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法国伊斯兰激进势力迫使穆斯林遵从严格教规 引发居民反抗

2017-03-10 08:27:52 据欧洲时报官方微信公号3月10日报道,在法国一些城市的郊区,伊斯兰激进势力推行的社会管制迫使穆斯林遵从严格的教规,引发部分居民的反抗。

纳蒂亚(Nadia)是一名穆斯林,她居住在法国93省的欧拜赫维利耶市(Aubervilliers)。她周围的人对报纸上讽刺穆斯林的漫画感到不快,因为它们把普通的穆斯林与激进的萨拉菲派混为一谈。纳蒂亚强调自己“首先是法国人,其次是穆斯林文化的公民”。她维护女权,创立了欧拜赫维利耶妇女无面纱组织。她并不否认萨拉菲的攻击。她在路上被人称为“异教徒”,因为她没带面纱;或是在超市的出口处被男青年指责,因为她买的酸奶不“清真”。但她认为不应无视普通穆斯林面对激进势力表现出的抗争。这些像纳蒂亚一样的居民,是激进伊斯兰浪潮的首要攻击目标,同时也是抗争前线的壁垒,他们在凭借自己的力量组织着各种形式的“小型抵抗”。

“施加压力的往往是年轻人”

“你可以在斋月里穿迷你裙散步或是吃火腿三明治,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在你身上!”纳蒂亚向我们肯定地说。“反之,如果你外表看起来是马格里布人(西北非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三国),你就有麻烦了。因为这些萨拉菲想要穆斯林服从。但是今天,马格里布人已经清醒了。”

“如果只是与清真寺里的大胡子穆斯林斗争,那就简单多了。” 53岁的赫曼娜(Remadna)强调说。她是创办于2014年,位于93省塞夫朗(Sevran)市“母亲警卫队”的主席。“但是人们不知道谁是街区的幕后指使者。施加压力的往往是年轻人。”无论男女,都会受到这种压力。

斋月期间,三十来岁的麦蒂(Medhi)在93省圣德尼市(Saint-Denis)市中心的一家露天咖啡座里和一个“白人”朋友平静地吃着午餐,突然听到从停在路中央的一辆轿车里传来叫喊声。两个青年只冲麦蒂说话并且侮辱他——“异教徒”、“坏穆斯林”——随后驱车离去。“我长着一张穆斯林的脸,但我不是穆斯林”,他大发雷霆,“即使我是穆斯林,也别打搅我!”就在发生这幕景象的咖啡店十几米开外的一家餐馆里,餐馆老板在2016年遇到一伙穿着卡米斯(穆斯林男性穿的一种长袍)的青年前来要求他停止在自己的店里卖酒。

在圣德尼市,如同其它的很多郊区地方,这种现象在不断蔓延,激进的宣传无处不在。比如,在圣德尼市市中心的一家穆斯林书店,书架上摆满了儿童读物。(十卷本的《先知的生活》、给青少年阅读的《古兰经》……)以及教导情侣的著作。比如《我爱我的丈夫》,就列举了《57个增强你的丈夫的爱的方法》,这些方法包括“满足他的欲望、为他服务、不要对他大声说话、称赞他的人品、经常说“是”……

“宗教的内部战争”

在伊斯兰哲学思想的书架上,有塔里克·拉马丹(Tariq Ramadan)的全集,作者据信与穆斯林兄弟会关系密切。这差不多就是书店里仅有的理论著作。像主张宗教间对话的伊斯兰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穆罕默德·阿库恩(Mohammed Arkoun),或是为《伊斯兰教的启蒙》辩护的伊斯兰研究学者与评论作者阿卜杜勒瓦哈卜·梅德卜(Abdelwahab Meddeb),他们的书是找不到的。“但是我们可以为你订购这些书”,书商面露忏悔的神情建议道,随后提议了另一种选择:沙特国王费萨尔的前法国医生莫里斯·比卡伊(Maurice Bucaille)(《圣经、古兰经与科学》),根据他的说法,只有《古兰经》才与现代科学理论并行不悖。

不远处,在一家妇女社区服装店里,年轻的女售货员披着黑色的穆斯林长袍,向一名8岁的小女孩推荐一件镶有金属小圆片装饰的黑色长袍,以及多种颜色、式样的头巾。“如果她做祷告,并且要去古兰经学校,应该给她备一件”,她建议说。

“这是一场伊斯兰宗教的内部战争”,伊斯兰研究学者马蒂厄·吉德尔(Mathieu Guidère)解释说。“激进的伊斯兰教义各流派相互竞争争取信徒,很难逃避。”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抵抗,如同里昂大区的这些信徒。2014年,一伙年轻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由一名54岁的头目带领,试图渗透进乌兰(Oullins)镇的清真寺。他们在门前发放传单,攻击信徒,成群结伙占领前排,甚至顶撞上了年纪的人……最终信徒们堵在清真寺的入口处以禁止他们入内。“几个留大胡子、好斗的小伙子自以为是学者”,乌兰市镇清真寺伊斯兰指导协会的阿哈迈德·拜莱(Ahmed Belhay)记得这件事。“一开始,我们试着和他们对话来解决问题,但他们什么也听不进,无法对话。我们只好决定摆脱这些人。”

根据制定于1905年的关于教会与国家分离的法律的第31和32号条款,“以威胁、殴打或是暴力侵犯宗教信仰自由”属于违法行为,清真寺负责人据此提出了控告。这尚属首次。2015年,乌兰镇清真寺伊斯兰指导协会维权获胜,带头闹事者被判罚1500欧元,从此那帮闹事的人从乌兰清真寺销声匿迹。“即使这不容易,面对这些人,就应该坚持行动,态度要坚决”,阿哈迈德·拜莱继续说道。

转年,在2016年,里昂的杜切尔(La Duchère)街区清真寺被当做了原教旨主义者攻击的对象。“这次事件涉及到街区里一伙信奉萨拉菲派的青年想阻止一名伊玛目用法语布道”,罗纳-阿尔卑斯大区穆斯林宗教信仰地区理事会主席阿卜杜勒卡德尔·本迪迪(Abdelkader Bendidi)讲述道。在某天,这伙青年力图在清真寺入口前贩卖伊斯兰服装,清真寺协会主席报了警,然后提出控告。“社区都动员起来抵制他们的强卖,我们让他们明白我们不会让步,区长和国家是我们的后盾,这伙青年就离开了。”

“第一代移民总想着故乡,第二代寄希望于法兰西共和国,第三代则寻求一种特殊群体归属感”,伊斯兰研究学者哈希德·本泽(Rachid Benzine)分析道。“群体内部的这些分裂同样存在于家庭、学校……,群体的压力从此通过宗教这种间接方式表露。”“并不一定是男性强迫女性带上面纱”,“母亲警卫队”的赫曼娜强调说。“今天,很多女性选择面纱是为了生存,为了在街区里有一席之地,获得一种地位。年轻男子们也承受着这种社会压力,想要证明自己是好穆斯林。”

“流行现象”

15岁的斯坎德(Scander B.)用了好几周时间才敢反抗。他在法国南方蒙彼利埃市圣马丁(Saint-Martin)街区的一家公立高中读二年级,他是穆斯林信徒,但是很少参加宗教活动。最近,他看到童年的玩伴们接受了新的宗教习俗。在2016年的斋月期间,他感觉必须得躲藏起来才能在白天吃饭。“他们对我保证说他们从8岁开始就在守斋,但是我从没见他们这么做过”,这名青少年讲述说。

在父亲的支持下,他决定向玩伴们承认他不守斋。他们很吃惊,斯坎德自信地反驳道:“这不关你的事,这是我和真主之间的事。”“男孩们守斋,女孩们下课时戴上头巾……其实父母并没多少变化,发生变化的是年轻人”,他指出。曾在马赛担任穆夫提(伊斯兰教教法说明官)的苏易卜‧班庆克(Soheib Bencheikh)说:“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现象,一种趋势,一种显摆,要表现自己不忘本。但这会过去的……”

前提是必须既接地气,又能占领理论高地。对于法国伊斯兰组织联盟(UOIF,主要穆斯林联盟之一,亲近穆斯林兄弟会势力)或是法国反对仇视伊斯兰社团(CCIF)这样的组织不能让步,许多温和派穆斯林认为,上述组织将所有不赞成他们的意见一概斥为伊斯兰恐惧症(islamophobie),这样就不可能有什么对话。

2016年12月18日,几个协会与社团第一次决定联合起来反对纳蒂亚所形容的这种“压路机”。欧拜赫维利耶妇女无面纱组织、“母亲警卫队”、圣德尼政教分离观察所……带着横幅标语——“政教分离使人们集合,社群隔离使人们分裂”,在那个寒冷的早晨有二十多个人在圣德尼职业介绍所门前有节奏地高呼口号,表达他们的愤怒,“够了,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全世界世俗人民团结一致!”在室内,正在举行以“总统选举时期的伊斯兰恐惧症和排外心理”为主题的会议。这次会议特别召集了法国反对仇视伊斯兰社团(CCIF)以及人权联盟的成员,通告废除了“国家层面的种族主义”。这仅是迈向“表明我们存在”目标的第一步,赫曼娜逐字逐句地说,目前她致力于构建一个群策群力的网络,去反思伊斯兰激进主义的危害。

用“百分之百清真(100 % halal)”去回击

“人数不多的行动组织的总是最好”,哈希德·本泽分析道。“此外,参与同穆斯林的辩论,就是参与一场宗教辩论,并且人们口中的“温和派”大多没有神学或是历史学基础来支撑他们的辩论。”一字一句地说“伊斯兰教,就是和平与博爱”不足以使人信服。“塔里克·拉马丹钻了一个空子”,马蒂厄·吉德尔强调说。“很多面对他的知识分子都是世俗教徒。既然这样,为了能够被理解和更有成效,‘温和派’的言论应该由伊斯兰教的知识分子承担。”

阿卜杜拉里·马穆尼(Abdelali Mamoun)         

阿卜杜拉里·马穆尼(Abdelali Mamoun)曾是阿尔福维尔市(Alfortville)的伊玛目,他意识到了这一点。在他“伊斯兰教反对激进主义”的一书中,他提出了一种“反攻指南”,正如此书的副标题所指,目的是为所有想抵制原教旨主义者的演说的人——父母、家人、朋友、伊玛目、社团人员、教育家……提供要领与“百分之百清真(100 % halal)”的论据去回击激进势力,并以《古兰经》章节作为依据。

正如阿米娜塔·雅各布(Aminata Jacob)所做的事情。46岁的阿米娜塔住在93省的德朗西(Drancy)市镇,是一名社会与文化媒介协会的负责人,她10岁的儿子要求她守斋。“他的朋友们对他说我是个坏穆斯林,因为我打扮西式,不守斋……”,她讲述道。作为一个遵守教规的人,她把《古兰经》熟记于心,因此她去了儿子这七个朋友的父母家并提出疑问:“我要求他们向我列举《古兰经》中证明我是个‘坏穆斯林’的内容”。这些人中没人知道该怎样回答。“从此这些人不再说闲话,我受到了尊重,因为我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70岁的巴黎退休老人默罕德·德姆斯(Mohand Dehmous)同十五个朋友一起,用了两个月时间来计划建立一家协会参与公共辩论。这么做的目的是?宣传马赛前穆夫提苏易卜‧班庆克这样的穆斯林知识分子的言论。“像他这样的博学者们能够使伊斯兰理性主义的书本知识得到普及,使人们认清许多基于荒谬教条的信仰和习俗的真相”,他解释说。苏易卜‧班庆克承认这个计划可谓雄心壮志:“在萨拉菲派和民粹主义者之间,我自己也很难创立有效的思想体系”。但是他仍然表示乐观:“加入我们行列的人数越来越多,终有一天会见效的。”他对此很有信心。 (欧洲时报/ 赵多维 编译报道)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号“欧洲时报内参”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法国见闻
法国见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