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土耳其里拉继续暴跌 南非等多国被“传染”

2018-08-13 16:08:18

【文/观察者网 尹哲】继上周暴跌逾20%后,今天,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一度又重挫10%,首次破“7”。

“不屈服”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先后通过喊话“我们有真主和人民”,并抛出“与中俄欧等重要贸易伙伴以本币结算”后,还有什么好办法应对里拉危机呢?

据路透社当地时间13日报道,土耳其央行当天发表声明,将密切监控市场和价格,并向银行提供所需的全部流动性,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维护金融稳定。声明发布后,里拉反弹。截至发稿,里拉兑美元汇率从一度破“7”回调至6.8附近。

里拉的暴跌也“传染”南非兰特今日一度跌超10%,墨西哥比索、马来西亚林吉特、印尼盾、印度卢比等新兴市场货币均受影响重挫,此外,俄罗斯卢布上周已跌去超6%,这场危机蔓延之广超出许多投资者的意料。

10日,英国《金融时报》指出,应对里拉暴跌,虽然土耳其还有加息、向IMF寻求援助、施加资本管制,防止资本外逃等选项,但该国最可能的选择,是静观其变。

路透社报道截图

新浪财经截图

南非兰特一度跌10%,新兴市场受拖累

里拉动荡削弱了市场对新兴市场资产的需求。

继上周暴跌逾20%后,今天,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一度重挫10%,首次破“7”。同时,欧元指数受土耳其里拉拖累下跌,送美元指数大幅走高,上周升破96整数关,目前继续上攻至96.477。

其中,南非兰特和墨西哥比索早盘跌幅最大:南非兰特暴跌至近10年来的最低水平,亚市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0%,目前跌幅收窄至约3.4%。

美元兑南非兰特30分钟K线图

另外,墨西哥比索今日暴跌2.28%;印尼盾跌去1.45%,印度卢比、马来西亚林吉特等新兴市场货币承压下挫,韩元及新加坡元也受到美元指数走高的拖累。

受里拉危机的影响,当地时间13日,日本股市早盘下跌355.85点,报21942.23点。图源:东方IC

另外,在股市方面,上证指数一度跌逾1%,恒生指数、日经225指数等跌逾1.5%,其他亚太股市也是一片“哀嚎”。

截至今天收盘,日经225指数下挫2%,收于21857.43点;上证指数收于2785.87点,下跌0.34%。

此外,在过去一周,除了避险货币日元,几乎所有货币对美元都在跌。

除了土耳其里拉,俄罗斯卢布上周跌幅高达6%,南非兰特和巴西雷亚尔对美元也已跌去3%-5%。

美元兑俄罗斯卢布日K线

而在上周五,欧美银行股也全线“飘绿”。

市场的担忧在于,在美国加大对土耳其和俄罗斯制裁力度的情况下,一直将新兴市场视为增长来源的欧洲银行业可能会因两国陷入动荡而遭受殃及。

通胀那么高,担心不加息

此前,市场普遍认为土耳其应至少加息500-1000基点(5%-10%),不过,这项方案已经在7月底“被否”了。

对于加息这个选项,报道开篇便评论道:“投资者最担忧的,就是当通胀率已经超过15%的时候,央行拒绝加息。”

根据土耳其国家统计局8月3日发布的数据,上月,土耳其消费价格指数(CPI)仍保持高位运行,同比上涨15.85%,涨幅创近14年来新高。

分析人士指出,从外部看,土耳其货币里拉快速贬值直接造成了输入型通胀

从传统意义上讲,大多数央行会通过在货币开始贬值之前提高利率来对付这个问题。

但面对此情此景,土耳其央行在7月底意外选择不加息,维持在17.75%水平不变。随即,该国股债汇遭遇“三杀”。

分析师认为,埃尔多安不太可能屈服于市场压力。图源:路透社

至于原因,埃尔多安一直是低利率政策的支持者,他坚持高利率是"万恶之源",一直以来特立独行地认为是高利率导致了高通胀。

而“不加息”更是让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心,埃尔多安将倾向于资本管制等手段,努力避免加息并阻止货币暴跌。

据Capital Economics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威廉·杰克逊(William Jackson)分析,虽然加息有可能,但不是一个持久的解决方案。

“里拉最近的垮台与过去紧急加息后的情况别无二致。”他质疑加息是否有效: “土耳其5月有过一次加息,但后来,情况丝毫没有改善”。

资本管制也不太可行

从另一个角度看,土耳其政府可以通过防止资本流出以阻止里拉进一步下滑。但是,这仍然不太可行。

威廉·杰克逊指出,当国家严格控制金融部门时,资本管制最有效,目标是阻止居民向海外汇款。

“土耳其的大部分流动性都来自外国人在该国的贷款或投资。”他说: “资本管制只会阻止新的贷款。”

当地时间8月9日,里拉继续在主要国际货币和土耳其通货膨胀中贬值。图为行人经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外汇办事处。图源:东方IC

英国《卫报》也给出了类似的观点。

文章分析称,从埃尔多安迄今为止的行动看,他的下一步行动确实将会是资本管制。

但是,报道援引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保罗·格里尔(Paul Greer)的分析认为,土耳其是一个相对开放的经济体,需要海外的大量资金。资本管制本身不会起什么作用,而且需要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救助方案的补充。

微信公众号“债市研究”12日则发文称:

冲垮土耳其里拉的,除了外部力量,往往更多是内部力量,也就是国内大量民众跟风资金出逃,往往祸起萧墙。土耳其外汇管理部门在面对资金外流时“无能为力”,或和本国外汇管理政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IMF:没收到土耳其的援助请求

正如阿根廷6月所做的那样,一些分析师建议,土耳其应寻求IMF的援助。

当地时间7月9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独立日当天,民众聚集示威游行,抗议IMF和政府达成的协议。 图源:东方IC 

不过,根据《金融时报》的看法,一方面,这需要埃尔多安政府的同意,另外,在理想情况下,土耳其需要提出一项紧缩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经济计划。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将会实现。

三天前(10日),据路透社报道,IMF发言人兰达·埃尔纳加尔(Randa Elnagar)表示,土耳其尚未向其寻求任何经济援

该发言人称,IMF对里拉的暴跌没有任何评论,“(IMF)不对日常货币动向做评价”。

而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策略师简·福利(Jane Foley)则坦言,“埃尔多安不会向市场妥协,继而出台缓和措施。”

她进一步解释道:“他不太可能向IMF让出财政权力,我不认为他有任何类似的想法。”

事实上,埃尔多安曾表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向发展中国家放贷是新形式的殖民主义和奴役

最可能静观其变

路透社8日报道,土耳其代表团赴华盛顿会谈,没有任何突破迹象

当地时间8日,土耳其外交部副部长Sedat Onal(第二名)与美国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会面后离开。图源:路透社

尽管高通胀和持续的经常账户赤字,但土耳其的预算赤字仅相当于其GDP的2%左右,仍然可控。因此,威廉·杰克逊指出,静观其变是目前该国最可能采取的措施。

“即使财政政策保持宽松,也不会引发对土耳其偿债能力的担忧。”他认为: “问题在于,宽松的政策会导致需求增加,甚至更进一步的通货膨胀。”

威廉·杰克逊提到,目前,土耳其可能希望放缓经济增速,以缓解财政压力。

就在4天前(9日),土耳其财政部预计2019年GDP增速将在3%-4%之间,而去年这项数据高达7.42%。

另有分析师强调,随着里拉暴跌,土耳其企业外债的负担会加重。

该国央行在最新的定期报告中披露,5月,土耳其非金融公司的对外负债总额为3370亿美元。

与之相反,前述分析师简·福利警告,不采取措施只会导致投资者抛售更多里拉和其他土耳其资产。

她说:“虽然资产已经看起来很便宜了,但你不能确定他们会不会变得更便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尹哲

尹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尹哲
专题 > 薄荷四国
薄荷四国
小编最近文章
拿下基金牌照仍被看衰,百度金融标榜靠技术赶超ATJ恐成奢望
上次2年期美债收益迫近10年期的时候,次贷爆了...
特朗普又推翻前任政策 给美军方发动网络战“松绑”
最新全国70城房价:一二线回落,三线成主力
据理力争!浙江药企赴美抗辩取得关税豁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