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荷兰鹿特丹某精子银行前员工被控违规捐精

2017-05-28 15:01:50

据海外网5月28日报道,荷兰鹿特丹一家名叫Bijdorp Medical Centre的医疗中心,其下属的精子银行目前爆出丑闻。约40年前,一名该医疗中心的前医师私自用自己的精子冒充被选中的捐赠人的精子,与受捐精的女性交配,据传目前有可能已经“造”出了60多个孩子。

海外网援引荷兰“大众日报”的报道,该医师名叫卡尔巴特(Jan Karbaat),今年已经89岁高龄,不过他在上个月已经去世。

卡尔巴特。(英国每日邮报供图)

他在该精子银行有过15年的工作经历,于1979年因为健康原因离职。查阅该机构遗留的工作档案,显示他在1981年曾自述“我其实把工作当成一种爱好”。

在工作期间,他也曾主动通过合法渠道捐精。当时他也因为行为多次不符合工作条例和程序被多名同事举报过。

目前通过DNA对比,已经确定至少有19人为卡尔巴特的“子女”。而且通过推断,因卡尔巴特私自调用自己精子而受孕而生的孩子至少有60人。

Bijdorp Medical Centre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20多年里一直是荷兰国内最大的精子银行之一。在那个年代,卡尔巴特曾自豪地宣称自己是业内“受孕先锋”(a pioneer of fertilisation)。

上周五,23个人组成了请愿团要求彻查此事和进行DNA检测,搞清楚自己的孩子的出生是不是卡尔巴特造成的。

请愿团的律师布埃特斯(Tim Bueters)告诉荷兰大众日报的记者:“搞清楚孩子的来历是这些母亲的基本权利,这涉及到身份认定问题,被牵连到的女性现在普遍觉得有一种被卡尔巴特强奸的感觉。”

布埃特斯还找出了一些有嫌疑的蛛丝马迹,比如有的客户声称当初捐精的男子眼睛是棕色的,却生出来一个蓝眼睛的孩子;还有母亲拿着孩子的照片和卡尔巴特一对比,发现长得很像。

70年代卡尔巴特工作过的精子银行。(图片来源:英国《每日邮报》)

不过卡尔巴特家人的律师哈恩(Lisette de Haan)愤而反击:“这些所谓的能认定卡尔巴特是私自捐精者的证据太站不住脚了。”

哈恩向法庭陈词要求尊重卡尔巴特一家的隐私,因为卡尔巴特去世前曾立下遗嘱,死后不要拿他的身体进行DNA检测。

不过法庭还是拒绝了哈恩的要求,5月2日,法警带人从卡尔巴特生前用的牙刷上提取了DNA样本。

据当地媒体的报道,一个名叫Esther Heij的母亲就牵扯其中,她作为其中的一名原告说:“法庭最后的判决其实也帮不了我们什么,这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儿子的生活。我儿子听说他已经死了对此很愤怒,他把他的罪孽带到坟墓里去了。”

她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生父”很可能都是卡尔巴特:“我女儿确实长得像他,高而且瘦。”

一个名叫Moniek Wassenaar的36岁的女性向记者回忆起2010年她曾经和卡尔巴特有过接触。卡尔巴特告诉她“他很有可能是她的生身之父”,而且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很骄傲:“我很健康,智商也很高,这样我能把自己的优秀基因传下去”。 Wassenaar补充说,卡尔巴特觉得这是件很高尚的事情,对此引发的伦理道德问题却毫不在意。

法庭将在6月2日做出最终判决。

武守哲

武守哲

索虏岛夷

分享到
来源:海外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