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暴恐分子出境之后,你知道他们的生活有多悲惨吗?

2015-11-28 08:35:48

最近,“反恐”成了全球关键词,巴黎恐袭血案造成至少132人遇难;俄罗斯客机遭恐怖袭击坠毁224人死亡; 中国公民樊京辉被IS绑架并残忍杀害马里酒店遭袭170人质被劫持,包含3名中国铁建员工在内共27人遇难……而就在此时,国内反恐传来捷报,新疆警方经过56天连续顽强作战,打掉一境外极端组织直接指挥的暴恐团伙,除1人投降自首外,其余28名暴徒被全部歼灭。

在新疆的反恐行动中,武警官兵们经历了无数个惊心动魄的瞬间,武警新疆总队四支队特勤中队的刘志军,在与暴恐分子搏斗过程中,暴恐分子手中的长矛刺进他的嘴里,鲜血喷涌,倒地瞬间击倒两名恐怖分子。

此次反恐的缘由要追溯到两个月前,9月18日,一伙暴徒袭击了阿克苏地区拜城县海拔2600多米一山区偏远煤矿,并设伏袭击前往处置的民警,造成11名各族无辜群众死亡、18人受伤,3名民警、2名协警牺牲,暴徒逃窜深山负隅顽抗。

经查明,这是一起境外极端组织直接指挥,以木沙·托乎尼亚孜、买买提·艾沙为首的暴力恐怖团伙实施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2008年开始,该团伙一些成员收听收看宗教极端音视频,逐步形成宗教极端思想。案发前该团伙先后6次与境外极端组织成员勾连,逃窜期间又3次报告作案过程和逃跑经历,请求给予“战术”指导。境外极端组织成员多次向该团伙下达行动指令,要求宣誓效忠。

几年来,不少境外势力一直利用宗教极端思想蛊惑人心,煽动境内人员出境参加所谓的“圣战”。所谓“圣战”真有那么神圣?国外真的如天堂?

新疆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开通的官方微信公众平台“最后一公里”,曾对从境外押解回来的多名恐怖组织成员进行了采访。当年,他们受到蛊惑和欺骗,到境外加入恐怖组织,很快他们就在这场没有希望的骗局中经历了人生最大的幻灭,继而寻机逃离。他们陈述的种种遭遇,揭开了恐怖组织充斥着谎言和欺骗的真实面目。

以天堂为外衣蛊惑人心

把国外包装成天堂是境外恐怖分子最常用的手段。“国外风景好,容易赚钱,就像天堂一样。” 女同乡艾伽马力的话让拥有着不错小生意的阿力木心动不已。“我的老公就在国外,国外的一切都非常美好。”

在艾伽马力多次蛊惑下,阿力木如着了魔般向往国外。“我只念过小学,连地图都没见过,以为出了中国就到土耳其了,就像从阿瓦提到阿克苏一样。我想着顺利就待在外面,不顺利就回来。” 他决定放弃一切,带着妻子女儿与艾伽马力一起偷渡出境。

阿力木抛下刚刚品尝到的幸福滋味,带着所有的钱和妻子女儿,随着艾伽马力走向了茫茫未知的偷渡之路。

IS曾发布照片,称右二是中国人

而国外真的是天堂吗?事实证明这只是无尽困顿与狼狈的开端。偷渡过程中,经过的地方多是荒原和森林,经常没吃没喝的。最受苦的是孩子,女儿还不到一岁,只能吃母乳,和大人一样基本都处于挨饿的状态。他们还曾挤在拉猪的车里被运走,屈辱的经历伴随他们一路。这一路上,带他们偷渡的人根本不是为了帮助他们,完全是为了钱,他们的钱都被骗走了。

最终,他们难逃法律的制裁,被阿富汗警方抓获,之后被遣返回国。

天堂梦碎 境外生活水深火热

说起加入境外恐怖组织之后的生活,阿不力米提·努尔敦这样形容——“就像回到了旧社会”。下雨的时候房子漏水,每周能吃到一次肉就不错了,外出只能步行,医疗也很落后。

他们被安排在一间小小的土砖房中,院子外有个旱厕,没有电视信号,也没有手机信号。

他对妻子充满愧疚。妻子阿孜古丽·卡德尔是他的同学,婚后在国内生了两个儿子,都是剖腹产,很快恢复健康。在恐怖组织据点,她生小女儿也是剖腹产,这一过程让她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开刀口子太大,缝了好多针,在医院住了5天就出院了。天气热,缺乏药物,拆线时又有一根线没拆掉,腐烂化脓。”阿孜古丽·卡德尔眼睛红肿着对记者讲述,泪水不断涌出来。“没有消炎药,只在化脓的部位抹一点紫药水,线还是邻居帮着拆掉的。”

组织内的普通成员在困顿中挣扎,组织头目却过着优裕的生活。阿不力米提·阿布都许库尔给头目当过半年的厨师。这期间,他见到了在国内常见、但在组织里久违的食物——百事可乐、雪碧、芒果、桃子、西瓜、哈密瓜……“头目除了我这个厨子,还有佣人、保镖和司机,佣人的工资比普通成员高。”

“这不符合伊斯兰教教义,按照教义你就是有钱也不允许大吃大喝,搞特殊化。”这一切令阿不力米提·阿不都许库尔感到十分失望。

相比生活的困难,更令他们担心的是子女的生活和教育。被押解回国的阿扎提·肉孜阿洪的妻子哈力古丽·尼亚孜回忆在国外的生活,女儿的健康问题令她担忧。“没有钱,怀孕时营养跟不上,孩子先天不足,出生后还是营养不良,她经常抽风。”

她还担心儿子的教育和前途。在视频中,大儿子给父亲用稚嫩的童声唱了一首“圣战”歌曲,除了这些,他们很难接触到其他的歌曲,连看的动画片都充满杀戮。

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长大以后会怎样?在另一段恐怖组织成员自拍视频中,一个孩子跟着父亲玩枪,对白是这样的,父亲问:“你要用枪打谁呀?”稚嫩的童声回答:“杀死‘异教徒’。”

孩子的教育环境更加让人无法接受。“学校只教古兰经,不教语文数学,小孩连母语都不会读写。”“孩子们在学校里说脏话,互相欺负,很没规矩。根本没有人教孩子讲卫生,不少孩子得了皮肤病。”

“还是自己的祖国好,家乡才是真正的‘天堂’”

被遣返回国的阿力木·艾麦提经过当地公安机关的审讯调查,因其主观认罪态度以及在境外的服刑经历,被依法予以宽大处理。

虽然免于处罚,但阿力木·艾麦提一家面临的是无房无地的现状,他们无法正常生活。

但家乡并没有抛弃他。拜什艾日克镇综治中心专职副主任朱安成说,“访惠聚”住村工作组和镇、村干部都来向阿力木·艾麦提讲政策规定,打消他的思想顾虑,帮助他解决生活问题。“并没有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他,他还是我们的群众。”

在村里的帮助下,阿力木·艾麦提一家住进了亲戚的房子,并申请了富民安居房,变卖的耕地得以赎回。而他除了种地,还重新做起了生意——贩卖红枣和核桃,民警是他的担保人。“要帮他一把,如果我们对他另眼相看,别人也会这样做的。”艾孜买提·艾麦尔说。

回归正常生活的阿力木·艾麦提主动提出,把自己的经历告诉更多的人,让大家识破“天堂”的谎言。在听了阿力木·艾麦提的讲述后,一名在逃人员的母亲前往乌鲁木齐,想方设法找到儿子,带他回来自首。“谢谢你告诉我自己的经历,挽救了我的人生。”那名企图外逃人员对阿力木·艾麦提表示感激。

阿力木·艾麦提临时的家,门外种着桃树杏树,院内打扫得干干净净,还用塑料布搭了一个细长的“温棚”,里面长着牵牛花苗。

这家人的生活重新充满了希望,幸福再次向他们招手。“还是自己的祖国好,‘天堂’就是我们出生长大的地方。”阿力木·艾麦提由衷地说。

移花接木,暴恐音视频是如何炮制的

几乎所有的恐怖组织成员都经历过暴恐音视频的洗脑,这些音视频美化“圣战”,歪曲讲解《古兰经》,鼓吹“天堂论”。

阿不都如苏力·艾克热木就是在暴恐音视频影响下变成狂热的“圣战”分子,他抛下出生才一个月的孩子、动了两次手术的母亲,偷渡参加境外恐怖组织。他曾和同伙在阿富汗喀布尔实施了一起绑架杀人案,残忍杀害了四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中两名是女性。

IS杀害日本人质

他说,恐怖组织说,不服从安拉、反对伊斯兰教的,都是异教徒,他们希望只建一个伊斯兰国家,要把伊斯兰渗透到全世界所有国家,谁反对就对谁“圣战”。

在暴恐音视频中,该恐怖组织实力超强,有坦克大炮,有宏大的训练场面,甚至有堪比大片的“战争”场面。

恐怖组织对音视频的制作十分看重,制作过程对其他成员保密。2013年2月,恐怖组织要求麦尔丹去宣传中心,“进入宣传中心两三个月之后,我就发现他们造假,视频反映的内容基本都是恐怖组织没有能力做的事。”

麦尔丹自从进入恐怖组织,就一直处于观察和反思状态,然而种种迹象都表明,他被欺骗了。

视频里有很强大的武装队伍,“那是假的,在巴扎上买来衣服,召集二三十人穿着拍摄。平时根本不敢这样,我们都穿得和当地人一样,怕被政府军发现。”

“片子里说的‘战果’也是假的,比如我们‘占领’了某个地点,‘解放’了某个地点,根本都是不存在的。”麦尔丹说。

视频中有一些画面非常熟悉,取材于一些电影。麦尔丹说,他们制作视频时在网上搜集素材,需要时就剪辑进去。“我们在山区里,根本没有条件也不可能展开大规模训练,都是为了骗新疆的穆斯林加入恐怖组织的。”

他承认这些视频都是有强大蛊惑力的,“我们那里的成员大多是看了视频来的,但只要在这里待过一阵子就会知道,这是假的,大家都不满、很后悔。”

境外恐怖组织以宗教名义自我包装  “三盲”人员是易感人群

除了将国外描述成天堂,宗教是恐怖组织的另外一个宣传出口。“境外恐怖组织在加紧向中国境内渗透的过程中,均以宗教名义自我包装。”中国社科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中国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介绍道。

“伊吉拉特”源于伊斯兰教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公元622年,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率领信徒由麦加出走麦地那,从而发展和壮大了实力,为最终光复麦加奠定了基础。但后世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将“迁徙”和“圣战”进行捆绑,作出歪曲和极端化解释,成为当前暴力恐怖主义的精神支柱和思想根源。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渗透加剧。从1996年开始,新疆一些暴力恐怖分子、民族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外逃出境,与国际恐怖分子和组织相勾结,篡改宗教教义、捏造“宗教迫害”,用欺诈手段煽动信教群众“迁徙”,鼓吹“圣战”,并依托其在境外恐怖组织基地进行暴恐训练,继而策划组织境内实施暴力恐怖犯罪活动。

经过十余年“迁徙圣战”极端思想的蛊惑和教唆,近年来新疆“伊吉拉特”活动更加活跃,一些不明真相的穆斯林群众受蛊惑后走上“伊吉拉特”之路,沦为“蛇头”的赚钱工具,他们变卖土地、房产等生产生活资料,辗转多个国家,往往陷入极度贫困,甚至家破人亡,而参与“伊吉拉特”的最终后果就是成为“圣战”的炮灰。

对伊斯兰教经典有着35年学习研究经历的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曾对涉暴恐犯罪服刑人员的犯罪成因、思想动态进行大量一手调研。他总结,这类人有三个突出的特点:“首先文化水平低、对事物的认知能力低;第二是不懂法;第三是对伊斯兰教的认识不够,甚至连基础知识都没有。文盲、法盲加‘教盲’,‘三盲’人员成为最易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人群。”

宗教极端于法不容

宗教极端势力不仅成为国际公害,严重影响国际社会安全与稳定。近年来,受宗教极端思想渗透和蛊惑,各国均有极端分子赴叙利亚、伊拉克等国进行“圣战”,并有回流国内实施暴恐犯罪的迹象。

根据欧盟刑警组织去年6月公布的数据,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圣战”的人数已经超过3000人,其中来自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和荷兰的人数占相当大的比例。

而根据2015年2月美国情报估计,已经有来自90个国家大约2万名外国人加入了圣战组织,其中估计有3400人来自西方国家。

2014年在法国东部,警察逮捕了一位男子,怀疑他曾去叙利亚参加圣战

在中国,借“伊吉拉特”之名,非法出境和参与暴恐犯罪,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介绍,去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成员国阻止本国的极端分子或恐怖分子出国参加暴恐活动。法国通过反恐法案,对涉嫌出国从事恐怖活动的人,吊销护照、没收身份证件。英国新反恐法规定相关部门有权没收可能前往恐怖活动敏感国家的潜在极端分子的护照并要求其搬离原住地。

“第二种措施是阻止已经出去的人员回国,防止这些人回流后在国内组织发动暴恐袭击。”李伟说。英国立法规定,政府可对英籍赴中东地区参战人员采取发布“临时驱逐令”等管制措施,对已回流人员可采取一定人身限制措施并强令其报告出行计划。

李伟介绍,国际社会将传播极端思想也纳入到法律监管的范围。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等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反恐法进行修改。意大利在刑法层面引入新罪,规定幕后进行宣传、教唆、招募活动构成犯罪,被“哈里发”和“伊斯兰国”吸引、意欲加入恐怖组织或越境前往战斗地区亦构成犯罪。

各国严厉打击招募人员赴叙利亚参战的组织和个人,并以策划恐怖主义活动罪名逮捕、控告赴叙参战人员。

欧盟鼓励成员国加强对极端分子的追踪和控制。法国在“准圣战分子”尚未离境或抵达叙利亚之前就实施逮捕;英国在嫌疑人尚未行动之前就控告其实施恐怖活动;澳大利亚反恐法禁止公民无正当理由前往恐怖组织活跃的热点地区,违者最高可判10年监禁。

加大反恐力度,维护国家安全和国际秩序成为国际社会共识,各国除了完善反恐法律体系,还采取各种措施“去极端化”。“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打击极端势力和跨国恐怖犯罪将成为国际社会的必然选择。”杨恕分析。

目前,恐怖主义带来的恐慌蔓延全球。针对最近频频发生的IS恐怖袭击事件,我国外交部曾多次表态,对恐怖袭击予以强烈谴责,并指恐怖主义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中方坚定支持法方维护国家安全稳定,打击恐怖主义。

打击恐怖主义,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系微信号“正经点儿”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扫码关注微信号“正经点儿”(ID:gczhengjing),最热政事,正经君给你靠谱、有意思、有深度的政经热点解读。

正经君

正经君

我们正经~着~呢~!

分享到
来源:微信号:正经点儿 | 责任编辑:林西
专题 > 中国反恐进行时
中国反恐进行时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