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经济学人:2017年是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100周年 普京将如何应对

2016-12-19 19:20:43

在2016年要过去的时候,俄罗斯迎来了苏联解体25周年纪念日;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俄罗斯又要面对一系列重大革命事件的纪念:这一年是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爆发一百周年。这些场合对普京个人来说是纠结的,他之前对列宁的一些评价引发了政治评论界的不少争议,在亦步亦趋的检察长那里也能窥探一二。观察者网在此翻译英国经济学人杂志(Economist)12月17日对此问题的评论性文章。经济学人论及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问题时,一贯标榜中立客观的立场,不过一旦涉及到俄罗斯,字里行间不免露出马脚,劳请读者自辨。

对普京来说,2017年将是个略显尴尬的年份。在这一年中,俄罗斯将迎来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100周年的纪念日。

经济学人报道截图:标题是“列宁的复仇”

一方面,克林姆林宫复原了大量苏维埃符号与机构,无法对苏联的建国神话视而不见。但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向不喜欢革命运动,特别是旨在推翻帝制、颠覆威权政府的革命。与此同时,革命领导人列宁的新传出版,评论文章铺天盖地,必将引发一场列宁与普京之间的比较。2017年,普京必将使出浑身解数,在打造俄罗斯“帝国荣光”的目标与列宁反“帝国主义”运动之间做一种微妙的平衡。

十月革命中的列宁

在苏联末期以及“后苏联”时代,列宁的遗产被几经包装,成立各政治团体党同伐异的工具。比如戈尔巴乔夫等人的父辈多数经受过斯大林的大清洗,他们在80年代搞自由主义改革时曾喊出回到“列宁主义原则”的口号(他们口中的列宁不是那个发起俄国内战的列宁)。戈尔巴乔夫和其他的苏联领导人一样,把这个布尔什维克政权的建立者作为自身合法性的来源。像古希腊诸神那样,苏联领导人穿过列宁墓内部的悼念大厅(正如古希腊传说中的冥界),登上陵墓上层的检阅台(正如奥林匹斯山顶)。在那里,他们可以检阅由血肉凡躯组成的军事方阵,眺望队伍中自己的画像。

普京(最左)曾经是苏联的“掘墓人”戈尔巴乔夫(最右)身边的得力干将

但是后来上台的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就不同了,他的政权本来就是“反苏共”起家的,他的施政纲领主打和苏联划清界限,他的支持度后来虽然一度大幅滑落,但还是靠公众的反苏共情绪取得了连任。

那么普京呢?他对沙俄、苏联和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几乎不作根本性的区分。2011年在谈及苏联问题时,普京曾经说道:“苏联是什么?本质上和俄罗斯一样,只是叫另一个名字。”普京的梦想不仅是恢复国家权力,还有保持对苏联主要加盟共和国乌克兰与白俄罗斯的控制权。在这个问题上,他无视列宁,选择继承了斯大林。对普京来说,列宁与斯大林的区别在于,如何看待俄罗斯民族国家以及沙皇政治遗产。

在普京的历史观里,列宁发起了打倒沙皇俄国的斗争,拒绝了东正教信仰;而斯大林回到了帝国道路上来,高扬俄罗斯民族主义大旗,与东正教教权也暗通款曲。

2013年11月4日,普京与东正教大牧首基里尔一同到红场的米宁与波扎尔斯基雕像前献花,东正教在普京的施政理念中有着重要的地位

斯大林整合了国家资源,并使俄国人重燃爱国情怀,这是他领导苏联打赢二战的重要因素,也是当前俄罗斯政权合法性的重要来源,因此可以理解普京愿拜在斯大林门下(在他的政治叙事中,巧妙地忽略了斯大林对农民、教徒和知识分子的压迫)。

当然,普京不想扩大民众对历史解读的分歧,也不愿丢失国内那些老共产党员的选票,他对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态度还比较温和,也没有在列宁墓上动土。一边是对列宁的历史崇拜,一边是普京对革命情结的排斥,为了调解这个矛盾,俄罗斯在阅兵时红军旗帜在列宁墓墙上挂满。

像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这样如此宏大的历史事件,其一百周年的纪念活动是现在的俄罗斯躲不过去的。今年来自阿斯特拉罕(Astrakhan)地区的一名历史教师曾问普京,如何向他的学生解读布尔什维克革命:“您的立场对我们很重要。”

普京这样巧妙地回答,他说他之前不仅是一个共产党员,而且是克格勃的一名官员:“克格勃那可是党的盾和剑!”和某些老共产党员不同,他还保留着当年党组织给他发的党员证:“我过去喜欢,现在也还喜欢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的思想。”

当年的布尔什维克三巨头:左起斯大林、列宁、加里宁

他和列宁最大的分歧恐怕是如何看待俄国的民族关系问题,列宁把俄罗斯看作一个共和国联盟,加盟的少数民族共和国拥有自决权,这是普京无法接受的。他说,列宁在俄罗斯的国家根基上埋了一颗原子弹。

普京把自己看作新的沙皇,也是俄罗斯历史疆域的恢复者。在不久前克林姆林宫的一次典礼上,俄罗斯右翼政党——自由民主党党魁日里诺夫斯基灵敏地嗅到政治风向,在普京面前背诵了沙俄国歌“天佑沙皇”。

在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已不是上世纪90年代那样的联邦制政权,而是一个中央集权国家。在国内越来越多的经济和政治问题上,普京未见得比当年的沙皇们更有办法。今天的俄罗斯,与1917年尼古拉二世治下的俄罗斯一样,都亟待改革。普京希望沙俄与苏联的历史联姻能保存俄罗斯帝国的核心,避免遭遇罗曼诺夫王朝的厄运。然而,随着经济形势和普京的妄自尊大双重恶化,布尔什维克革命的游魂再次开始骚动。列宁若泉下有知,也可以含笑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武守哲

武守哲

索虏岛夷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普京
普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