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IMF上调今明年全球增速预期 调高今年中国GDP预期为6.6%

2018-01-23 09:27:21

1月2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其2018年最新一期的《全球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

IMF在报告中认为,在美国税改、欧洲以及亚洲经济增长的多重影响下,未来两年全球经济活动将持续向好。因此,将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上调0.1个百分点至3.7%,将2018年和2019年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上调0.2个百分点至3.9%,并再度将今明两年中国增长预期调升0.1个百分点,即预计2018年GDP增速为6.6%。

瑞士:IMF总裁拉加德出席“世界经济展望”新闻发布会,图自视觉中国

再度抬升中国增速预期

据《第一财经日报》、澎湃新闻多家媒体报道,IMF认为,中国经济过去一年的稳健增长为全球扩张作出了贡献,此次再度将今明两年中国增长预期调升0.1个百分点,即预计2018年GDP增速为6.6%,这一数值接近甚至高于当前部分中外机构的预期。

去年,IMF曾连续四次上调2017年中国增长预期。在去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IMF将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从6.4%上调至6.5%。

根据1月18日公布的数据,从单季表现看,四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速维持于6.8%。从全年表现看,2017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速反弹至6.9%,超出2016年末市场预期。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本轮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的旧韧性主要依靠需求侧刺激的短期托底。与此不同,当前中国经济的新韧性则主要缘于供给侧改革的红利释放。

他提及,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供给侧改革红利已在四个层面崭露头角。

第一,生产效率显著提振。2017年全国工业产能利用率达到77.0%,升至5年以来峰值,而万元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则同比下降3.7%。

第二,消费升级继续发力。2017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8.8%,较资本形成总额高出26.7个百分点。

第三,结构调整渐入佳境。2017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8.8%,较上年多出1.3个百分点。

第四,创新驱动步伐提速。2017年,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投资分别同比增长17.0%和8.6%,增速较上年提高2.8和4.2个百分点;与之相反,高耗能制造业投资同比下滑1.8%,反映出制造业的高端化发展动力渐强,产能去旧育新进程加快。

IMF也认为,中国对于影子银行的监管利好中长期发展。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商业银行同业资产、同业负债自2010年来首次收缩,其余额分别比年初减少2.8万亿元和8306亿元,挤压出了银行业虚增的泡沫。

看好美国税改 全球同步扩张仍将

IMF在报告中看好美国税改,称在美国的税改政策对企业所得税减免的影响下,美国经济活动将得到进一步刺激。这也是此次IMF调升增速预期的主因之一,税改对于美国和其贸易伙伴的产出提振为全球今明两年增速的调整贡献了一半力量。早前,IMF并没有将税改的影响纳入其经济模型。

“美国税改有望刺激经济增长,短期由公司加大投资支出所拉动。这预计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持续的利好影响,到2020年累计将为GDP增速贡献1.2个百分点。”IMF预计。

相比起IMF的乐观,瑞银证券首席美国经济学家塞斯(Seth Carpenter)此前对记者表示,税改的通过将为GDP增速贡献25个基点,他上调了美国2018年增速预期至2.4%。但是他也表示,税改将加剧美国债务负担,且其拉动企业投资支出的程度仍有待观察。对此,IMF也提及,税改可能会在2022年以后对美国经济形成拖累。

此前备受通缩困扰的日本也开始复苏,外部需求的提振明显。IMF分别提升日本今明两年增速预期0.5和0.1个百分点至1.2%和0.9%。

标普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希尔德(Paul Sheard)此前就对记者表示:“2018年要小心的就是日本央行,各界此前一致认为日本央行今年不会做出任何改变,但日本经济已在不断扩张。”他称,尽管日本通胀率(0.7%)短期很难达到2%的央行目标,但劳动力市场已经十分紧俏,外国务工人员数量首次超过了100万,去年10月失业率就达2.8%,是1993年来的最低水平。

对于全球扩张势头,IMF认为将在今明两年持续,并鼓励各国采取逆周期政策,即利用良好的周期性上行环境推动结构性改革,以此激发潜在产出,提升生产率。

防范全球金融脆弱性积累

同时,IMF也提醒各国注意金融市场脆弱性的积聚,“资产估值高企,期限溢价极度压抑,这导致金融市场回调的可能性加大,可能的触发因素是发达国家核心通胀超预期上行。”IMF也认为,例如美国这种失业率不断创下新低的国家,货币政策会需要随着通胀上升而加速收紧。

贝莱德也在其2018年展望中提及,资产估值全面上升,但市场波动率持续偏低,市场更易遭受暂时性抛售的冲击。“美国股票风险溢价是我们评估股票预期回报与国债回报差距的指标,自金融危机以来该指标已经下跌。我们认为整体而言市场回报会因此下降,慎选投资将成关键。”

同时,IMF认为,内向型政策、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政治不确定性都会产生下行风险。

“如果美国退出NAFTA(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参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将使市场忧虑贸易摩擦加重,而对新兴市场股票造成短期冲击,并可能引发供应链中断,令全球汽车制造商以及供货商受制。”Kate Moore称。

据牛津经济研究所测算,如果美国退出NAFTA,其实际GDP将在2019年下降0.5个百分点,墨西哥和加拿大将分别下降0.9和0.5个百分点。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奕含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