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英媒:看空中国的人已被迫咽下苦果,他们误解了这个国家

2018-01-24 12:08:25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1月21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眼下,看多中国的人击败了看空者》的文章。文章称,2018年,看空中国的人大多已被迫咽下苦果。

英国《金融时报》文章截图

《金融时报》说,2009年,首批意识到安然公司(Enron)骗局的基金公司创始人詹姆斯·夏诺斯(James Chanos)在听过一个分析师的报告后,认为中国经济将会迎来“硬着陆”,并毅然决然开始做空中国的公司,到处宣称中国债台高筑的经济中潜藏着危险。

夏诺斯曾在2009年对美国财经媒体CNBC说,中国经济存在巨大泡沫,理由是中国存在着规模庞大的过度信贷,“眼下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加信贷过度”。

受到夏诺斯的召唤,一群在媒体上颇具知名度的对冲基金经理很快跟进,浩浩荡荡地开始做空中国。

但时间来到2018年,看空中国的人大多已被迫咽下苦果。很多基金经理赔到倾家荡产,有些基金经理开始转为看多中国,一些人甚至关闭了自己的基金生意。

去年,做空中国者遭受了尤为沉重的打击。

根据纽约数据提供商S3 Partners的数据,2017年,做空在香港或者中国内地上市的中资公司的投资者遭受了逾350亿美元的损失,几乎是他们赌注的一半。

仅仅计算做空排名前三的中国公司,大空头们的损失就高达185亿美元。

阿里巴巴最近一年股价走势

其中,阿里巴巴是今年被做空最多的中资股,卖空金额高达233亿;但自2017年年初至2017年11月,阿里巴巴的股价上涨108%,做空者按市值计算的累计亏损为122亿美元。

中国平安保险,卖空金额为133亿美元;2017年前11个月股价攀升82%,卖空者亏损达39亿美元。

腾讯,卖空金额为51亿美元;2017年前11个月股价大涨94%,卖空者亏损达24亿美元。

另外,据《华尔街日报》此前报道称,在做空恒大和融创这两家以“高杠杆”而闻名的公司时,做空机构也遭到了重大损失。

《金融时报》说,尽管中国经济已从10年前的两位数增速放缓,而且在2015年和2016年都曾遭遇颠簸,但每一次颠簸最终都平息了下来。许多人当初预测的债务危机和汇率崩盘都没有成真。2017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9%,这是两年来最快的增速。

而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由海外上市中资股组成的MSCI明晟中国指数今年以来攀升约48%,在这家全球指数公司所追踪的任何国家指数中表现最佳。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债务情况:上面的蓝色块为家庭债务、中间的浅蓝色块为政府债务、下面的深蓝色块为企业债务(图片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在谈及中国经济为什么始终没有发生崩盘时,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基金经理迈克尔·戈麦斯(Michael Gomez)说:做空中国的人忽略了一个事实——中国有意愿,也有财力来应对问题。

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就投资于中国的对冲基金老将马克·金登(Mark Kingdon)表示,许多看空中国的人士只是误解了这个国家,“在所有这些噪音下,人们有时候很容易忘记中国是一个有管理的经济体,他们所有的债务都是自己欠自己的,他们还有数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我关注中国很多年了,他们取得的成就是惊人的。”

《金融时报》还说,有迹象表明,中国政府正在着手解决信贷热潮问题。

摩根士丹利估计,2017年前9个月,中国总体债务与GDP之比仅上升4个百分点,这与2015年至2016年上升42个百分点相比是一个“显著改善”。摩根大估计,去年第二季度债务与GDP之比下降,这是自2011年以来首次出现绝对值下降。

戈麦斯表示,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投入“异常多的时间”评估中国,每个月都到中国评估其经济健康状况。虽然仍存在一些风险,但他认为,当局总体上较好地应对了挑战。“我们没有放松警惕。但目前我们的评估是,这些问题都得到了遏制,”他说,“他们一只脚踩着油门,一只脚放在刹车上。”

中国的银行资产与GDP之比不断攀升(图片来源:英国《金融时报》)

但也有一些对中国经济持悲观态度的人,坚持着自己对中国经济的悲观看法。

“什么都没有改变,”夏诺斯说,“他们只是做了所有政府都会做的事情,把问题踢到未来去解决。而就中国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信贷问题……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我只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Silvercrest Asset Management首席策略师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表示,“他们让这场秀持续了(比他的预期)长得多的时间,”而代价是“不可想象的”债务水平。

他们认为中国的债务问题依然严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对全球经济的最新展望中警告称,“中国金融体系的规模、复杂程度和增长速度都指向金融稳定风险居高不下”。

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显示,包括政府、家庭和本土企业在内的总体债务与GDP之比在过去10年里大幅升至256%。中国银行业资产与GDP之比已经从五年前的240%膨胀至310%。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

对于中国的债务问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于2017年11月底在《人民日报》撰文时指出,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

2016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为247%,其中企业部门杠杆率达到165%,高于国际警戒线,部分国有企业债务风险突出,“僵尸企业”市场出清迟缓。一些地方政府也以各类“名股实债”和购买服务等方式加杠杆。

2015年年中的股市异常波动,以及一些城市出现房地产价格泡沫化,就与场外配资、债券结构化嵌套和房地产信贷过快发展等加杠杆行为直接相关。一些高风险操作打着“金融创新”的幌子,推动泡沫在多个市场积聚。

国际经济复苏乏力,主要经济体政策外溢效应等也使我国面临跨境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等外部冲击风险。

对于如何具体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周小川在文章中谈到了以下两点具体措施:

一是加强和改进中央银行宏观调控职能,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

随着我国金融体系的杠杆率、关联性和复杂性不断提升,要更好地将币值稳定和金融稳定结合起来。货币政策主要针对整体经济和总量问题,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物价水平基本稳定。宏观审慎政策则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体系,着力减缓因金融体系顺周期波动和跨市场风险传染所导致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二是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加强统筹协调。

中央监管部门要统筹协调。建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切实落实部门监管职责。充分利用人民银行的机构和力量,统筹系统性风险防控与重要金融机构监管,对综合经营的金融控股公司、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金融产品,明确监管主体,落实监管责任,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统筹金融业综合统计,全面建立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框架,强化综合监管。统筹政策力度和节奏,防止叠加共振。

中央和地方金融管理要统筹协调。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全国一盘棋,监管无死角。中央金融监管部门进行统一监管指导,制定统一的金融市场和金融业务监管规则,对地方金融监管有效监督,纠偏问责。地方负责地方金融机构风险防范处置,维护属地金融稳定,不得干预金融机构自主经营。

严格监管持牌机构和坚决取缔非法金融活动要统筹协调。金融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要强化金融风险源头管控,坚持金融是特许经营行业,不得无证经营或超范围经营。一手抓金融机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违法违规套利,一手抓非法集资、乱办交易场所等严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的非法金融活动。稳妥有序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监管权力和责任要统筹协调。建立层层负责的业务监督和履职问责制度。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