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A站到底凉没凉?现任CMO和几名前员工这么说

2018-02-12 11:40:43

A站还有戏吗?在A站宣布关站一周后,在阿里云上的数据可能面临清空的猜测下,已经有很多媒体开始计算A站的大限之日。

界面新闻记者从A站的一家股东方人士处获悉,清空数据肯定是谣言,他们正在积极和阿里商讨解决方案。

A站现任CMO王燕鹏也独家回应界面新闻记者,近期在处理很多融资的事情。Acfun官方微博账号也在持续更新。

看起来,转机尚在。

不过,A站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它的未来又在哪里?

界面新闻记者于近期采访了一些A站内部员工、A站早期用户和UP主,试图从不同角度还原一个真实的A站。

图源:视觉中国

1.莫然和刘炎焱:仿佛是镜子的正反两面

莫然和刘炎焱——A站最近的两任CEO,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和管理方式:一个职业理性;一个多面豪爽。如果A站早期是靠自然流量和文化氛围取胜,那么近两年A站的表现可以从这两位CEO身上看出痕迹。

A站一位已离职、接近管理层的员工梅欣向界面新闻记者总结:莫然非常像一个职业经理人,与二次元圈子有一点距离;而刘炎焱则更像冯小刚演绎的北京老炮儿,有人格魅力、身上有一种“匪气”。

“能理解匪气吗?”梅欣反问记者。

最能直观体现他们二人差别的,是他们对于A站最大的敌人——B站董事长陈睿的态度。

莫然对陈睿是惺惺相惜、英雄孤独,觉得都是在一个圈子里做一件事儿;而刘炎焱只有简单粗暴的四个字:干死B站。

“莫然来了之后,我认为是A站最有希望的一年。”在梅欣的视野范围内,A站整体是往正向走的。

据梅欣回忆,在莫然来的8个月时间内,A站的DAU(每日活跃用户)从20万涨到400-600万。整个公司都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团队稳定在200人左右这样一个比较舒服的人数,当时软银6000万美元的融资也是莫然谈来的,虽然实际到账金额远低于公开数字。

莫然海外留学回来,有国际范儿,给人一种职业经理的感觉。他在公司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喜欢辩论和说服。

在莫然任期内,他会跟属下先把道理讲通,再去推进这件事儿。这种脾气在国内创业公司并不多见,甚至不一定是好的。国内许多“一言堂”式的创业公司活得简单明确。

受父母影响,莫然在有些事儿上也会沾染上国企作风。当时的王伟(业内人称PT),碍于半次元CEO的身份,在A站并不知道该以什么面貌出现。莫然就设立了一个“深化改革小组”的职位,给了王伟一个title。这跟王伟当时在A站的诉求和定位有关系。

“深化改革小组”这个国企范儿十足的名字至今仍然被A站员工津津乐道。

不过,莫然在A站最大的问题是他不够“二次元”。

英国留学,毕业于帝国大学,怎么都和二次圈子有点距离。A站内部也分成两派:一派是互联网公司思维的人,试图将A站带向互联网公司正规化运营的轨道;另一派就是二次元信仰者,A站工资不高,在这家公司工作就是为了给信仰充值。

典型的例子是公司团建,这种外界看来很一般的事情却成为价值观的分水岭。

团建属于“三次元”事件。二次元们会在知乎和微博上骂莫然,认为团建不是一家二次元公司需要做的,甚至直接说“大清要亡了”。莫然看到觉得莫名其妙,也只能笑笑。

但这种不同文化的冲突为后续A站的变动埋下了伏笔,莫然不具有二次元领袖的地位,这是他的致命伤。虽然莫然愿意容纳不同类型员工,但很多员工不认为A站这家公司需要一个职业经理人。

理念冲突直接反应在发展路径上。

梅欣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莫然所在的2015年至2016年前后,他想把A站做成一个青少年版的YouTube、一个青少年泛文化的集群;而当时的B站非常集中在动漫、二次元的一个小众圈层。“老猴子”们则认为,莫然破坏了A站的调性。

这非常有趣,现在来看,A站B站现今的侧重和当时已经完全颠倒。

A站起家时有很多影视剧、综艺(尤其是日本综艺),跟现在B站的内容范畴非常像。两者的用户年龄段也很不一样。A站在18岁左右、B站15岁左右。整体比B站的年龄高。

莫然想把这种感觉扩大,把A站从二次元集群拉出来扩展到公众视野中。在公司内部这当然遭到了一些员工的反对和深度二次元用户的质疑。

莫然的任期后期,已经推出了UP主扶持计划、海外推广计划。莫然想给UP主搭建一个上升渠道,将一些好的UP主推送到优酷,给到更好的流量和资源;或者干脆把一批优秀的UP以A站整体的IP推出去。

但是,还没等到落地执行,这一切都被随之而来的股权变动搁置了。

公众第一次正式知道刘炎焱和莫然也是在这场变动中。2016年年中,代表奥飞系意志的刘炎焱带了一些董事,将莫然和其助理堵在办公室,逼着莫然签下了同意书。

前A站技术人员王宏向界面新闻记者描述当时的场面是“被围攻”。

当天A站对外的新闻稿都是内部“正常交接”。但据梅欣描述,当天现场让他第一次感觉到“公司内部斗争的严峻,像看宫斗剧一样。”

就在发公告的前一天,外界没有任何风声,员工都在正常办公。刘炎焱拿着一沓纸进了莫然办公室。CEO的变更、法人变更就这样闪电般地完成了。

与之对应的是,当天所有人的工位都做了巨大的调整。刘炎焱把所有支持他的人调到了离自己更近的地方。大家都还开着周会呢,突然就变天了。

虽然离开挺久了,但梅欣说起A站时仍然一声叹息。他认为,A站当时的计划和B站现在做的事情很像,方向计划是好的,很可惜没有执行下去。现在大家对A站的感觉是更窄众一点,“这不是莫然的初衷,但现在大家对A站已经没有感觉了。”

刘炎焱从上任起就被寄予了很高的期待。他从2015年4月起就加盟A站任总编辑,懂内容。从1997年开始先后担任《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梦幻总动员》责任编辑、并创办《动漫贩》、《24格》等二次元媒体。在圈子里认知度高。他还是北影的客座教授,传说他的课场场爆满,收获迷妹无数。

有人说他终归属于“篡位”,通过各种手段夺下了A站CEO的位置;也有人随着说刘炎焱的到来,A站才是终于有救了,至少他在位的时候A站还开过一场招商会,标志着A站商业化终于往前走了一步。

A站前技术人员王宏认为,刘炎焱是个典型的多面人。他在处理不同事情时,表现出的状态完全不一样。比如在学校讲课是一种,在公开演讲时是一种,在公司又是另一种。

王宏认为,刘炎焱在作为CEO时表现出的状态,很明显情绪化、易冲动——这样的特点对于公司管理不是利好。融资的能力、商业谈判的技巧,都欠佳。甚至他对经营数字不敏感。

刚接手时,刘炎焱把所有人都拉过去做述职。听完述职,他当面就对某部门负责人说,你这个事情不用做了;或者说,这个事情我直接接手了。不留情面。

王宏认为,刘炎焱对二次元内容也不够敏感。“他是上个世纪的二次元。在老刘的管理下,A站的内容更老气一些,已经不是当下00后喜欢看的内容了。你看他引进泡面番的审美,挺复古的。”

图源:视觉中国

2.技术:宕机的锅我不背

在这次网站无法访问之前,A站曾经几度出现过宕机的局面。

在知乎和微博上,A站技术人员被骂得很惨。王宏向界面新闻记者诉苦:“把什么都推到技术身上是不公平的,更多的是政治斗争、资金问题。”

王宏认为,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走到阿里云清空数据这一结局上来的。一是这样显得阿里云很冷酷;第二,也要看A站商务谈判的能力了。

虽然对于视频网站来说,CDN和存储是最大的花销来源,一年投入在大几千万。但这种投入并不完全是现金的形式,而是靠可以靠商业谈判来争取的。

比如当年网宿救了斗鱼,靠的也是债转股和资源互换。斗鱼当时也交不起钱,斗鱼就有能力做一些资本层面的运作。之前A站数据放在乐视云上的时候也是,都是靠商务谈判——比如拿A站的广告位做商业置换、或者帮乐视影业做一些推广宣传。

王宏认为,退一万步讲,只要阿里云服务器上的内容还在,A站就有“复活”的可能。

在获得收入的方式方法上,B站现在已经趟出了一条路,做游戏联运。

其实,A站之前也做过非常短时间的游戏联运,但仅仅只是在首页给了一个游戏的入口,缺乏从上往下的运营层面的支持。

反观B站游戏联运,先是选中了符合网站用户群调性的二次元游戏《FGO》。不光是给了入口,运营上还配合了相关视频、弹幕、社区的运营。让这款游戏的概念逐渐渗透进用户心中。

而A站游戏区的流量本来不少,但因为公司内斗缺少系统性支持配合,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是在入口摆了个游戏的位置。而传统生硬的推广方式又是AB站二次元用户最反感的。

王宏曾想过多开放一些技术接口,加上一些IP上的道具、提高付费率。但这些都因为公司从不间断的内斗和人员流失从未顺利推进。

“我们当时被边缘化,很被动。我们看到B站的多元化、甚至做出了二次元旅游、生态、超级会员、周边店、矩阵式的种种。能看到它的各种可能性。A站呢,自己做不好,没人来帮你。”

3. UP主:入驻A站三个月以后我就停更了

UP主马克潮爷,在AB站同时入驻,平时负责更新一些欧美娱乐资讯。一个多月后,马克潮爷在B站有粉丝15000多,A站粉丝6000多。

他向界面新闻记者详细分析了A、B站对待UP主的差异。

A站出过一次版权问题。2017年7月,因为内容整顿,马克潮爷所有跟欧美相关的内容都被下架,这是个很大的打击。A站并未有人联系过他,也未给出任何说法。

B站现在流量更好、反馈更直接。在B站一个2000流量的视频,可以看到几十条评论、还有弹幕。但A站的评论数少得可怜。

A站的娱乐内容和活跃度很高。多档原创节目占据很高流量比,很长一段时间,马克潮爷上A站也就是为了看几档固定栏目,例如《瞎看什么》(现在改名叫《阅后即瞎》),《天天卡牌》,在美剧版权没那么严格的时候有时候也会看当天更新的最新美剧,再关注一些点击量前十的娱乐版块内容。

马克潮爷发现,A站用户归属感更强,喜欢自称为Acer,就好像虎扑步行街的用户自称为JRS一样,都是一种寻找自我归属感的做法。

但是,显然真正意义上的Acer数量并没有那么多,并且多出现在文章区,他们很乐于分享自己的见闻。

“怎么说呢,如果Acer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觉得像是一个在夜宵摊喝啤酒吃烤串的年轻小伙子,但只是一个停留在吹水和八卦阶段的小伙子。”马克潮爷说。

相比之下,马克潮爷明显感觉到B站的UP主更专注。马克潮爷爱玩游戏,所以关注了B站许多游戏UP主。“例如,DOTA 2有个光头UP主叫战术大师拉比克,他的稿件全是些DOTA 2最最最细节的东西,不专注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个境界,看完真的能够学到很多技巧。”

还有CS:GO区几个翻译的UP主,以及一个做CS:GO解说的UP主book-sir书说,一个视频投稿可能就一千多个播放,但是一个稿件可能对他来说要花起码三四个小时去完成分析—解说—制作上传等过程。之前搜索一个《侠僧探案传奇》的混剪,到现在才310的播放量,可是那个UP主在上面花的时间绝对超过6小时。

UP主的高投入保证了B站内容的高质量。

从内容质量上看,马克潮爷觉得,A站稿件质量非常容易形成两级分化。一些原创自制类节目具有高水准。可是除开这些大号以外,其他的一些视频网站想要出头很难。

他总结有两个主要原因:

1、客户端推荐算法没那么好;

2、网页右边的排行榜是按点击量排的,人家几万粉丝的大号发新东西有那么多人收到提醒,然后收到提醒的那些人都是登录了,登录了的用户才能投食香蕉,香蕉多的话,又可以上首页,这就是一个循环。这就是两级分化产生的原因。

而B站的优势就是得益于它的算法。只要标题和关键词还不错,就能被推荐到用户端。

最直接、看得见的效果是,在AB站同时发视频后,其他的的视频网站也会找过来,比如秒拍、美拍、今日头条等。马克潮爷感受到的情况是,大部分人都是通过B站找来的,说希望邀请他入驻。这种平台的辐射程度和影响力也直接决定了UP主的体验和成就感。

作为UGC类视频网站,UP主的体验和稳定性决定了这个网站质量和运营成本。在对待UP主上,马克潮爷认为,B站对UP主的保护很好,在用户一开始注册答题时,就引导用户要保护UP主的感受。UP主会感受到自己被重视。

在采访最后,马克潮爷感慨地说,“我觉得A站应该是不会关闭。不过也没什么可惜的,A站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像我这种有付费意愿的人它都抓不住。不是不为A站买单,A站连让我买单的项目都没有啊。”

4.老用户:条件反射能维持多久?

一名看了A站十年的老用户Roy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现在还是会条件反射地打开A站,刷一下,现在却什么也看不到了。心里空了一下。

Roy给记者推荐了几个知名UP主:221、gohank。他平时下班后喜欢看《STN快报》(一档游戏脱口秀),Steam销量周报、德云色。

虽然A站上不了了,但现在在其他平台上,依旧能看到这些UP主和频道的声影。《STN快报》主持人STAN带领一票人在上海做的有声有色。

谁还需要A站?

或许资本需要。

在腾讯投资的B站即将上市时,A站理所应当是个香饽饽。而就在上周,半次元公司被爆出已经被今日头条收购,互联网公司对二次元入口的争抢越来越厉害。

那么,能为A站买单的资本方有谁呢?阿里巴巴最有可能。但这也许意味着,A站马上又要迎来一次人事大动荡了。

(据受访者要求,梅欣、王宏为化名)

(界面记者 王付娇)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马雪
专题 > IT新浪潮
IT新浪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