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范斯聪:日本应从美日贸易逆差中学会“自我矮化”

2017-05-16 16:57:2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范斯聪】

2017年5月4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美国商务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直接点名日本和墨西哥,声称白宫难以忍受与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逆差。特朗普政府有意抬升贸易逆差话题,只是对不同国家的态度各异。美国冷眼横对日本,却在中国操纵汇率的问题上态度软化,这不能不让日本大跌眼镜。

其实,日本不应对美国“厚此薄彼”大惊小怪。对美国而言,日本是美国第二大汇率操纵国,排在中国之后。由于日本操纵汇率,2013年美日贸易逆差783亿美元,意味着当年的美国GDP总量下降了0.75%,约1253亿美元。更重要的是,美日贸易逆差已经动摇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执政基础。

2007年至2016年美国联邦赤字(单位:十亿)

美日贸易逆差影响到了美国政府的收支平衡,使得美国政府2013年的税收减少,安全净支出增加。美日贸易逆差增加联邦预算赤字464亿美元,约占美国当年全部联邦赤字的7.4%。对此,美国政府进行了进一步的评估。评估显示,如果美日贸易逆差按照2013年的水平持续十年,那么它所带来的工作和福利损失会使联邦赤字再增加4600亿美元,从而给联邦政府造成巨大的压力。

美日贸易逆差还影响到了特朗普的民意基础。美国国会因对日贸易逆差而丧失或被替代896600个工作机会。这些工作机会分布于美国所有的州和几乎全部的国会选区。在美国失业率最高的10个州里,八个州以制造业为主,分别是密西根州(56200个工作岗位), 印第安纳州(33700个),俄亥俄州(50900个), 肯塔基州(16400个), 威斯康辛州(24300个), 田纳西州(23200个), 阿拉巴马州(16000个)和伊利洛伊州(45500个)。

另两个为位于南大西洋区域的南卡罗来纳州(16800个)和新英格兰的新罕布什尔州(5300个),处在中西或东南中央人口普查区;在20个“享有”最高失业率之名的美国国会选区大约丢失3100-6000个工作岗位,占全部区域的1.17%-1.78%。这些国会选区又以密西根州(10个国会选区)、印第安纳州(2个)、俄亥俄州(2个)、南卡罗来纳州(2个)、加利福利亚(1个)和威斯康辛州(1个)最为明显。来自这些地区的选票关系着特朗普是否能连任。

日本也不应感到懊恼。外界如果认为美中之间的贸易逆差是导致美国民众丧失大量工作机会的主要原因则有失偏颇。起初,美国所有的矛头几乎都指向了中国。强硬派人物纳瓦罗曾明说中国是世界的中心问题,指责“中国在以不公平的方式参与国际贸易竞争。”中国操纵汇率便成为美国攻击中国的靶标。数据显示,中国与墨西哥不但不是元凶,还为美国创造了不少的就业岗位。

"对华强硬派”彼得·纳瓦罗

密歇根州以制造业为名,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该州在与中国和墨西哥的贸易中,并没有出现净工作机会的流失。1994年北美自贸协定生效后,密西根州因该协定还增加了281700个私营部门的工作。  

此时,日本只能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自觉成为美国对外经济政治战略中的关键一环。首先,日本需在今后的美日关系中学会自我矮化。美日之间的贸易摩擦由来已久。1976-1983年,日本向美国市场大量输送产品,包括纺织品、电视机、汽车,摩托车、收音机、照相器材、录像机、手表、机械设备和钢材。美日贸易逆差达到950亿美元。

美国曾采取禁止向日本出口源自阿拉斯加的石油之举,达到减少美日之间巨大贸易逆差的目的。看来历史又在重演。随着页岩气开采技术的不断提升,美国在2020年前预计成为液态天然气的净出口国, 将来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液态天然气出口国。日本出于对能源的巨大需求和能源安全的考虑,只能倚仗美国,夯实经济发展的基础以及维护海洋运输航道的安全。

第二,美日经贸关系加深,日本需对美让利。被指货币操纵的日本已经上了美国政府的黑名单,美国指责其行为导致了美日之间巨大的贸易逆差,造成美国就业机会大量减少。美国所列20个货币操纵国的名单上,日本位列第二。按照美国的估算,这20国会给美国GDP每年创造2880亿至7200亿美元的价值,同时也带来了2000至5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这一数量不可小觑。

美国在商品和制造业领域有148400个工作岗位流失,而且供给产业中丧失412000个间接工作机会,还有额外的336200个因美日贸易而被替代的工作岗位。 这被认为是与日本进行不公平进出口贸易的直接结果。

美日在汽车等领域的争端愈演愈烈,日本会考虑在该领域实现对美让利,或找到替代措施,响应美国对日不便明说的建立更加紧密的美日双边(经济)关系的意图。

第三,让美日关系起到示范盟友的作用。一旦利美的美日双边自贸协定达成,美国将向东亚盟国和TPP成员国推广。到目前为止,美国签订的所有的贸易协定几乎都存在贸易逆差,其中自然包括了美国在东亚的另一个盟友:韩国。2008年美韩自贸协定签订后,曾有人预计会给美国增加100亿-110亿美元的货物出口,从而提供70000个工作机会。但是,至2010年,美国对韩出口不升反降,美国因此丧失60000 个工作机会。

美国与所谓原TPP11个“意向加入国”的贸易损失更是惊人。1997-2004年,美国与这11国的贸易逆差由1103亿美元上升到约2617亿美元。问题依旧是那个问题。正如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弗罗曼(Michael Froman)所指出,贸易逆差问题并没有在当时的TPP谈判中涉及。

2015年美国工作机会增减情况:红色为不增反降的地区,绿色颜色越深,说明工作机会增加越多

这样,美国以公平贸易为幌子,为实现贸易逆差的逆转,必将竭力打造美日经贸关系,给其它相关国树立榜样。鉴于“TPP意向国”中除日本外,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也在美国所列汇率操纵国的名单之上。马、新两国很可能接受美国继日墨之后的第三轮“聆讯”。

特朗普上台之后,一方面向国内民众实践其竞选期间提出的双边自贸协定的承诺,另一方面逐步向国际社会展示美国新任总统的外交与政治谋划。美国此次单点日本,没有对中国指名道姓,其用意很可能不是与中国和解,而是借机划分出“敌我”,意在让日本靠近,共同针对中国。

日本虽然和美国是同盟关系,但美国不再甘愿做冤大头。与日本之间的不公平贸易让美国考虑让日本放血,用以支付美日关系的成本。日本媒体对美国就美日逆差问题纠缠不放十分纠结,归结为对华强硬派纳瓦罗在特朗普团队中的影响力下降,表现为特朗普有意指派商务部长罗斯与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科恩负责制定经济政策,借以取代纳瓦罗领衔的国家贸易委员会。

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

不过,美国对中国自然与日本不同。相比较经济利益,美国更看重安全问题,期望中国能在朝鲜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于是美国提供的大棒加萝卜的菜谱中,选择萝卜留给中国,暂时不再提及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偏向中国。毕竟,特朗普十分欣赏纳瓦罗写出的强势对中的“三部曲”,特朗普还会有后续动作。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举看似给美日关系带了一层迷雾,却预示着美国新政府对外政策已有所指。美国曾批评中日德等国的汇率政策引导货币贬值,在G20峰会上财务部长却沿袭了重视汇率稳定的国际共识;美国要求日本增加承担驻日美军经费,但后来又评价“日本是成本负担的榜样”。

2016年11月和今年1月,美国《福布斯》杂志财经评论员连续指责中国是操纵汇率者

此次,美国将矛头转向日本,目的已经明确。直接目的是想以双边方式与日本展开协商,解决贸易逆差问题。是否会像80年代逼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那样打压日元还有待观察。但是,美国借打造紧密的双边同盟,应对更加复杂的安全形势则是必然。美国利用东亚同盟国之间的双边FTA,巩固原有的双边军事同盟,让同盟国在双边FTA中对美国让步,变相收取保护费,为美国留在亚太买单,可谓既赢得了“里子”,又不失“面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范斯聪

范斯聪

武汉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讲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日本
日本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