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徘徊两三年后,中国央行再喊“本币优先”口号

2018-05-15 16:08:31

【文/观察者网 吴娅坤】

经过两三年的市场起伏后,中国人民银行近期重新释放信号,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这一次,央行喊出了一个响亮口号——“本币优先”。

5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2018年跨境人民币业务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新闻稿,称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此次会议上对跨境人民币业务作出重要指示。

潘功胜说,“人民币国际化是近十年来我国金融改革的一大亮点。在下一步工作中,一是要坚持“本币优先”,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二是要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三是要夯实汇率市场化改革的市场基础;四是要完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

彭博社将此视作中国对人民币国际化态度更加主动的信号,标志着央行将清理以往政策层面存在的本币歧视,在跨境交易中实现对本外币一视同仁。“一年前举行的跨境人民币业务工作会议,由央行时任副行长易纲和殷勇出席。当时易纲强调,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中长期战略,要保持定力,稳步实现目标。时隔一年,潘功胜提法明显更加进取,过去一年人民币汇率显著走强,或为央行提供了更充足的信心。”

而在4月11日的博鳌亚洲论坛上,现任央行行长易纲则表示,央行目前没有在刻意管控人民币,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水到渠成、市场驱动的过程。

“目前外汇市场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银行在过去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进行过外汇干预。”易纲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说,“人民币国际化是个水到渠成、市场驱动的过程。如果企业和金融机构有这种需求,人民币国际化可以节约交易成本、对冲货币错配的风险,我们都乐见其成。但是主要还是靠市场驱动,我们要使得人民币和美元、日元、欧元等其他货币的竞争是平等的,让企业可自由选择用哪个货币。”

易纲和潘功胜

十年起伏

人民币国际化始于2009年跨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这一概念的提出,既有来自国内企业希望规避美元等国际结算货币汇率波动的市场需求,也有货币当局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对国际货币体系重塑的期望。当时,国际收支正处于双顺差,人民币国际化选择了“经常项目输出、资本项目回流”的特殊路径。

虽然一路伴随着推高外汇储备和套利交易频繁等诸多争议,人民币国际化在2009年至2015年升值周期时一度进展颇为顺利,跨境贸易结算规模曾在2015年三季度达到峰值,香港离岸人民币存款也曾突破万亿元大关。

但在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触发贬值预期,在外汇管理措施加强之后,人民币流出一度成为规避外汇管理、实现资本外流并最终转为外汇资产的重要渠道,人民币国际化随即遭遇严峻的政策目标取舍。2016年,货币当局加强了对跨境人民币和离岸市场的管理,此后人民币支付结算、对外直接投资和离岸人民币存款均大幅萎缩,人民币国际化出现阶段性停滞。

《财经》杂志对当时的情形做了这样的描述——为拉高做空人民币的成本、打击海外人民币空头,监管层在离岸市场不断“抽水”,离岸人民币香港银行同业拆息数次全线走高;离岸人民币存款规模随之迅速下降,几近腰斩,有市场人士感叹“那段时间离岸市场真是快要死掉了”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也曾间接证实了当时的严峻情形。方星海在去年12月的一次发言中谈到,在2015年到2016年人民币汇率下跌时,为打击海外空头,监管层采取了一些措施,但同时造成离岸市场流动性的萎缩。方星海表示,在当时的情况下,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和防止外汇储备过快流失是宏观政策的主要目标,“人民币在海外使用受到影响的代价是应该付的”。

随着监管强烈加码,市场恐慌情绪逐渐走向稳定,到了2017年底,人民币国际支付占全球市场份额重新回升,跨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业务也出现好转;同时,一年多以来首次有高收益离岸人民币债券在香港发行,香港离岸市场的人民币存款规模也止跌回升,触及一年来高点。

人民币重新回暖。

近五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

根据人民银行给出的数据,截至去年12月底,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股票达到1.1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1%,创2014年开始公开该数据以来的最大增幅。数据还显示,国际买家持有的境内债券头寸增加41%,至1.2万亿元人民币,占中国债市总市值的1.6%。

继去年欧洲央行增持价值5亿欧元的人民币外汇储备后,此前又有多个国家的央行跟进,相继披露已配置人民币外储资产或配置计划。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以及境内市场对国际投资者开放程度提高,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和投资货币的认可度和接受度在不断提升。

货币特权与贸易风险

在人民币国际化之前那个阶段,中国面临“双顺差”的独特现象。

这主要是两个因素决定的,第一个是由于汇率缺乏弹性,导致在进口小于出口的时候,汇率不会对它进行反应,汇率不会因为进口少出口多而升值进而抑制出口;第二个是由于中国资本账户长期处于半关闭状态,在2007年、2008年那段时间,国内各地仍在大力招商引资鼓励资本流入,外资享受特殊的国民待遇,但是中国对海外投资做得很少,所以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都出现了顺差。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中国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拥有了很大规模的外汇储备,但随着美元购买力于本世纪前十年大幅缩水,我国出于自我保险而大规模积累美元储备难以幸免地遭遇到了重大的购买力损失。而上世纪末的东南亚金融海啸,更是为我国敲响了警钟。

人民币国际化的最低目标是在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和国际金融资产及负债的交易中能用人民币来计价,即人民币国际计价功能的发挥。因为只有通过计价,中国经济和中国的各类经济主体才有可能规避汇率波动的风险,规避美元本位制的系统性风险。

但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

比如,历史上的西德政府就不愿意将自己的货币国际化,因为本币一旦成为国际货币,海外对这种货币的需求就会增加。这也就是说,每一个国际化的货币事实上在海外都要有一个相当大的资金池子,这会导致本国货币有升值的趋向,进而对贸易就有负面影响。西德之所以不希望自己的货币成为国际化货币,正是因为他们的经济很依赖于出口,不希望丧失贸易出口的优势。

日元国际化也有着不成功的教训。

1975年,日本政府信用被评为AAA级,因为参股了很多国际大宗商品的生产企业,日本原本完全有机会在大宗商品的场外交易中推动日元的计价。但是因为政府缺乏清晰的思路,日本企业就无法形成合力去推进一个共同的目标,日元计价功能未能得到开发,日元国际化和东京成为顶级国际金融中心的机会就此错过了。

除了作为计价功能,让中国作为国际债权人不至于资产严重缩水以外,本币为国际化货币的国家也会拥有一定的特权,可以印钞票,在全球范围内购买商品和服务,而这对于迟早会到来的老龄化社会有着重要意义。

美元作为当今国际货币的特权

确保政策红利进企业

目前,我国的人民币国际化通过发展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发展离岸人民币中心,与多国签订贸易互换协定,已经取得诸多成果。

人民银行在5月11日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执行政策报告中称,人民币国际使用正在稳步提升,支付货币功能不断增强,投融资货币功能持续深化,储备货币功能逐渐显现。

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统计,截至2018年1月末,人民币位列全球第5大支付货币,市场占有率为1.66%;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2017年四季度,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中报送国持有人民币储备规模为1128亿美元,比上季度增长4.5%。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超过60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官方外汇储备。 

目前,人民币跨境使用政策正持续优化。

今年1月,人民银行下发通知,明确凡依法可以使用外汇结算的跨境交易,企业都可以使用人民币结算,并完善了一系列可以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的人民币跨境业务政策。

3月26日,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正式挂牌交易,也有助于推动人民币成为大宗商品计价结算货币,促进人民币在全球贸易中的使用。

与人民币国际化相关的基础设施也在不断完善。

截止3月末,人民银行已在23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人民币清算安排,这有助于发挥人民币清算行的作用,便利境外主体持有和使用人民币。

3月26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二期正式投产试运行,5月2日,CIPS二期全面正式上线,加之运行时间进一步延长,基本覆盖了全球各时区,支持了全球的人民币支付和金融市场业务。截至3月末,CIPS共有31家直接参与者,695家间接参与者。

近几年,中国金融机构的境外外币贷款增长明显,但境外人民币贷款涨幅有限

“中国今年肯定会促进跨境人民币收付结算力度,”法国巴黎银行利率汇率策略师季天鹤认为,最大的特点可能是人民币流入、流出更加均衡,境外机构会使用流出的人民币投资于在岸债市,形成人民币流动的闭环。

季天鹤还认为,在具体产品方面,金融机构的人民币境外贷款有可能增加,尤其是面向离岸企业的人民币贷款。这也为打通货币政策向人民币离岸市场的传导打下基础。据人民银行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金融机构境外贷款中,人民币投放占比仍然很低。

另据彭博预测,在“本币优先”原则的基础上,中国还可能进一步发力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二司司长霍颖励上周在《中国外汇》上撰文指出,要贴近企业、银行在不同阶段的人民币跨境使用需求,努力降低人民币跨境使用的制度成本,确保政策红利和便利实实在在地落在企业身上,提振市场主体在涉外交易中使用人民币的积极性。

霍颖励文章并称,随着人民币跨境业务不断发展,人民银行陆续与37个国家和地区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协议金额超过3.3万亿元,互换功能也由原来的维护金融稳定为主延伸到维护金融稳定和便利双边贸易投资并重

前路的“坎”

在经历了过去两三年的波动后,监管当局对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逐渐达成了理念上的一致。

对于推动方式,不仅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多个场合强调“人民币国际化最终一定是市场驱动的过程”,国内权威货币学者,前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也曾表示,人民币国际化应是一个长期过程,不是短期可以一蹴而就的,我们需要等待它水到渠成,而不是用政策去强力驱动。

对于发展方向,国内学者大都认为,与通过贸易的方式从经常项目下输出人民币相比,资本项下输出人民币是比较理想和可持续的方式。

余永定指出,通过贸易结算输出人民币的问题在于,中国作为经常项目顺差国,推动使用人民币进行进口结算,出口获得的美元就无法通过进口用掉,从而导致外汇储备进一步增加。而且,在经常项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容易受到汇率波动的影响,所以这一路径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持续的。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也曾撰文称,一方面由于中国长期处于经常项目顺差,通过进口结算输出人民币会导致外汇供给的增加,从而推高外汇储备。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出口转型,进出口人民币结算比重缩小,会加大通过贸易渠道输出人民币的难度。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余永定认为理论上可以探索这样一条路径,即中国以人民币进行对外直接投资,对方在获得人民币后将其用于进口中国产品或者购买人民币债券等资产。这样,人民币既充当计价和结算货币,还被境外投资者作为资产持有,且不会增加外汇储备。

孙国峰也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有必要扩展在资本项下输出,也就是通过信用货币创造实现本币输出,而这需要政府带动市场力量协同推进;而目前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资本项目输出并非只能依靠对外投资,现阶段最好的方式是银行体系对境外主体的人民币信贷。

此外,还有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还需要更多持久且深入的改革,“汇率机制理不顺,无法进一步放开资本项目管制,相配套的产权值得得不到完善,人民币国际化根本走不远”。

吴娅坤

吴娅坤

写干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
小编最近文章
徘徊两三年,央行再喊“本币优先”
信用债遭遇违约潮,是中国金融在刮骨疗伤?
中兴去年付给211家美企共23亿美元,这几家拿了超1亿
中方怀疑他国游说智利政府 阻挠中企入股锂企业
若伊朗减产,中国原油缺口谁来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