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海南问题HPV疫苗来自韩国?韩业界人士:不排除走私可能

2019-04-30 07:02:18

据第一财经4月29日报道,近日, 海南银丰医院涉嫌非法接种九价宫颈癌疫苗的事件,引发业界和消费者的关注,由于正规渠道疫苗供不应求,也逐渐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

在本次案件中,涉案机构“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自称是韩国机构,提及在韩国本土有实体医疗机构,同时有受害人曾提及接种的部分疫苗为“韩版”疫苗;根据微博网友@王曦Anna 的描述,2018年1月开始,她在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花9000元注射了韩版九价疫苗。HPV疫苗一共要注射三针。

第一财经记者通过认证主体为“青岛美伯门之家美容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公众号“韩国美泊门”了解到,其自称美泊门机构的总部位于韩国,英文名为“Gate Jeju Plastic Surgey”医院,注册地址为济州西归浦市表善面兔山里17号,不过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天眼查企业查询系统,并没有查到该公司有韩国籍股东的信息。

随后,第一财经记者通过韩国门户网站NAVER地图及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Korea Health Insurance Review & Assessment Service)系统查询得知,目前该医院已经注销,此所在地址为一家度假村,且地处偏僻,周边并没有明显居民区所在。

韩国健康保险审查评价院对外宣传课负责人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根据韩国法律规定,韩国所有的医疗机构必须要接受健康保险(全民医疗保险),并在评价院进行注册,否则将被认定为非法行医机构,并受到相应处罚,而在评价院系统查询不到则为没有行医资质的医疗机构。

同时,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在位于首尔市瑞草区有一家使用与“Gate Jeju Plastic Surgey”医院相同商标的Gate整容医院,该医院仍处于存续且正常营业状态,对于第一财经记者的正式采访请求,自称负责该医院对外合作工作的金女士表示院长不在医院而婉拒。

不过,金女士同时以个人意见为前提,表示据她所知,青岛美伯门曾经和其所在的医院洽谈过合作,但没有进行具体的合作项目,且位于济州的医院和该医院仅为提供商标的加盟关系,两者运营不存在直接上下属关联,因此对于所提及的疫苗事件并不了解;而第一财经记者通过韩国税务系统查询得知,该医院并没有非韩国籍人员参股。

另外,第一财经记者查阅韩国医疗法律,并通过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韩国法律中并没有规定特殊的疫苗接种资质,原则上只要是正规医疗机构均可接种疫苗,因此除了妇科医院,也有许多整容医院、皮肤科医院等平时主要接待女性顾客,且与国内机构合作的韩国医院也提供HPV九价疫苗接种服务;而大型综合医院主要依靠将HPV疫苗注射及妇科体检作为套餐进行销售。第一财经记者在韩国门户网站搜索也发现,在标记提供HPV疫苗注射服务的医院中,有近50%为皮肤科、整容外科等医美行业的医疗机构。

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到提供HPV九价疫苗接种服务的SA整形外科(一级专科诊所)及韩国高丽大学附属医疗院国际中心(三级综合医院),两家医院均表示有许多中国人来医院注射疫苗,并明确表示疫苗仅用于现场注射,韩国监管机构和默沙东韩国均严格禁止对外单独销售。

韩国高丽大学附属医疗院国际中心负责人朴钟铉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根据韩国的法律及药品上市规定,疫苗必须要从工厂至医院全程进行冷链运输,并由具有医疗人员资质者进行注射,而默沙东方面为了防止疫苗走私等情况,统一通过接种卡进行批号及库存方面的管理,并对于接触疫苗的医疗人员均进行备案及检查;因此在大型医院要走私疫苗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另外相比于综合性的医院,专科医院对于疫苗注射方面并没有丰富的经验,出现不良反应时较难做出及时处置。

韩国医疗行业协会前负责人、业界人士金炳俊(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原则上HPV九价疫苗受到韩国政府和默沙东双方的严格管理,并应当运用从工厂到医院的全程冷链运输,这也是HPV九价疫苗在韩国进行接种的法定必要条件;根据默沙东韩国公司(MSD KOREA)所提供的信息,如今在韩国接种的HPV九价疫苗中,有近70%销往一级诊所及专科医院,且默沙东方面严格规定,仅能够向拥有资质的正规医疗机构进行销售与注射。

不过,金炳俊很快补充了一句,“我认为,根据曾经的工作经验来看,不排除在管理中存在着一些漏洞,使疫苗对外流通,甚至发往中国等周边国家的可能性;尤其是,一般情况下,韩国医疗机构会主要聚集在中心商业区或部分居民区,很少有医院会地处较为偏僻的地区。”他同时证实,的确有一些韩方医疗机构曾希望在华设立机构或寻找中方合作机构,并提供HPV九价等疫苗的注射,但其中大多不了了之。

金炳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今韩国本土有数万个一级专科诊所,这些诊所的规模有许多区别和差异,有部分医院拥有冷链运输及保管的条件,但还有一些医院并不具备相关条件,且考虑到现阶段即便进行走私,考虑到中韩两国监管机构对于医药品的高压态势,多半将选择普通海运、人肉搬运等模式,欺骗或勾结监管机构进行,因此很难保证运输过程中的相关条件,即便是注射了真的疫苗,在经过了走私运输的条件决定,完全无法保证疫苗本身的质量及疗效,这种疫苗还不如不打。

同时,金炳俊还举例,此前美籍韩裔女星Amy Lee从私人诊所走私丙泊酚、 思诺思等处方药物的案件,提到当时Amy Lee走私时就是通过私立诊所的护士处获得药物,表示这一类私人诊所既具有资质,但在人员管理上具有一定的漏洞,且由于受到规模较小的特征,部分监管系统也在这一类诊所存在着漏洞,并表示这种机构在监管层面也处在灰色地带。

分享到
来源:第一财经 | 责任编辑:于文凯
专题 > 医学
医学
小编最近文章
朝鲜驻西班牙使馆遭劫:闯入者承认与FBI共享信息
韩国瑜回应郭台铭:没看我现在又老又丑吗?真生病了
“铜陵”号护卫舰即将移交斯里兰卡
首度披露!重庆公安局原局长何挺下属已被双开
携手奔向互利共赢的康庄大道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