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朗普“斩首”自由女神 德国《明镜周刊》新封面引西方媒体震惊

2017-02-05 11:53:04

【观察者网综合】说起来,自由女神像作为美国的象征,在各种影视动漫中被摧毁并不罕见,不过这一会,主角的身份有点儿不一样,而且太生猛了……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上任两周,已经在西方的主流媒体中树敌无数。一些在颇有影响的重头期刊都为最新一期的封面准备了“生猛的”图片来表达对这位特立独行的美国总统评论。

不妨先看一看:

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最新一期的封面图片:一名没眼睛的男子,一手拿着一把带血的尖刀,另一手提着被砍下的自由女神像的头颅,鲜血淋漓。结合标题“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的口号,这名男子的形象无疑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这样的杂志封面是不是太过了?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的封面是特朗普举着一份空白的总统行政令,正文部分的括号里写着“此处插入仓促拟就、法律上可疑、经济上打破稳定的行政令”。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这一期的封面上,特朗普正在投掷燃烧弹。

美国自由派的《纽约客》封面上,自由女神手里的火炬上,“自由的火焰熄灭”(Liberty's Flameout),一缕青烟袅袅升空。

美国保守派的《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的封面文章则为民族主义作辩护;文章认为,批评特朗普总统就职演说的人错把民族主义当作一个危险。

《明镜周刊》是德国发行量最大的新闻杂志,在杂志还未对外出售时,这个最新一期的封面就引发强烈“反响”。将美国总统特朗普比作伊斯兰恐怖主分子,以漫画形式作为新一期杂志的封面,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激烈讨论,一些政客和媒体人指责《明镜周刊》太过分、“品味低俗”,这让人想起法国《查理周刊》等讽刺杂志封面所引起的争论。

现在大家已经知道,以社交媒体打赢选战的特朗普经常破口大骂传统媒体不负责任、编造假新闻,使他在大部分西方主流媒体树敌颇多。同时,德国和美国的关系因特朗普抨击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而迅速恶化。

特朗普上个月表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移民开放门户政策是“灾难性错误”,本周他的首席贸易顾问、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说,德国利用“严重低估”的欧元,占美国和其他欧洲伙伴的便宜。

但是,《明镜周刊》的这幅封面图片还是让许多人,包括对特朗普没多大好感的政界和媒体业者在内,怀疑是否不妥。

设计这个封面的插画家罗德里格斯(EdelRodriguez)是古巴人,1980年以政治难民身分来到美国。新闻门户网站“Buzzfeed”报道称,以往他也为著名的《时代》杂志创作过以特朗普为素材的批评性画作。

罗德里格斯对《华盛顿邮报》解释说,这个构思只是想表达特朗普“把民主斩首”的意思。他指出,自由女神像代表美国接纳移民的历史传统,而这幅漫画“也很清楚地在指涉IS的砍头行径。“特朗普和IS都是极端分子,所以我要把他们相提并论”,罗德里格斯说。

古巴画家罗德里格斯的推特截图

《明镜周刊》执行主编布林克鲍默(Klaus Brinkbaumer )在社论中这样解释:特朗普“试图在最高层发动政变”,“试图建立一个不自由的民主”。

这个封面在推特和德国及国际媒体引起辩论,也被德国媒体批评。《图片报》最先报道了这一话题。“人们可以拿特朗普与IS屠夫‘圣战者约翰’作比较吗?”“圣战者约翰”(Dschihadi John)是出现在IS斩首人质视频中众所周知的冷血屠夫。

德国自民党政治家、欧洲议会副主席拉姆多夫( Alexander Graf Lambsdorff )直接形容这幅作品“没品”,他在回答《图片报》提出的问题时表示,“该封面用一种令人厌恶的方式拿恐怖主义的受害者作乐。它反映出的更多是明镜周刊的问题,而非特朗普的。"

综合英国广播公司和德国之声报道,德国媒体同行对《明镜》这帧封面图片有异议,批评的声音大致有以下几类:

“《明镜周刊》以前一直被批评立场反美,小布什总统时代,该杂志的批评目标是美国的干涉主义,但到了特朗普,这份杂志批评的却是美国干涉主义的终结。”

“《明镜周刊》的封面暗示特朗普没有眼睛,或者说没有先见之明,但他手中有一个战利品。许多人认为:不能这样讽刺。”

“《明镜周刊》封面图像正是特朗普想要的-他的扭曲的形象,正好让他用来扭曲媒体的形象。特朗普跟恐怖主义分子之间不能这样简单地划等号。”

“这幅图伤害的是新闻事业而不是美国总统,因为它证实了许多人长期以来对媒体的成见,即主流媒体的报道是有偏见的,许多记者更愿意推广自己的世界观,而不是作为中立的目击者。”

不过也不是没有这幅封面的支持者:


以拍摄纪录片《超码的我》(《麦胖报告》)的美国导演摩根·斯普尔洛克在推特转发时写说:“如果你不知道世界是怎么看待我们的新总统,可以从这里看起。”还有网友留言说:“德国人很清楚纳粹是怎么一回事,所以他们画了这张图。”

在德国为数不多的积极评价中,汉堡女作家凯萨琳·韦斯林就是其中之一。但她本身也给《明镜周刊》供稿,因此可能她的评论显得有些偏心。韦斯林在Twitter上写道,“勇敢和正确之举”。

德国之声分析称,不管怎样,都应该对这起事件进行表态,不过这对于总理默克尔来说可不是一件易事。可能到最后,讨论就变成了关于好与坏的品味问题。

其实,这不是《明镜周刊》第一次如此描绘特朗普。去年11月,特朗普胜选后的《明镜周刊》封面,就画宛如陨石的特朗普头颅撞向地球,标题写:世界的末日(Das Ende der Welt)。

《明镜周刊》去年特朗普胜选后的出刊封面。

而“特朗普斩首自由女神”也不是第一次登上报刊封面,2015年12月,在特朗普提出要彻底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国时,小报《纽约每日新闻报》也画了特朗普斩杀自由女神的封面漫画,上面还改编引述德国反纳粹神父马丁尼莫拉的知名诗句:“当特朗普来抓墨西哥人时,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墨西哥人;当他来抓穆斯林时,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穆斯林;当他来抓我时……”

《纽约每日新闻报》2015年12月的一期头版画面。


电影《科洛弗档案》海报。自由女神像基座上的诗文这样写道:“给我,你那疲惫、困顿、渴求自由呼吸的芸芸众生,你那挤满海岸的可怜的人们。把他们、把那些无家可归、颠沛流离者送来,我在这金色的门旁举灯相迎!”

梁福龙

梁福龙

大饼夹一切。我反对!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