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从罢课读懂俄罗斯的虚无主义

2012-12-26 10:26:41

近来寒流卷过俄罗斯,给莫斯科带来了五十年一遇的大雪和零下二十度的低温。漫漫冬夜,俄罗斯国立经贸大学(RSUTE)的学生倒是想出了很好的办法来消磨:集体通宵罢课。一群学生坐在学校礼堂里,不时有教师和一些社会人士上台演讲,同时穿插着学生的唱歌与小品表演。他们罢课的同时不忘造福大众,摆个小摄像机在礼堂后面,网上放个直播,让冬夜里伏案工作的人们也看个新鲜,看看该校的学生怎样用罢课来应对考期。

俄罗斯国立经贸大学的罢课事件持续已有近一周。一周以来,学生的罢课活动有愈演愈烈之势。上周三(12月19日)深夜,学生驻扎在学校教学楼中开始罢课,抗议俄罗斯教科部将其列入“低效率高校”的名单,在学生罢课期间,反对派“左翼阵线”领袖乌达利佐夫甚至前去看望学生,同去的还有“公正俄罗斯党”议员古德科夫。之后,俄罗斯教科部对该学校学生与领导层的行为做出了惩罚措施:将俄罗斯国立经贸大学与俄罗斯普列汉诺夫经济大学合并。然而此项决定却并没有让学生和领导层退缩,周日,反对派乌达利佐夫通过自己的微博表示,由于学生与教科部部长会面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学生将在周一继续进行罢课,且罢课活动将无限期持续下去。

周一深夜,学生们再度聚集在学校礼堂中通宵罢课,不断有教师和社会人士上台演讲,并穿插着学生的表演节目。该大学的新闻发言人安德烈-加拉表示,学生们要求教科部“撤销对学校的重组,并恢复学校名誉”,因为“我们被诬蔑了”。该校教学委员会已将学校的罢课活动列入“非常事件”。周二,俄罗斯教科部决定免除该校校长谢尔盖•巴布林的校长职务。

尽管学生们看似是对俄教科部的“低效率高校”名单感到不满,但事件的深层原因是俄罗斯教育改革。2010年5月,时任俄罗斯总统的梅德韦杰夫签署了第83号法令,对俄罗斯教育进行改革。根据这项法令,俄罗斯从2011年11月开始推行国家统考,并配合欧洲博洛尼亚进程(Bologna process),为俄高校与欧洲各高校的衔接改进高校学位体系。除此之外,在第83号法令中还包括削减教师与高校数量,以达到提高教育质量的目的。梅德韦杰夫认为,目前的俄罗斯高校网过于繁冗,需对其进行重组。

为了给此削减高校数量提供执行标准,11月7日,俄罗斯教科部公布了“低效率高校”名单。对“低效率”的评价标准包括教育水平、科研水平、国际影响力、经济状况以及基础设施五个方面。在541所参加评选的高校中,有130所被列入了“低效率高校”,在莫斯科就有20所,包括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俄社科院高尔基文学院,以及俄罗斯国立经贸大学。

此名单一出,引发了俄罗斯高校、教师、学生的担忧,他们担心俄罗斯科教部将会根据这份名单关闭一些“低效率”高校,对此教科部表示,暂时将不会关闭被列入名单的高校,但会对低效率学校进行一些改动,例如更换学校领导层,与其他学校合并,资助学校进行完全重组等等。

此名单对俄罗斯高校震动很大。一些学校对不足之处提出整改,对此,俄罗斯教科部表示若整改成功,会将这些学校移出“低效率高校”名单。还有一些高校由于情况糟糕,将面临与“高效率”高校合并,或降级为系的命运。应当指出,高校与其将“低效率”的名称看成是一种诬蔑,不如反省其自身教学质量还有何不足。俄罗斯国立经贸大学学生的罢课行为可以说对解决实质问题毫无帮助。

近年来,俄罗斯高校在世界高校排名一跌再跌, 在上海交通大学发布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莫斯科大学排名下跌至第80名,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下跌至400—500名之间,俄罗斯其他高校没有进入前500名。而在其他英美国家发布的高校排名中,莫斯科大学甚至没有进入前100位。俄罗斯教育改革可以说是势在必行,然而在这个国家,教改也将面临重重阻力。

在教改中还有一项饱受抨击的当属中学收费教育。根据俄罗斯宪法第43条,国家应当给中小学生提供九年制免费义务教育。然而此番教育改革提出在中等院校中增加收费教育,因此招致了俄共的不满。俄共分发报纸、举行游行,抗议教科部提出的“收费中等教育”,并拿出1977年的苏联宪法相比照。根据苏联宪法,国家将提供十一年制的免费教育。俄共指出,在九年制和十一年制免费教育有着两年之差。在俄共对高校分发的报纸头版,印有“教育部长下台!”“离我们的大学远点儿!”等口号。对此,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一再强调,宪法不会更改,俄罗斯九年制义务教育将始终免费。

应当说,俄罗斯此番教育改革是为了提高俄罗斯高校的教育质量,为俄罗斯高校往国际型高校发展做努力,然而这些举措并没能得到一些派别的理解。由于政府与高校之间沟通不畅,高校和学生曲解了政府相关行动的用意,再加上国内反对派“逢政府必反”,使得此次教育改革寸步难行。

在此次罢课的俄罗斯国立经贸大学网站上,学校挂出了每一次学生活动的视频。无论是通宵罢课还是校长演讲,都显得十分不冷静。在会议上,校长说道,教科部将其学校无缘无故列入“低效率高校”名单,“对我来说不存在这样的教育部长,这样的教育部长对我来说不存在”。

此番愈演愈烈的罢课风波究竟会怎样收场?过去曾有过学校重组失败的先例:迫于学生与教师的抗议压力,教科部不得不取消合并坦波夫国立大学与坦波夫国立技术大学。此次事件会不会重蹈覆辙,还需看政府能不能拿出相当的行动力。

彼时,十九世纪末,俄国革命前夕,俄罗斯知识阶层对各种改革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和论战,遂造就了斯拉夫派、西欧派、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等各种思潮,也引向了无政府主义与虚无主义。于是,正如罗素所说:“自问一下,要如何治理陀思妥耶夫斯基《群魔》里的那些无政府主义者与虚无主义者,你就明白了。”布尔什维克专制固然可怕,却好像恰是适合俄国的那种政府。

如今,年轻的学生领袖和意见领袖带着所知甚少的俄罗斯学生松散地坐在礼堂里,一些学生领袖和教授上台发言,偶有学生唱歌跳舞演小品。这些学生与老师的罢课诉求究竟是什么?为何他们一触即发?在“低效率高校”名单出炉之后,学校只需稍作整改,不仅可以提高自身教学水平,也可以很快被从名单中除去。俄罗斯教育的确存在着诸多问题,亟待改进。在这样大规模的改革中,一触即发反对改革无益于社会进步,另一方面,一些高校无动于衷熟视无睹,也对教育发展极为不利。俄罗斯政府不仅要花大力气平息反对的声浪,也要花大力气推动“沉默的大多数”,可谓困难重重。

(原文发于新浪网,作者修改后赐稿。)

高原

高原

俄罗斯文学研究者,留俄青年学者

分享到
来源:作者赐稿 | 责任编辑:吕真真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