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真有机构抄底红黄蓝,其中包括盛大

2018-03-20 22:26:51

去年11月24日,爆出了“虐童”丑闻的红黄蓝幼儿园美股开盘大跌38%,但是第二天,红黄蓝的股价却发生了大涨,当时就有人怀疑,有机构偷偷“抄底”了处于低谷的红黄蓝。

时隔数月,谜底终于揭开了,据每日经济新闻3月20日报道,没错,真有抄底的红黄蓝的机构,其中还包括那个曾经在游戏界“呼风唤雨”的盛大集团。

去年9月27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红黄蓝教育集团@视觉中国

3月16日,纽交所上市公司红黄蓝(RYB)发布了最新财报,该公司的营业数据也随之曝光。2017年第四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3906.1万美元、同比增长20.44%,盈利19.9万美元、同比增长113.98%;放眼2017全年,红黄蓝的全年营收为1.41亿美元、同比增长29.76%,盈利711.5万美元、同比增长9.38%。

讲真,这份成绩单并不算难看,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更在意的是,同步公布的另一项数据——红黄蓝投资者的持股变动情况,它才真正揭示了市场对这家曾经曝出丑闻公司的态度。

从初步统计的结果来看,投资者,尤其是机构投资者,对于红黄蓝的态度仍然比较暧昧。记者暂且可以把它们分为三派,分别是“I don’t care”的抄底派、“及时撤退”的清仓派、以及“敌不动我不动”的隔岸观火派。

需要说明的是,以下所有数据均来自BBG(彭博)金融终端。下面,就是见证真相的时刻。

别不信,真有抄底的

曾几何时,“抄底红黄蓝是一件可耻的事吗?”这个话题在圈子里讨论热度颇高。彼时,不少业内人士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不可能吧,谁会这个时候去买这家公司”。

然而,打脸总是来得这么快,来自BBG的最新数据显示,还真有机构采取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

红黄蓝登录美国纽交所的时间是2017年9月,也就是2017年第三季度;丑闻曝出的时间是2个月之后,也就是2017年11月。由此可以推断,如果在第四季度末还在对其继续加仓的机构,基本上就是奔着“抄底”去的,而它们买的力度也是毫不手软。

根据BBG数据,2017四季度,净买入红黄蓝的机构投资者共有18家,合计买入130.5万股。

有业内人士称,增持最多、持股总量目前也居榜首的12 West Capital是一家来自纽约的独立经纪商,且增持进入前十的有多家也是经济商,这波操作有点令人看不明白。不过,记者在这些“抄底”的公司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SHANDA ASSET MGMT HLDGS LTD。

这是谁?业内也是颇有名气的盛大资产管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大资管)。没错,就是那个以游戏起家、现在已经“不做实业”了的盛大,盛大资管则是该集团旗下主要的资产管理平台之一,曾经因为抄底全球最大的P2P平台Lending Club名噪一时。这次,他们也没有放弃这个抄底的机会。

当年的网游传奇曾经给盛大的业绩”(图:hao123

相比之下,“跑路”的更多

虽然有不少机构抄底了红黄蓝,但最真实客观的数据显示,减持乃至清仓的投资者还是大多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BBG数据发现,共有47家机构投资者减持了红黄蓝,其中有42家采取了清仓的操作,态度很是坚决。这里就选取减持数量在5万股(含)以上的机构,让大家一目了然:

可以看出,除了施罗德国际商人银行还保留了约1.6万股外,其余机构都是直接清仓。这些机构里面,我们也发现了两个非常熟悉的名字,HILLHOUSE

CAPITAL MANAGEMENT LTD(高瓴资本)、GREENWOODS ASSET MANAGEMENT LTD(景林资产)。

先来说说高瓴资本。此前,红黄蓝刚刚曝出丑闻时,曾有一名财经大V称高瓴资本趁机抄底,该公司也迅速回应称,“(红黄蓝)是IPO买进的,不是新进的,言论属于误导”。等到了2017年底,高瓴资本果断出手,将IPO买进的43万股红黄蓝股票全数卖出。

除此之外,另一家在国内颇为有名的资产管理公司——景林资产,也出现在了清仓红黄蓝的名单上。其最新公布的财报也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该公司将持有的20.2万股红黄蓝股票一举卖光。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第四季度,红黄蓝上市初期的前十大股东已经全部换人,一个都不剩。不过,新十大股东的总持股量直接从老十大的389.12万股骤降至155.62万股、下滑幅度超过60%。

其中的老十大股东是不是都有点眼熟?恩,几乎都是前面清仓式“跑路”的。

“敌不动我不动”,观望比较重要

当然,除了前面两种情况,还有一类机构投资者的态度则要平缓得多。它们既没有趁机“抄底”,也没有减仓,而是一动不动、直接躺下。对于这类机构,记者实在是看不懂。不过好在,它们的数量算不上多,全部算下来也就一两家。截至最新交易日,还有一些机构没有公布持仓情况,这里就不再赘述。

红黄蓝近期股价

最后说点题外话。

之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跟很多公募行业人士讨论过,在丑闻曝出后,抄底红黄蓝是一件可耻的事吗?资本的道德底线到底在哪里?

当时我们得到的答案就出现了两极分化,一部分人表示,投资没有道德不道德,只有合规不合规,还是要把定价权交给市场;现在看来,前面提及那部分成功抄底的机构,或许就是这么想的。而另一部分人则明确表示,有道德风险的公司绝对不纳入考虑,并且一定要远离,这或许正是危机爆发后那些清仓的公司心中所想。

就像一位QDII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的,自己不知道也不太理解都是什么人在买红黄蓝,就像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买A股某视频网站上市公司的股票一样。“不可理喻,我个人也不感兴趣,不会去看的。”

不论怎么说,虽然红黄蓝的业绩仍有增长,但包括基金公司在内的机构投资者们已经用脚投票,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所谓资本市场的道德底线,或许就投射在他们今天所做的这个选择中。

延伸阅读:抄底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去年11月24日,红黄蓝的股票在丑闻之后,一夜暴跌38%,成交额1.9亿美元,换手率高达39.9%。随后第二天,红黄蓝股价却再度上涨了9.42%,成交额1.15亿,换手率22.3%。

公司在去年9月27日才上市,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在IPO之后的一段时间内(通常是90天-180天),为了防止股票出现大起大落,IPO股东被禁止出售手中的股票。

红黄蓝被锁定的股票大约为75%,仅有25%的股票可以在市场上流通,所以,在11月24日和11月25日两天中,红黄蓝的流通股票至少换手了两次。

红黄蓝一年来股价走势,红框内是出现“抄底”的阶段

损失严重的大股东在解禁期之后会怎么做?

据观察者网先前报道,招股书显示,在纽交所上市的红黄蓝教育是一家VIE架构的公司,它在国内的业务主体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上市主体为注册在开曼群岛的RYB Education, Inc(Cayman Islands)。

IPO时的股东

上市后,该公司董事长曹赤民持股比例为23.6%,总裁史燕来为13.5%。两位利益相关的管理层大股东占股总额高达37.1%。

至于第一大股东孟亮,是上达资本的掌舵人。出生于1972年,毕业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曾担任对冲基金之一德劭集团(D.E.Shaw)的全球董事总经理、摩根大通(亚太)董事总经理、投行部中国区联席主管、亚太区并购委员会和中国业务发展委员会成员。

在上达资本的官网上,显示的投资组合包括了红黄蓝、大众点评等知名公司。

至于另外一个大股东TRUMP CREATION LIMITED,和美国总统特朗普没有半点关系,不过这家公司的主要股东有一家名为CIA nominees limited,这家公司背后的股东包括在投资界大名鼎鼎的华兴资本CEO包凡。

在纳斯达克红黄蓝的IPO的公开信息上显示,红黄蓝在今年9月27日上市之后,180天内大股东是不允许出售股票的,直到明年3月才能解禁。目前,红黄蓝的股价为17.21美元,已经跌破了18.5美元的IPO价格,大股东们为此损失惨重。

更加糟糕的是,在6个月后,股东出售的股票数额也有限制,尤其是管理层等公司知情者,减持大于500股或1万美元都需要向美国证监会报备。一旦大股东有任何出售股票的迹象,迎来的可能是其他投资者的“恐慌性抛售”。

分享到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等 | 责任编辑:张珩
专题 > 股市
股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