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北上广等地批量关闭社区银行和小微支行网点

2018-02-05 16:30:16

年复一年,各种媒体和网络上都不停出现银行人员“吐槽”业务难做,拉不到存款的窘境。虽然很多人认为这是赚的“盆满钵满”银行人无病呻吟,但是很多人或许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银行网点一个接一个消失了。

据《北京青年报》2月5日报道,自2013年开始,多家银行纷纷启动了被人“寄予厚望”的社区银行战略,但是5年后的今天,在手机银行和网络银行的高科技“挤压”之下,传统银行网点一家接一家的消失了。

统计显示,最近4个月,近四个月五大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含农合社)、外资行公告营业网点关停数量达326家,其中,被关停的银行社区支行和小微支行占比过半。

一家工行网点@视觉中国

银行高速“关店”

《北京青年报》的报道称,一位家住在北京的李女士在外培训4个月之后,回家发现家门口的一家银行变成了美容院。不过对于李女士来说,生活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毕竟住家200米的范围内,可选的银行网点至少有11家。更何况,现在大部分业务都可以通过手机银行解决,她本人已经大半年没有去过银行了。

这种关门现象只是冰山一角,报道称,2017年全年,监管部门批复同意了北京地区近70家社区支行终止营业。其中,仅6-7月就有25家社区银行先后“关店”,7月份“关店”的社区银行数量更是达到17家。而且,很多关闭的网店还是处于富人区和人流量较大的区域。

实际上,国内的银行网点“大关门”从2016年就开始了,而且还不止社区银行,国有五大行也包括在内。据《国际金融报》2月5日报道,去年4月份上市银行陆续公布2016年年报时,关注银行业的人就已经发现——五大行员工总数在下降,网点数量也在减少。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工行共有13098个基层营业部,较年初减少322个;中行内地商业银行机构总数(含总行、一级二级分行及基层分支机构)10651家,较年初减少36家;建行虽然支行数量增加507个,至12761个,但支行以下网点减少470个至1819个;交行去年也整合低产网点41家。

如果统计过去数年的数据,会发现一个很明显的趋势,银行网点的关门数目逐年增加,《国际金融报》称,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2年至2015年间,银监会官网每年关于银行网点的开业批复分别为1528份、1950份、2851份、3137份,而同期的终止营业批复仅为72份、107份、132份、162份。

2016年,尽管开业批复数量较上一年多了430份,达到3567份,但终止营业批复数量有了更为明显的上升,达到869份。到了2017年,银监会官网关于银行网点开业的批复约2710份,同期终止营业的批复更是高达1426份。

五大行的存款增速也在发生下降(图:经管之家)

拉不到存款、科技进步让银行提前“打烊”

银行关闭网点的原因是什么,大部分人关心的肯定是这个问题,吸储肯定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北京青年报》在报道中称,多家依然在营业的银行冷冷清清,即使有一两个客户也是直奔自助机器,工作人员想介绍两句理财产品,但是客户大多也没有任何兴趣。客流冷清使一些原本营业时间延长至晚上8点的社区支行把关门时间提前至晚上6点,因为“下班后也不怎么有人来”。还有一位曾在某高档社区支行工作的员工介绍,虽然这个社区聚集了大量富裕人群,但支行开立三年多的时间,也没有招来一个存款超千万的新客户,发掘到的百万存款的客户也寥寥可数。

银行存款贷款数据自2010年以来均大幅下滑(图:经管之家

同时,据《证券时报》1月29日报道,随着手机银行和各种自主服务的普及,现在客户也并一定需要前往银行办理业务。但是,“变懒”的客户直接让网点的成本和效益不成正比。

一家这家地区股份制银行的负责人向《证券时报》介绍称,“终端营业网点至少要有场地、人员、安保等各方面成本,还需要ATM(自动取款机)、柜台日常设备、网络专线、监控、门禁设备等等,都要钱。仅仅安保成本,一家小支行每年就得花近1000万,成本太高,只赚吆喝不赚钱。”

《北京青年报》也作出了相同的结论,统计显示,一个标准型社区银行的初期投入相比一个大中型支行,成本大概只是后者的1/10-1/8。据粗略测算,一个社区银行从店面租金(平均20万-50万元)到人员配备((一般2-4人,每人年薪按10万元计算),从店面装修到设备置备(二者总计50万元左右)等,一年成本至少要100万元上下。有人按照目前的利差计算,要覆盖100万元的成本,需要拉到2-3亿元存款才不赔本。对很多社区支行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许文兵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背景性的因素来看,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使用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的客户比例在不断提高,而客户到店率在不断下降,柜面业务量不可避免地下滑。特别是在银行网点较为密集的地区,银行网点的利用率和经营效率下滑得更为明显,因此银行需要对网点布局进行相应的调整。”

下一步怎么转型?手机银行、缩小支行规模或是出路

《北京青年报》表示,智能金融新形势下,银行不再需要那么多面积大、员工多的传统网点。以工行为例,该行在2016年年报中对网点的布局作出明确安排,表示将控制物理网点总量,优化网点布局,进一部提高运营效率和营销服务能力。为此,工行提出要加大对网点智能化轻型化改造,构建线上线下一体化服务体系,以科技和服务模式创新提升服务能力。

上海一家被拆除的银行网点(图:国际金融报)

埃森哲大中华区金融服务事业部董事总经理陈文辉告诉北青报记者,最近不少银行内部人士都表示今后会加大对手机APP以及针对高端客户的线下网点投入。这应该是银行渠道转型的新动向。

陈文辉认为,银行调整网点布局的着眼点就是投入产出效益,因此投入大产出小的社区支行等线下网点批量关停完全在意料之中。随着客户使用习惯和技术的发展,银行APP成为很多客户最常用的银行渠道,线下网点的需求则显著下降。随着银行加大投入,银行APP功能也将更加完善。但是银行也不可能完全放弃线下网点,只会继续优化。高端客户对银行贡献大,加大对高端服务网点的投入,提升高端客户的满意度,会增强银行对这些优质客户的吸引力,提高他们的忠诚度。

旧的银行在关闭,新的银行还在开,能不能赚钱依然是未知数

在社区银行大规模关闭的同时,新的城商银行和村镇银行成为了另一块高速扩张的“战场”。

据澎湃新闻1月31日报道,今年1月,全国共有228家获批开张的银行网点中,城商行和村镇银行占据了104家。一位前城商行人士表示,城商行除了精耕于当地市场,还会跨区域经营,所以要保证有足够的覆盖率。就当地市场来说,城商行的覆盖率与地方政府的一些财政招投标、社保卡等普惠项目是挂钩的,网点覆盖率在评估打分时的权重还是比较高。

同时,许文斌也向《国际金融报》说:“虽然一些银行关闭了部分大城市的小微支行、社区支行,从金融服务的覆盖角度来看,一些县域级小城市的金融机构网点的供应总量还是不够充足的。” 许文兵进一步指出,特别是股份制银行,一些股份制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县级城市的布局还未完成,因此未来几年,股份制银行的网点铺设还会继续增加。

而且,新的城商银行相比起过去布局有了质的飞跃,随着科技的进步,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全面发展,新的城商银行开始向精简型、节约型、智慧型转型。前城商行人士还向澎湃新闻表示,“原来银行都想开一个大而全的网点,对公、零售、个人全部要配置人员,现在可能从零售个人先做起来,慢慢再配置齐全。转型后的成本少很多,数量虽然多了,但成本相比以往可能是少了。”

不过,新开设的网点能不能赚钱还是一个未知数,澎湃报道说,前述浙江地区股份制银行支行行长认为,“我感觉这些网点扩张很大一部分情况也就强弩之末,有可能这些地区的经济状况是好的,有些地方银行网点还没有覆盖到,就可能去新开一家,但银行同时也会关停一些近三年来不赚钱的网点。”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张珩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