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布莱尔称为伊拉克战争决定负全责 小布什重申没萨达姆世界更美好

2016-07-07 08:12:59

由英国布朗政府授权所做的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7月6日公之于众,搅动了世界舆论。报告认定,英国卷入伊战的决定是错误的,时任首相布莱尔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布莱尔随即表示愿意为报告陈述的错误承担全责,但他辩护称,这场战争使世界“更加安全”,并表示,他当时的选择符合英国最大利益。同时,美国前总统小布什重申,没有萨达姆·侯赛因,世界“更美好”。

据观察者网早前报道,北京时间昨天(6日)下午6点,英国官方公布了《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又称齐尔考特(Chilcot)报告)的最终文本。报告多次使用了“入侵”这个词来描述美国和英国对伊拉克采取的军事行动。报告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英国首次参与并以完全规模侵略一个主权国家。

齐尔考特勋爵在议会大厦公布的这份调查报告概括了英国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可以从中汲取的教训。齐尔考特说,“肯定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存在的这种说法站不住脚”,而对战后的计划“完全不充分”。

齐尔考特报告的完成历时7年,它涵盖了战争的决定、法律依据、战争的装备问题等等。报告认为,时任英国首相布莱尔对伊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伊战以来,他一直面临各种批评,有些人甚至呼吁将他作为战争罪犯来进行惩罚。决定参战前,布莱尔坚信萨达姆拥有大规模的生化武器。最后被证实,大多数的信息都是错误的。

齐尔考特:未来战争要更加谨慎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为发动伊拉克战争道歉

综合外媒消息,对于英国民众期待已久的这份调查报告,前首相布莱尔立即做出反应说,他愿对报告揭示的错误担负全责。布莱尔在一份公告中说,“我是出于真诚并以国家最高利益为重做此决定”。

布莱尔指出,齐尔考特报告的确对伊拉克战争的准备和计划做出真实且重要的批评。布莱尔并说,出兵伊拉克是他担任首相期间所做的“最艰难”的决定。布莱尔在随后的记者会上说,“对此,我承担全责,我感到痛苦、后悔并致以歉意”。

布莱尔道歉

不过,布莱尔同时表示,他做出了一个“好的决定”。布莱尔认为,如果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侯赛因仍然在位,“他将继续对世界和平构成威胁”。布莱尔说,萨达姆倒台后,世界更加安全了。布莱尔并否认出兵伊拉克提升了当今恐怖主义威胁。

“如果重回当年,我还是会做同样的决定。”布莱尔说,我不能只把眼光放在个体小家庭,而是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我没有把英国带偏了方向。在那个时候我获得的信息,让我作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

英国首相卡梅伦回应说,这对英国是“困难的一天”。卡梅伦表示将在下周用两天的时间在议会辩论齐尔考特报告。

卡梅伦说,我们需要吸取战争的教训,“战争应该是最后的手段”。但他表示,齐尔考特报告“并没有说当时有故意误导公众的企图”。卡梅伦同时为美国和英国情报部门的合作进行了辩护。

英国反对党工党领袖科尔宾表示,没有联合国授权的战争是危险的。科尔宾还向在伊战中阵亡士兵的家属表示慰问。而伊战时英国的外交大臣斯特劳则表示,他将终生感受伊战的后果。

昨天在布莱尔家外面抗议的英国民众

点击查看大图

英媒公布在伊拉克战争中死去的英国人

小布什赞扬英国在伊拉克战争中发挥作用

报告发布之后,小布什的发言人弗雷迪·福特也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尽管布什总统先前承认情报失误以及其他错误,但是他仍然相信,没有萨达姆·侯赛因在台上,世界变得更美好。”

“他对美国和联军部队在反恐战争中做出的贡献与牺牲深表感谢。首相布莱尔领导下英国是最坚强的盟友。”

资料图 布莱尔与布什

对英国的这项调查,美国各界较为低调,政府官员不愿对伊拉克战争的历史决策发表评论。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说,奥巴马总统长期以来坚持反对攻打伊拉克的立场,已是众所周知,并进行了广泛的辩论。”

欧内斯特指出,奥巴马“在整个总统任期内一直在处理那个历史性决定所造成的后果。未来的总统可能将不得不做同样的事情。”

他说,“美国必须从过去的错误中汲取教训,这一点非常重要。”

美国国务卿克里的发言人约翰·柯比表示,现任行政当局正在集中精力处理伊拉克和叙利亚危机。

他说,“我们目前的重点是努力争取叙利亚实现政治过渡,打败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努力帮助阿巴迪总统实施必要的政治和经济改革,他知道他需要进行这样的改革。”

约翰·柯比指出,“这是国务卿克里目前最关注的问题,我们对2003年导致伊拉克战争的决策引发的争论不感兴趣。”

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拒绝评论英国发表的伊拉克战争调查报告。

环球时报今天的社评称,美英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应被确定为非正义战争,但是这样的定性并没有在国际舆论场上得以确立。美英至今更愿意把整个战争的错误缩小为“情报错误”,用推翻一个独裁者的“正义”来掩盖夺去几十万平民生命和断送一个地区和平、造成恐怖主义严重泛滥的非正义。

文章表示,很多人在伊战十几年之后渐渐悟出,中东是不可改造的,布什政府当时“改造中东”的计划说轻了是理想主义,说重了就是政治和文化狂妄。但是囿于今天的政治及文化竞争,美国主流社会不肯强化这个意识,更不肯把它大声说出来。

附:齐尔考特报告主要结论(来自英国BBC中文网)

战争并非是当时的最后选择,英国在没有认真考虑用和平方式解除武装的情况下选择加入伊战。

虽然后期军事干预有可能必要,但当时(2003年3月)萨达姆并不构成立即威胁。当时应该采取控制的战略并继续这种战略。联合国安理会大多数成员国支持联合国继续对伊拉克进行核查和监视。

对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的严重性判断失误,肯定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一说法站不住脚。

对萨达姆继续生产生化武器的情报“经不住推敲”。

伊战政策是基于“有缺欠的情报”基础上。应该有人对此提出挑战,但却没有。

英国做出对伊拉克采取军事打击行动的法律依据不能令人信服。

英国对伊战争削弱了联合国的权威性。联合国宪章规定安理会的职责是维持和平与安全。

“装备不足”。伊战决定作出后,在伊拉克部署军队的时间“很少”,当时的风险“没有被适当的指出,也没有完全”向大臣们告知,导致“伊拉克英军装备的严重不足”。

2002年7月28日,布莱尔安抚当时美国总统小布什,他将毫无条件地与布什坚定站在一起。但布莱尔在给布什的信中说,军事行动需要美国领导的联军支持。

尽管得到许多明确的警告,入侵伊拉克的后果被低估了。在萨达姆倒台后对伊拉克的计划和准备工作“非常不足”。

英国政府没能达到它当时所想要达到的目标。同时,伊战导致了英军近200名官兵的牺牲。伊拉克人民的苦难更多,到2009年至少15万伊拉克人死亡,100多万人无家可归。

应该吸取的教训:布莱尔高估了自己对美国伊战的影响力。

应该鼓励坦诚与知情的辩论以及挑战致关重要。同时应确保平民和政府军事武装装备充分。

未来,任何干预决定的方方面面都需要很好的评估、辩论以及严格的挑战。决策需要彻底执行。

(综合/观察者网 张红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红日
专题 > 伊拉克战争
伊拉克战争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