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长沙调控升级背后:湖南省委主要领导暗访后震怒 严令整改

2018-06-28 10:15:41

“当前长沙房地产市场调控的主要矛盾不是供需矛盾,而是炒房与反炒房的重大斗争。 ”

6月25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在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通气会上的这句话,一举将长沙再次拉入公众视线。

不过,不同于此前因房价暴涨而引起全国关注,这次是因为长沙出台了一套被业内人士称为全国最严厉的楼市新政——《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的通知》(一下简称《通知》)。可以说,无论是在限购、限售,还是首付比例、购房资格等方面,《通知》都有大幅度收紧。

长沙的“反炒房”歼灭战,已然全面打响。

风向

其实,长沙出台这一“全国最严”楼市新政,早有先兆。

6月19日,《湖南日报》大篇幅批评长沙楼市乱象,称其“调控政策前后不一,强化看涨预期”。然后又连发四篇社论,毫不讳言地指责:“如今,房价高居不下、市场投机盛行,老百姓不高兴、不赞成、不答应。这就说明,我们在这一领域的工作有不到位的地方,离群众的要求还相距较远。”

不仅如此,《湖南日报》甚至将其类比为“新中国成立之初,一些不法资本家试图通过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秩序,挑战新生的人民政权”。

作为湖南省委机关报,将炒房客、黑中介、部分开发商、以及相关部门的“内奸”视为“敌人”,《湖南日报》如此严厉地批评本地的政策,其风向意义绝不简单。

《中国经济周刊》从不同信源获悉,此番大动作之前,湖南省委某主要领导曾亲自暗访长沙楼市,对不少乱象颇为震惊、震怒,严令整顿。

而长沙“6·25”新政的具体措施,也基本上是按照《湖南日报》的指定意见来实施的。更为重要的是,其不少政策内容,直接逆转长沙之前出台的相关政策。以此为参照,想必可以窥见长沙此番行动背后的逻辑。

投机

回到最初的问题,房价高企的根源症结是什么?

湖南日报这样表述,“并不是供需矛盾,而是炒房投机行为作祟。”

那么,对症下药。

首先遭殃的,是炒房客。这次《通知》规定,针对个人,在长沙市限购区域内买的房子,房产权证书满4年后才能卖;企业购房一度被视为捷径,可现在直接暂停企业购房,已经买了的房子禁售5年。

传统炒房客的退路被封死,打着“人才新政”旗帜“作妖”的也逃不过。

各地如火如荼的“抢人大战”,大家肯定不陌生。而“抢人大战”对房价“推波助澜”的作用,相信各位也都深有体会。

长沙也未能“免俗”。

2017年5月20日,长沙曾发布限购政策称,非本市户籍家庭要在长沙市连续缴纳12个月以上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证明,才能购买一套商品住房。

可是,三个月后,长沙人才新政细则就将“5·20”门槛化于无形:

大专以上学历、长沙工作且有一个月社保的人士就可以买房,35岁以下、本科以上学历者无需社保,迁了户口就可在长沙购房两套。而办理户口更简单,凭户口本、身份证、毕业证即可办理落户手续,业内称之为“落户购房”政策。

于是,楼市告急的“盛况”再次在长沙上演:某楼盘网上开盘,907套房源10秒即被抢光;购房指标也被炒至10万元/个;甚至有当地媒体曝料,有85岁老人和12岁小孩购房。

对此,市场普遍认为,“抢人”大战的直接后果之一,就是为限购松绑,吸引购房大军。然而,在面对公众质疑时,长沙市住建委6月7日回应却说二者都是合法刚需。

对于这一现象,6月19日的《湖南日报》毫不留情:“人才新政”问题,我们不去赶热闹,也不去图花哨“,”一座被房价绑架的城市,四处‘抢人’又有何用?万千优秀人才,如果居不易、望房愁,又怎能把心留住?而是要“通过房价洼地,打造人才高地。”

终于,6月25日,长沙市住建委“痛改前非”,称“针对媒体反映的问题,我们将尽快解决。”

高压

落户政策一年内再次翻转,刚需群体的萎缩也是显而易见的。

去年从内蒙古大学毕业的小禹,就哭晕在厕所。他说:“我上个月才办好户口,到处看房子,交保证金,没想到政策说变就变。”

按“6·25”新规,“落户满1年且在本市稳定就业,或在本市连续缴纳24个月个人所得税(或社会保险),在限购区域内限购1套商品住房。”

其他的购房套路也可能被终结。新政规定:

父母投靠成年子女落户不满2年的,不得作为单独家庭在限购区域内购买商品住房。未成年人不得单独购买商品住房。落户学校集体户口的在校大学生,不得在限购区域内购买商品住房。夫妻离异后,任何一方2年内购买商品住房的,其拥有住房套数按离异前家庭总套数计算。

用当地一位房产营销专家的话来说,“6·25新政的力度几乎达到政策的极限”。

刚需之外,第二套房的改善性需求虽未被封杀,但其购房压力也直线上升。6月26日,湖南省直单位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补刀”:缴存职工在长沙市限购区域内购买家庭第二套住房,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的,首付款比例不得低于60%。

当前政策下,要买第三套房或更多的房子彻底无望。

值得关注的是,欢呼之下,也有一批人被误伤。

一位声称辞去广州高薪工作后通过人才新政落户长沙的购房者,在长沙市住建委信箱中留言,“我们都是真正的刚需,也是诚心诚意想回长沙发展,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现在突然换了政策,如果长沙对我限购,那我将面临”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

对此,长沙市住建委6月26日回复:”作为市政府限购政策执行部门,对于6.25新政只能严格执行,精准落实。望您理解!“

那么,”落户购房“缝隙中到底进来多少人?

《湖南日报》透露的数据,自2017年”3.18“调控政策实施以来,长沙市外迁入后即迁出的共1788人,其中迁入后又迁出,且购买了新建商品住房的达510人、购买了二手住房的123人。

平心而论,在长沙庞大的购房群体中,623人可说微乎其微。要知道,今年5月,要楼盘开盘就推出631套房,但摇号者达5151人。

推手

除了炒房一族,第二个被打击的群体当属违规中介和”黑中介“。

《湖南日报》的”判决书“给了这么个定性:”这些兴风作浪的中介机构,发布二手房虚假价格信息,哄抬二手房市场价格,引起买房恐慌和卖方疯狂,加剧房价非理性上涨,他们是一二手房价格倒挂的主要推手。“

一股肃杀之气,已然笼罩整个长沙地产中介圈。

”6·25“出台前两天(6月23日),【经济Ke】发现,长沙规模最大、网点最多的二手房中介公司新环境地产已关门整顿,紧闭的大门上告示:”行业整顿,集中学习“。

同样去学习的湖南中环地产高喊口号:”走正道,中环人一直在路上“。

对此,有二手房从业人员认为自己是”背锅侠“:二手房价格都是房主说了算,更何况现在好一点的房子,比如学区房根本就没有房源,”我们巴不得房主降点价成交一套,也能拿到佣金“。

不少持次论调的自媒体,则收到了警告。今年6月7日,长沙市网信办联合市住建委、市公安局等部门集中约谈了”布说天下“、”肖东敏“等微信公众号和网站负责人,称其片面解读中央、省、市房地产调控政策,造成一定的社会影响。

当然,更多的炮弹扔向新房销售中介。

针对前文所说的,长沙购房指标被炒至10万元,楼盘象征性推出少量房源等现象,《湖南日报》6月20日的评论猛料频出:

有的造假骗取购房资格,利用有购房资格而无购房意愿的人占据房源,严重扰乱市场交易;有的与开发商里应外合、暗中勾结,以收取高额”茶水费“的形式提供”内部房源“。去年长沙”5·20“新政出台后,原来已预订但因购房者被取消购房资格的这部分房源,被开发商与中介瓜分,以高出原来定价10余万元乃至近30万元的价格进入市场。

不过,更深层的权力寻租问题却未被提及。

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西安某楼盘很多房源被建设、规划、房管等相关人士”内定“,随后西安官方回应,的确有公职人员向开发商打了招呼;《中国经济周刊》此前也报道,某地一楼盘销售总监透露,光是他手头的”关系户“都300多个人了,只要摇上号,再把号子转手倒卖出去,至少是20万元的收益。匿名消息源称,2017年长沙雷锋大道某楼盘数百套房子被关系户低价拿走。

对此,暂时长沙官方没有看到回应。

黑名单

第三个打击点,是部分房企。

6月20日,长沙市住建委通报,长沙市国有资产置业有限公司、长沙高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开发的5个项目共捂盘2962套,暂停其在长沙参与土地市场招拍挂;另外,对4家”捂盘惜售“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进行约谈警告。

《湖南日报》则提出建议:捂盘惜售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一律纳入”黑名单“管理。

为什么要紧盯房企?

原因很简单,尽管定论”目前长沙房地产市场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投机炒作,而非供需矛盾“,但加快供给仍然是长沙这波楼市运动的主要目的。

长沙市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全市已监制价格、未申办预售的住宅面积有245.53万平方米,近20000套;已监制价格达到预售条件、未及时申办预售许可的项目有33个,共132.67万平方米。

按新规,在建楼盘已达到预售条件的,必须在30日内办理预售许可;已办理价格监制的,必须在20日内办理预售许可;已办理预售许可的,必须在10日内一次性对外公开销售。

话有点绕,细读两遍,其实就一个意思:”禁止惜盘捂售“。长沙市住建委预计,具备预售条件的项目将集中在6月至7月入市。

成效是显着的。据业内人士透露,”不少开发商坐不住了,“新政26日生效,6月25号当晚,就有多个楼盘连夜开盘或签约,有些楼盘甚至开出1%的高价转介费。”

不过,初衷是好的,一些问题也需要重视。

短期内,大量房源入市必将冲击现有房价。长期来看,因房地产开发周期较长,土地供应连续4年下滑的长沙必须下决心供地,才能满足今后的土地需求。此前,【经济ke】曾报道,长沙土地供应自2013年后连年下滑,2016年332万平方米,不到2013年高点的一半。

不过,“6·25”新政称,严格落实年度土地出让计划,优先保障住宅土地供应。

据6月22日《中国房地产报》报道,按照2018年度土地供应计划,长沙市内六区(中心城区及望城)预计供应388.88公顷。但最终的实际供应量仍有待执行力度。2017年,长沙市内六区住宅用地供应计划为396.2公顷,但实际仅完成100公顷左右,只占年度计划的四分之一左右。

《湖南日报》称,政府有能力稳住房产市场价格。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侠客岛” | 责任编辑:唐艳飞
专题 > 中国房市
中国房市
小编最近文章
“00后”代表现身团十八大 团中央:确保事业后继有人
“志愿者”帮患病家属众筹 钱款近万平台没了
世界波+门将致命失误 克罗地亚3-0阿根廷提前晋级
女子凌晨打车遇害 被藏尸烧烤店冰柜
整改无一完成!督察组建议汕头官员住臭水边上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