皮肤不适。而 FDA 也曾于一年半前以需要更多的的补充信息为由拒绝批准该药物上市。

FDA同时警告,因为可能出现检测延迟或失灵的情况,该药物不适于“实时”或在紧急情况下的追踪药物摄入用途。FDA还强调,该种药物未被批准用于治疗与痴呆症相关的精神疾病,同时对儿童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也未经证实

评价认为,这项技术像一场及时雨,在今后的日子可能会大受欢迎。现在世界上五分之一的人患有至少一种慢性病,其中年纪在65岁以上的老年人有一半至少同时患有有两种慢性病。伴随人们用药的增加,出现一种能够提醒患者吃药的芯片无疑是件好事。医生和家属也不用再追着病人提醒他们要记得吃药。

但从道德及病患心理层面,很多患者及专业医生也提出质疑,该技术的使用对于患者来说不仅隐私全无,甚至像时刻处于“被监控”状态,在就医诊疗阶段形成无形的压力。

来自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艾米特.萨帕特瓦里( Ameet Sarpatwari) 认为,智能药物未来很可能在提升公众健康水平上发挥重要作用,但一旦使用不当,极有可能加剧医患间的信任危机。

阿立哌唑MyCite获得批准后,大冢制药周二(14日)股价上涨2.5%。不过大冢制药表示还没有决定该药物的价格,定价将在每年公布。

除了和大冢制药合作,普罗透斯也在和谷歌的ATAP( 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ducts Group)合作研制能够在肠胃内检测人体各项指标智能药丸。来自弗罗里达的etectRx公司也在尝试一种叫做ID-Cap的可摄入传感器,用以协同阿片类药物、HIV 药物及其他药物进行治疗。该公司总裁 Harry Travis 表示他们将在今年内向 FDA 提出申请。此外,纳米级医疗微型机器人在精准医疗领域的发展也方兴未艾,谷歌X实验室生命科学小组负责人安德鲁·康拉德于WSJD在线全球技术大会上大胆想象了更为不可思议的应用:将纳米机器人当作媒介,连接人脑神经系统和外界网络系统,为开发人脑智力和潜力带来无法想象的革命,彻底改变生活和工作方式,甚至是人类本身。

虽然还面临药效、必须性、保险费用等问题,但智能药丸这样颇具科幻色彩的设备已经要进入我们的生活了,那未来还有什么不可以是智能的?

患者同时可以在阿立哌唑MyCite的应用软件上标注自己的情绪及休息状况

梁福龙

梁福龙

大饼夹一切。我反对!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医学
医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