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专家建言将GDP从宏观调控目标改为预测指标

2018-02-27 09:11:47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月26日报道,日前,清华五道口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在北京举办了宏观调控指标专题研讨会。与会多位专家认为,应该将GDP增速从宏观调控目标改为预测指标,以避免过度追求GDP所导致的地方过度负债、宏观杠杆率上升、经济结构扭曲、数据作假等一系列问题。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称,十九大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中的第一大任务就是防范金融风险,而金融风险的主要来源就是宏观杠杆率过高并持续上升。他认为,我国的杠杆率上升较快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有GDP增速作为目标,一旦成为宏观目标,在我国的体制下就会层层加码。由于考核机制涉及到提拔升迁,而许多地方政府并没钱做大GDP,所以必须要靠负债投资,各种隐性地方债务不断变着花样做大,宏观上就体现出很高的杠杆率。杠杆率过高,就是金融危机的前兆。要化解由高杠杆导致的金融风险,光从金融体系内部搞监管改革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关键是要解决宏观调控体制中地方政府和部分国有企业几近无限的负债冲动,而这些冲动在相当程度上来自于GDP的考核压力。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  @视觉中国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 Schipke)指出,如果经济增长目标定得过高,无论央行和金融监管部门想如何控制杠杆率,都是做不到的,因为GDP增长目标必然要求有很高的信贷增速,信贷不在某个领域出现就会在其它方面出现,这是一个宏观调控的总体设计问题。所以IMF希望中国能够逐步取消GDP增速目标。在其它国家,财政部和央行也会有自己的经济预测,包括财政收入的预测,但这些都是软性的参考指标,而不是硬性的考核指标。

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认为,我国现在面临许多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与各级政府不断追求GDP密切相关。要追求GDP增速,最典型的努力就是追求高速的投资增长。由于过度投资导致资本形成率大幅度上升,就造成投资和消费之间不匹配,再加上出口又减速,就形成了大规模的产能过剩,另外还有很多债务摆在那里还不了。

此外,由于GDP增速是地方政府业绩的主要考核指标,还导致了作假行为出现。王小鲁称,由于地方政府追求GDP,不断给下级政府下任务,而任务又完不成,下级政府只好虚报造假编假数据。最近辽宁、天津和内蒙突然大幅下调GDP数据,尤其是天津滨海新区往下调整近30%,也表明了GDP数据作假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在GDP真实性有限的情况下,继续追求GDP增速没有太大实质性意义。相反,不断被“曝光”的地方编假数据的事件极大损害了中国政府,尤其是中央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比如,国家统计局花了很大的精力来提升统计质量,但从国际国内舆论来看,却为地方数据造假背了许多黑锅。

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  @东方IC

因此,为了避免过度追求GDP所导致的各种弊端,与会专家认为,应该采取实际措施弱化GDP指标在宏观调控和政府业绩考核中的作用,将GDP指标从宏观调控的核心目标改为预测指标,保留其对预期的引导和其它工作的指导参考作用,而弱化其业绩考核的功能。

马骏、中国金融40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张斌等专家认为,现代化宏观调控体系的主要目标应该包括稳定就业、控制通胀、维护金融稳定。由于金融稳定很难有一个典型的指标来描述,因此在多数国家的核心宏观调控指标就是合理的失业率(或区间)和通胀率(或区间)。在中国,由于劳动年龄人口的快速下降(2011年劳动人口就开始下降,去年下降500多万人,不远的将来劳动人口降幅可能达到年均700万、800万),GDP增速与就业改善之间的正相关性(奥昆定律)已经被打破,在一段时间内甚至可能出现负相关。在这种情况下,宏观调控中GDP增速目标与就业稳定目标之间只能二选一,否则就会出现目标之间的冲突。由于就业是社会稳定最重要的基石,因此宏观调控核心指标中应该选择就业而舍GDP。

弱化GDP导向是否会导致经济增长失速和地方政府不作为?马骏认为,目前的主要风险不是经济失速,而是追求高增长所导致的杠杆率快速上升、金融风险加剧、环境恶化等问题。马骏的研究团队用几个经济数量模型的估算显示,由于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快速下降,GDP增速即使在几年内降到6%或稍低,也不会导致明显的失业问题。我们不能既要从追求数量转向追求质量,又老是担心失速。

文 张奇

分享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