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浦发银行成都分行775亿造假案曝光:银监会开出4.62亿罚单

2018-01-22 10:33:03

1月19日,银监会网站上的一则通报和一组罚单,让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的问题终大白于天下。

银监会信息显示,这是一起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此次被罚的违规事由高达9项,四川银监局依法对其罚款4.62亿元;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原行长等多名人员给予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取消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警告及罚款。

银监会在文中表示,目前,相关涉案人员已被依法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此外,银监会近日已依法对浦发银行总行负有责任的高管人员及其他责任人员启动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工作。

另据《人民日报》称,鉴于四川银监局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相关风险线索等问题未全面深查,监管督导不力,对其监管评级失真,银监会党委责成四川银监局党委深刻反省,吸取教训,并对四川银监局原主要负责人和其他相关责任人进行了严肃问责,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银监会网站截图

向空壳企业授信775亿

银监会表示,通过监管检查和按照监管要求进行的内部核查发现,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为掩盖不良贷款,通过编造虚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权审批等手法,违规办理信贷、同业、理财、信用证和保理等业务,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换取相关企业出资承担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良贷款。

“这是一起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主导的有组织的造假案件,涉案金额巨大,手段隐蔽,性质恶劣,教训深刻。”银监会在文章中措辞严厉,明确指出,此案暴露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存在诸多问题:

一是内控严重失效,该分行多年来采用违规手段发放贷款,银行内控体系未能及时发现并纠正;二是片面追求业务规模的超高速发展,该分行采取弄虚作假、炮制业绩的不当手段,粉饰报表、虚增利润,过度追求分行业绩考核在总行的排名;三是合规意识淡薄,为达到绕开总行授权限制、规避监管的目的,该分行化整为零,批量造假,以表面形式的合规掩盖重大违规。

四川银监局的公告透露,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涉嫌“九宗罪”。其中八宗是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包括授信管理严重违规、违规办理银行承兑汇票业务等。另外一宗就是不积极配合监管部门现场检查,对现场检查的顺利开展形成阻碍。

据了解,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利用超1000个壳企业承债式收购,以腾挪不良贷款,违规操作资金规模近千亿。所谓承债式收购,是不良贷款腾挪的一种手段。比如,甲企业由于欠息在银行的贷款即将成为关注类,这时银行找来乙企业(如空壳企业)以一笔资金收购甲企业的这部分债务。与此同时,银行给乙企业新发放一笔贷款,乙企业再用这笔贷款的资金偿还此前甲企业欠银行的利息。通过上述一番腾挪,原本要逾期的贷款就又变成了正常贷款。

通过这番不良资产腾挪,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出现了长期“零不良”的繁荣假象。据相关报道,浦发银行成都分行成立于2002年。此前,浦发银行成都分行长期“零不良”,并且在当地股份行经营中排名前列。因为业务表现突出,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也长期是行内的标杆。

在该行2009年的一份新闻稿中曾介绍,浦发银行成都分行在业务高速发展的同时,员工无不良记录,无案件事故发生,保持了良好的资产质量并创造了前六年无欠息、无逾期、无垫款、无后三类不良贷款的佳绩。在上级行和监管部门近年的综合考评中,一直名列前茅。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宣称“长期不良贷款为零”的银行,在银监会在现场检查中被发现存在重大违规问题,立即要求浦发银行总行派出工作组对成都分行相关问题进行全面核查。

根据监管要求,浦发银行已予以成都分行原行长开除、2位原副行长分别降级和记大过处分,对195名分行中层及以下责任人员内部问责。

具体行政处罚方面,四川银监局还对王兵予以警告,罚款50万元,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对许承斌予以警告,罚款30万元,取消10年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对赵勇予以警告,罚款30万元,取消10年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对章模华予以警告,罚款50万元,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对高波予以警告,罚款50万元,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

浦发银行近年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及不良贷款率

数据来源:公司年报 邹利制图

长期不良贷款为“零”

公开资料显示,王兵于2002年由某国有大行四川省分行“跳槽”到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任“掌门人”。而王兵到任仅1年多,浦发银行成都分行不仅存款余额达到近70亿元,利润8000万元,人均创利100万元,而且存贷比不足48%,没有出现一笔“关注及以下”级别的不良贷款,这种业绩放在全国也是十分罕见的。此后,王兵就成了著名的“金融黑马”,被一些媒体称为“闷声做大事”的狠角色。

对于成都分行如此严重的违规案件,浦发银行1月19日晚间发公告“深表歉意”,并表示“坚决支持和接受监管机构的上述处罚”。

浦发银行在20日的公告中致歉

实际上,对该案的调查已经上升至浦发银行总行。前述文章透露,银监会近日已对浦发银行总行负有责任的高管人员及其他责任人员启动立案调查和行政处罚工作。

银监会明确表示,“该案反映出浦发银行总行对分行长期不良贷款为零等异常情况失察、考核激励机制不当、轮岗制度执行不力、对监管部门提示的风险重视不够等问题。”

“随着金融强监管不断深入,传统金融机构在野蛮生长时积累的问题将会逐渐暴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升级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此前的“三三四”专项整治(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到近日的银监会“4号文”(即《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都显示金融强监管必将持续,金融机构将面临更多挑战。未来,金融机构开展业务必须把合规、合法放在首位,以此为基础才能更深入地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浦发银行西部地区发放贷款金额在全国各地区中名列前茅,但近年西部地区的营业利润却在飞速下滑。

浦发银行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浦发银行西部地区发放贷款(集团口径)4600.46亿元,占比高达15.20%,仅次于长三角地区。2016年全年,浦发银行西部地区的营业利润为41.17亿元,同比减少了58.63%,在所有地区中降幅最大;而到2017年上半年,西部地区的营业利润进一步降至负29.36亿元,同比减少了199.02%。此外,截至2017年上半年末,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资产总额1389.36亿元,是西部最大的分行;2017年上半年浦发银行在西部地区营业利润为亏损29.36亿元,是所有地区中唯一亏损的;现有职工人数为974人,所属机构数为11个,资产规模为1389.36亿元,在浦发银行全国分行中排名第9位。

根据浦发银行前述公告,四川银监局对成都分行的上述4.62亿元的处罚金额,已全额计入2017年度公司损益,对公司的业务开展及持续经营无重大不利影响。

浦发银行此前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集团资产总额61350.61亿元(未经审计,下同),较报告期初增长了4.74%;营业收入为1686.19亿元,同比增长4.87%。但其利润总额为697.85亿元,较上年同期(699.75亿元,经审计)下降了0.27%;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则从上年同期的16.35%降至14.44%。此外,2017年末,浦发银行的不良贷款率较报告期初上升了0.25个百分点,至2.14%。

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励雅敏分析,浦发银行2017年末不良贷款率环比三季度下降预计是由于公司四季度核销了大量不良贷款。此外,公司三季度末拨备覆盖率为135%,低于监管指标(150%),预计公司四季度依然存在拨备计提压力。

申万宏源分析师谢云霞分析,受公司大力消化不良影响归母净利润增速进一步下降。前三季度浦发银行拨备计提同比增11.9%至397亿元,负面影响业绩增速2.1%。受其不良处置进程影响拨备加提趋势仍将延续。资产质量仍有压力,但并不代表行业整体趋势,银行业今年资产质量改善将继续深化。

谢云霞认为,2017年浦发银行拨备覆盖率季度环比大幅下降19.6%至134.6%,低于150%监管红线,为上市银行最低水平。公司四季度不良生成率依然维持高位,仍需要一定时间化解存量风险。浦发银行拨备计提仍有较大压力,待拨备缺口补齐后才有进一步释放利润的空间。

分享到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等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