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我要上观网|德国坚决反纳粹 新纳粹活动却屡禁不止

2017-08-07 21:43:05

【观察者网 文/张雅琦】昨天两个在德国德国国会大厦(Reichstag)外行“纳粹礼”的中国游客上了观网的头条。结果是,德国巡警以“使用违宪组织标志罪”拘捕了这两名游客。根据法官命令,两名中国游客分别缴纳了500欧元(约合3959元人民币)后获得了保释。

德国坚决的反纳粹行为,也勾起了读者的回忆。

lesiny解读
听一个留学德国的师兄说,去德国千万别作死去讨论纳粹什么的。现在的德国人对纳粹也是深恶痛绝,那是他们的黑历史。就跟小时候吃屎的你被小伙伴发现了,长大后小伙伴见你一次就在别人面前说一次

这位同学也不是个例。在知乎上关于德国年轻人对纳粹是什么态度的提问里,有网友是这么回答的。

除了这些个人经验,新闻里也时常能感受到对于纳粹的反对态度。

雁南飞桂林解读
记得观网几年前报道过,有个波兰人境德国,因不满德国海关的官僚主义行了个举手礼,结果被扣。

这位同学应该说的是,2014年波兰执政党资深政客亚采克·普罗塔西维兹从波兰首都华沙乘飞机前往德国法兰克福,途中喝了两瓶红酒,抵达机场后与德国海关官员发生争执,喊出“希特勒万岁”。

随后,普罗塔西维兹辩解称,是因为德国海关官员言辞粗鲁、推搡自己,所以才发怒,也通过波兰官方通讯社进行道歉,表示自己“行为不恰当,引发担忧”。但最终还是辞去了在欧洲议会担任的议员党团主席职务。

德国的反纳粹原则当然不只针对外国人,对本国人更是如此。

据新华社3日报道,,现年96岁的奥斯卡·格伦宁1942年加入纳粹党卫军,随后被派至位于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负责记录从犹太人手中搜刮来的钱财并将其交给柏林的党卫军总部。虽然没有直接参与杀戮,但德国法庭判定格伦宁的工作相当于协助奥斯威辛集中营这一杀人机器的运转,判处他4年监禁,并驳回其缓刑申请。

奥斯卡·格伦宁 图片来源:中新网

2008年底,德国基社盟前官员冯布兰登施泰因在16年前一个派对上行纳粹礼的老照片被公布在报纸上,立刻被上司开除。

2010年,德国社民党联邦议员威尔在柏林的一家酒吧里,在醉酒情况下向前伸出右臂,并叫喊纳粹口号,因此被人指控,受到了检察院的司法调查。

对于政坛人物是如此,对于普通人也同样。

据国际在线报道,德国柏林的一名男子因身穿印有希特勒头像的T恤衫受到警察的盘问,他却命令自己的宠物狗向警察行纳粹礼,而且这只宠物狗就取名为阿道夫,取自阿道夫·希特勒的姓名。起初德国司法部门指控他培训宠物狗表演纳粹礼,但后来考虑这项指控过轻,便另指控他在公众场所展示纳粹相关象征。最终,该名男子被判处入狱监禁13个月。

“纳粹礼”  图片来源:网络

事实上,德国早已针对纳粹相关标志颁布禁令。

根据1994年5月德国通过并生效的《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使用纳粹标志、口号和敬礼姿势,使用具有纳粹象征意义的标记符号、标语和徽章,宣传纳粹思想、美化纳粹战犯、悬挂纳粹旗帜、呼唤纳粹口号等都属于违法行为。

根据德国刑法典86a条的规定,传播或在公开场合使用违宪组织标志可判最高3年有期徒刑或罚款;旗帜、图形、制服、口号、问候礼都属于“标志”的表现形式。

而公开场合宣传、不承认或淡化纳粹屠杀犹太人者则可能被以“煽动罪”起诉,最高可判刑5年。

不过,对于德国种种严厉的反纳粹行为,有同学却不以为然。

浩然解读
连把右胳膊伸直举过头顶的行为都不允许了吗?那《我的奋斗》为什么还可以在德国大卖特卖?

《我的奋斗》是由希特勒口授,由同僚鲁道夫·赫斯执笔撰写的一本自传,是纳粹主义的理论的最集中的体现。全书充满了民族主义狂热和对马克思主义、犹太人的仇恨。希特勒认为日耳曼人是上帝选定的“主宰民族”,宣称“新帝国必须再一次沿着古代条顿武士的道路进军,用德国的剑为德国的犁取得土地,为德国人民取得每天的面包”,夺取新的“生存空间”。

就是这样一本书,2016年在德国重新上市,一年内销售了85000本。

但是,此次销售的《我的奋斗》并不是最初的版本,而是增加了学者的批判性注释。负责出版此书的慕尼黑现代历史研究所所长魏尔辛表示,再版的原因是为了防止他人不负责任地散布这本书的内容,是为了先发制人,赶在纳粹同情者之前推出有学者注释的版本以防误导。魏尔辛说,他希望“聪明”的教师能够用注释版进行教学。同时他还提醒人们不要像上世纪50年代那样认为“那场浩劫全是希特勒的错”。

同时,再版的《我的奋斗》书名被改成了《Hitler, Mein Kampf: Eine kritische Edition》,直译的意思是《希特勒,我的奋斗:批判式(critical)版本》。封面是没有图案的白色,也没有希特勒的肖像或纳粹标志,作者也不是阿道夫·希特勒。而是Christian Hartmann等编者的名字。

而之所以能再版,则是因为到了版权期限。德国法律规定,版权有效期为70年。而德国在1945年战败以后,盟军把此书的版权交给德国巴伐利亚州,拥有版权的巴伐利亚地方政府一直禁止出版此书。直到2016年1月1日,版权失效,再版的《我的奋斗》才正式在德国上市。

但是,在德国如此严厉的反纳粹禁令之下,新纳粹却仍然频繁活动。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报道,秘密新纳粹组织“国家社会地下党”曾在在2000年至2007年间谋杀10名外国人,制造两起爆炸案及15起银行抢劫案。

德国政府官员警告称,一些被取缔的新纳粹组织重新开始活跃起来。比如柏林市曾经在2000年取缔了一个名为“战斗18”的组织及其上层组织“血与荣耀”。今年1月,当局表示“战斗18”在过去4年里再度展开活动。

德国芬克媒体集团旗下报纸报道,德国内政部在接受议会质询时公布,约有462名涉嫌极右翼罪行者在被下达逮捕令后依然逍遥法外。

在没有被逮捕的这些嫌疑人中,104人涉嫌暴力犯罪,106人则是因为政治动机犯罪而遭通缉。此外,有98人从2015年之前就遭到通缉,但至今没有被捉拿归案。

从数字上来看,遭到通缉却没能抓获的极右翼嫌犯数量有所增长。2015年,被视为逃脱追捕后“潜入地下”的极右翼嫌疑人数量为372名。

德国坚定的反纳粹行为一直都受到了国际社会的肯定,但在此高压之下,新纳粹的活动却屡禁不止。两者之间的矛盾究竟又是因为怎样的原因?你又对此怎么看?

“我要上观网”往期回顾

黄头发蓝眼睛白皮肤,你能不能做中国人?

英国人爱排队?日本马桶水能喝?来聊聊你见过的毒鸡汤吧

《敦刻尔克》没印度人,二战里的印度在忙什么?

造出人类理解不了的语言,人工智能是要造反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张雅琦

张雅琦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张雅琦
专题 > 我要上观网
我要上观网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