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央行行长易纲宣布金融业对外开放具体措施和时间表

2018-04-11 10:03:03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据中国证券网4月11日报道,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今日(1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货币政策的正常化”分论坛上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论坛上

以下为易纲谈及加大金融对外开放话题时的讲话实录:

昨天,习近平总书记宣布,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人民银行和各金融监管部门正抓紧落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大幅度放开金融业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

下一步,我们将遵循以下三条原则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

根据习主席所说的落实开放措施“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精神,以下金融领域的开放措施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落实:

1.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

2.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

3.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是证券公司;

4.为进一步完善内地与香港两地股票市场互联互通机制,从5月1日起把互联互通每日额度扩大四倍,即沪股通及深股通每日额度从130亿调整为520亿元人民币,港股通每日额度从105亿调整为420亿元人民币;

5.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

6.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

在今年年底以前,我们还将推出以下措施:

1.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纪、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

2.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

3.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

4.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单独设限,内外资一致。

5.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2年代表处要求。

此外,经中英双方共同努力,目前沪伦通准备工作进展顺利,我们将争取于2018年内开通“沪伦通”。

此前宣布的各项开放措施均在顺利推进,我们已经放开了银行卡清算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限制,放宽了外资金融服务公司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限制,对外商投资征信机构实行国民待遇。

目前,各部门正在抓紧修改法律法规相关程序,将在上述时间节点前落地实施。为促进金融业开放相关工作顺利实施,我们还将做好配套措施,在扩大金融业开放的同时加强金融监管。在放宽外资准入和业务范围的时候,依然要按照相关法规对各类所有制企业进行一视同仁的审慎监管。通过加强金融监管,我们可以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

中国哪怕关税上升也不会让自己的货币贬值

除了金融对外开放问题,易纲在论坛上还谈及了中国的货币政策、中美贸易摩擦、人民币国际化等相关话题。

在谈及中国的流动性情况时,易纲表示,我国目前离流动性陷阱比较远,但流动性陷阱对中国制定货币政策而言可以是一个极端情形参考。

在谈及中国的杠杆和债务问题时,易纲表示,我们确实有高杠杆率、高债务率问题,这种高杠杆率是我们进行审慎货币政策的背景。我们首先会使债务率稳定下来,第二步是让债务结构,比如政府债、公司债、居民债,中央债务、地方债务的结构进行优化。

在谈及人民币国际化时,易纲表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是一个市场驱动的过程,企业、金融机构和个人有这方面的需求,人民币国际化可以节约交易成本,可以节约货币错配的成本,对冲货币错配的风险,那我们都乐见其成。但是它主要是要市场驱动,我们要使得人民币、美元、欧元、日元和其他货币的竞争是平等的,企业可以自由的选择他用哪种货币,最方便用哪种货币。

在谈及新成立的网联时,易纲表示,网联的成立以及断直连的要求,是出于支付系统的公平竞争和安全考虑,中国的手机支付和移动支付走在世界前面,但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风险,我们就需要在鼓励竞争中防范风险。

在回答现场主持人关于“中国的货币政策会不会成为中美贸易摩擦武器之一”这一问题时,易纲表示,中国哪怕关税上升也不会让自己的货币贬值。我们的汇率体系是以一揽子货币为参照,加上管理的浮动汇率也是基于供求关系,目前为止,我们的货币政策以及我们的汇率体系运行良好。

以下为易纲对中国货币政策问题回答主持人实录:

主持人:易行长我想追问一下这个问题,美国的银行系统以后和中国更挂钩。第二我也想问你,新闻上说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你对此作何反应呢?如果真的贸易战发生,这个货币政策会不会成为你们的武器之一呢?

易纲:首先,我先分享一下我自己的一些中美贸易摩擦方面的想法。我认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国美国之间的贸易逆差,或者不平衡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首先,这种不平衡是结构性问题。中国是在产品附加值价值链的末端,所以说,中国的贸易顺差实际上代表了整个东亚对于美国的顺差,因为中国会进口日韩以及台湾生产的产品,然后再卖给美国,所以在统计数据当中显示出来是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但是事实上中国跟日本、韩国和台湾省都有贸易逆差,我们需要从一个多边的角度,而不是跟美国双边的角度看贸易不平衡的问题。

第二,贸易不平衡是宏观经济的问题,如果你看这是国家账户,一方面是经常账户向下赤字,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有三点,一是政府赤字,第二是投资,第三是私人储蓄。目前的情况,美国对中国有贸易逆差,但是另外那一方面,如果看预算,美国政府的预算赤字,也在增长。赤字越高,贸易赤字也就越高,预算赤字越高,贸易赤字也就越高。

第三,刚才说的私人储蓄。目前美国私人储蓄率是有所下降的,这也会造成缩减经常账户赤字的困难。我们需要认识到经常账户的赤字是一个非常艰巨的问题,我们看中美贸易的时候,不仅要看货物贸易,也要看服务贸易。

美国在服务贸易方面有很大的优势,如果看中国跟美国的服务贸易逆差,在过去十年每年增长20%,去年服务贸易,中国对美国的逆差超过了380亿美元。所以,随着金融服务业开放和服务的开放,美国将会在未来的服务贸易当中具有进一步,更大的优势。所以如果我们把货物贸易跟服务贸易两个放在一起看的话,他们是会平衡的。所以如果美国政府花更少的钱,储蓄率上升的话就会缩减赤字,没有问题。我们需要考虑美国的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他们会在中国市场销售很多产品,大量的销售额和利润。

但是我们看中美贸易利差的话,并没有算这块,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销售以及获取的利润,如果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去整个不平衡的状况就会极大的缓解。只看中国企业对于美国的产品销售是不够的。美国跨国企业在中国的产品销售,事实上销售额和利润都很大,把这两点都考虑进去的话,图景会有很大的改变。

我认为我们的货币政策是关注国内的宏观经济形势,它是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中国哪怕关税上升也不会让自己的货币贬值。我们的货币政策以及我们的汇率体系运行良好,我们的汇率体系是以一揽子货币为参照,加上管理的浮动汇率也是基于供求关系,目前为止运行良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股市
股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