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法国极左翼候选人阿尔托:不是为当总统,而是致力于推翻资本主义

2017-03-21 10:28:23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我参加这次总统选举的目的,并不是要参与这场选票主义的游戏,我并不是要做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总统;这个系统建立在资本主义之上,选举不会改变我们被剥削的事实,我们想做的是推翻它。”

这是法国极左翼工人斗争党发言人娜塔莉·阿尔托(Nathalie Arthaud)发表的竞选政纲。

除了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之外,阿尔托是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候选人中的另一名女性候选人。

法国极左翼工人斗争党发言人娜塔莉·阿尔托(Nathalie Arthaud)

视频截图来自法广

综合法国媒体报道,法国2017年总统选举共11人拿到了法定的500张市长支持票,有权进入竞争,左右翼人数分布相当,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届大选中属较为常见的局面。

11名候选人中包括两名女性,除了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之外,另一名女性候选人便是极左翼工人斗争党发言人娜塔莉·阿尔托,不过她的立场与勒庞截然相反,她发表的这份“乌托邦式”的竞选纲领引起媒体关注。

再次参选

娜塔莉·阿尔托于1970年出生在法国东南部德洛姆省,大学主修经济专业。她很早就投身极左政治运动,18岁时参加了工人斗争党。由于积极参加活动且做事思路清晰,阿尔托在2007年时就成为当时该党的总统候选人——阿尔莱特·拉吉耶夫的发言人。随后,她又在2008年正式成为工人斗争党全国发言人。

2012年,阿尔托首次参与法国总统大选,但在第一轮选举中仅获得了0.56%的选票,在参选的10名候选人中排第九。在奥朗德获胜当上总统后,她率领工人斗争党参加了立法选举,也只获得了2.47%的选票。不过,阿尔托表示,选票多少并不重要,“对于工人斗争党而言,选举并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人民走上街头,如同1995年、1968年或者1936年那样。我为此愿意等待。”

2017年,阿尔托再次参与总统大选,并进入总统候选人之一。

法国极左翼工人斗争党发言人纳塔丽-阿尔托在2012法国大选的造势阵营照片

竞选纲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阿尔托的政治主张带有浓厚的乌托邦特征,要求一切政治透明,公民可以直接干预执政事务。她把自己与工人斗争党定位为“不断革命的共产党”。在此次总统大选开始之际,她在自己的网站上写道:“当人们是工人、是失业者,当人们属于大众阶层时,去投勒庞、菲永或马克龙的票,就是投了反对自己阵营的票,投了与自己利益相反的票,就是去拿大棒来揍自己。”

截图来自娜塔莉·阿尔托网站

阿尔托认为,如今法国社会建立在资本主义之上,资本主义制度是剥削大众的,因此致力于推翻这种制度。

“我参加这次总统选举的目的,并不是要参与这场选票主义的游戏。我并不是要做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总统,我和我的前任党代表都没有幻想过要当总统总理。我们不愿参与管理这个系统,这个系统建立在资本主义之上,其基础是剥削和压迫,选举不会改变我们被剥削的事实,也不会改变被金钱和资产阶级统治的社会秩序,我们想做的是推翻它。”

在就业问题上,她认为,失业就是资本主义对员工的战争,是资本家为了攫取利润而放弃了对社会的责任,因此提出禁止企业解雇员工,要让所有人都能够充分就业。

“面对强力的雇主,我们需要强推改革。失业是瘟神,它把人们推向以自我为中心,让劳动者之间产生竞争,由此滋生对他人的恐惧,社会也由此变得更加不人性化;我们要禁止裁员,要让每个人都有一份工作、一份工资,立即强制工作分摊是可行的;我们要减轻已经有工作的人的担子,减少他们的工时,从而创造新的岗位。

在工资问题上,阿尔托认为,重要的是要使得工资和退休金能赶上物价,主张将最低月工资从1150欧元(约合人民币8537元)提升到1800欧元(约合人民币13363元)。她还指出,法国股市上CAC40指数里公司的分红达到56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4157亿元),这就可以让150万人就业。为减少贫富分化,她还提出给所有没有住房者提供社会住房。

“工资要完整。我们要做的和现行大公司制度完全相反,正是因为企业内部竞争方案,使得劳动者不得不加班、周六还要工作;我们希望劳动者的工资和退休金能增长,十年前人们的最低月净工资为1000欧,现在是1150欧,十年内这一数字上涨了15%。大企业老板的工资涨幅多少呢?十年间他们的工资涨了60%。所以我们要求涨劳动者工资,工会的诉求是每月工资不低于1800欧。

阿尔托为法国人的基本生活开支算了一笔账,“每个月住房起码要500-700欧,50-100欧的水电气费,50-100欧的保险和额外健康险,还有手机费、网费,还有起码400-500欧的汽车养护费,除了这些之外还要交个税和住房税,然后月末只剩很少的钱买食物和衣服。在物价和工资之间存在永恒的追逐,重要的是我们的工资和退休金能赶上物价,就业互助补贴等最低社保应转化为工资,因为人人有权有尊严地为社会做贡献。

阿尔托提出实现生产资料的公有制,将各大企业国有化。“我们还要求公司账户透明化,如果我们手中掌握足够的信息,就可以控制公司的所有决策,老板们害怕我们知道资金流动情况,因此他们才说这是商业秘密,我们会要求商业秘密解除。”

在移民事务方面,阿尔托要求要让所有非法移民合法化。在医疗领域,她认为所有人都有权利拥有免费医疗,还坚决反对宗教对社会的干预,大力提倡男女平等,等等。

在阿尔托的竞选视频中,她呼吁人们重视工人阶级的力量,“我们是共产主义者,我们相信社会的基石是集体主义。为了所有人的利益而运转,工人阶级需要在政治舞台上发声,是的,工人阶级没有消亡;有人说,工人阶级已经不复存在,这是因为工人阶级在政治舞台上不可见。我们的阵营将是良心所向,也是工人们的奋斗所向。”

法国社会的少数派

与勒庞的民粹主义相比,阿尔托混合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托洛茨基主义等思潮。虽然选票数量有限,但也是法国政界不可或缺的一种力量。法兰西新闻电台评论指出,阿尔托把自己看做是唯一真正代表劳动者的总统候选人。《费加罗报》18日评论表示,阿尔托代表的是比左翼社会党总统候选人阿蒙还要乌托邦的观念,因此一直得票率很低。BFM新闻电视台表示,此次大选,能和工人斗争党主张产生共鸣的选民不会很多。

对于这些低预期,阿尔托早在大选初期的竞选口号中提出,参选不是为了当总统,选举不会改变法国人民被剥削的事实,也不会改变被金钱和资产阶级统治的社会秩序,我们致力于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原法国教育部长、中左派联盟代表阿蒙

此次法国大选候选人中,还有一位激进左派——法国不屈服党党首梅郎雄(Mélenchon)。巴黎公社纪念日、即3月18日,梅郎雄在巴士底狱广场举行大型集会。他在演讲中呼吁民众来一场彻底摧毁旧体制的大革命,迎接法兰西第六共和国的诞生。

他还认为,欧盟现行市场竞争制度缺乏针对不平等的有效矫正机制,其现存的法规制约了法国的改革,最出名的一句口号就是“欧盟,要么我们改变它,要么我们离开它”的竞选口号。

极左派法国不屈服党首梅朗雄

另一位极左翼候选人是,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的领袖普图,他也是法国吉伦特地区福特公司的一名工人。普图在本次大选中主张每周32小时工作制,每月最低薪水1700欧元,他还希望将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公司和核能阿海珐公司收回“法国人民手中”。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的领袖普

此外还有一位自称无党派的法国前经济部长马克龙,自称是“毛主义者”,频引毛邓语录,稍早前法国大选民调第一。

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总共有11人在3月18日晚18点指定时间之前完成了拿下500张市长支持票的任务,有权进入总统宝座的角逐程序。他们分别是右派联盟代表菲永,市长支持票3635张、中左派联盟代表阿蒙,市长支持票2039张、前经济部长马克龙,支持票1829张、极左派法国不屈服党首梅朗雄,支持票805张、右翼起立党主席杜彭-埃尼昂,支持票707张、极左翼工人斗争党代表阿尔托,支持票637张、极右翼国民阵线党首勒庞,支持票627张、极右翼共和联盟党首阿塞利诺,支持票587张、以及最后一刻赶上末班车收集到足够支持票的三人:团结进步党首谢米纳德,票数528张、中间派人士拉萨尔,票数708张、极左翼新反资本主义党首普图,票数573张。

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日期定在4月23日。3月20日晚,法国电视一台TF1以及新闻频道LCI共同合办了一场电视辩论,菲永、阿蒙、勒庞、马克龙和梅郎雄5名候选人被邀请参加此次辩论。菲永、马克龙和勒庞认为,另外6名候选人没能被邀参加是个遗憾。对此,“法兰西崛起党”尼古拉·杜邦-艾格南(Nicolas Dupont-Aignan)强烈抗议电视台只请了5名有优势的候选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