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外媒再炒中国房产商干涉澳大利亚内政 总理下令调查是否有间谍行为

2017-06-07 14:32:17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援引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称,澳大利亚担忧国内政治可能受到中国影响。澳媒调查显示,2013年至2015年,“与中国有关联的企业和个人”向澳主要政党捐助550万澳元,这使得他们轻松地成为最大的外国捐助者。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四角”访谈节目与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进行的调查发现,澳安全情报局曾就两个亿万富翁的捐款问题对政党联盟和工党发出警告,因为两人与中国有关联。英国《金融时报》6日报道也打出“澳大利亚警告中国不要干涉澳内政”的标题。

其实,这些西方媒体,只是再次炒作华人富商黄向墨的“政治献金”丑闻,这次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也站出来表态,“正如现代中国是以坚持国家主权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一样,中国应当始终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这里面当然包括我们自己的主权”。特恩布尔还下令对本国的间谍和外国干涉法律展开大规模调查。

玉湖集团创始人黄向墨与澳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合影(图:澳洲都市报)

负责案件调查的澳大利亚总检察长乔治·布兰迪斯说,他正研究刑法中的间谍罪是否适当。

而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日再次就此事表态,称相关报道“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充斥着猜测臆想,根本不值一驳”。

黄向墨的“政治献金丑闻”是一桩“旧闻”

黄向墨是深圳地产公司玉湖集团(Yuhu Group)的创始人,拥有悉尼Eastwood商业城等地产项目的他,也是所谓“政治献金丑闻”的主角。

去年7、8月间,在中国南海问题成为国际热点时,澳大利亚反对党工党参议员萨姆•达斯季亚里(Sam Dastyari)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公开表态,呼吁澳大利亚尊重中国的南海主张,这与他所在的工党立场相悖。

后来的媒体调查称,达斯季亚里接受了黄向墨的玉湖集团捐赠的5000澳元(约合人民币2.5万元)捐款,用于支付差旅和法务费用。达斯季亚里因此辞职。

当时的“政治献金丑闻”还不止于此,观察者网去年9月报道,当时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因学术机构“澳中关系研究院”发表接近中国官方媒体的观点,而解散了该研究院的理事会,并要求研究院进行检讨及改组。

黄向墨正是时任澳中关系研究院的主席,该研究院由玉湖集团于2014年出资18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921万元)成立。

“政治献金丑闻”曝出后,黄向墨将辞去澳中关系研究院(ACRI)主席职务,玉湖集团同时撤出理事会。黄向墨当时声明称:“辞职的主要原因是媒体对政治捐赠和所谓中国影响的报道,对于我担任澳中关系研究院的主席职务作出太多非常不公正的影响... 我不希望成为对该研究所卓越工作的干扰来源。”

黄向墨2011年移居澳大利亚。自那时起,他本人、他的家人、他的公司以及玉湖集团员工向自由党和工党都捐过款。黄向墨曾与包括特恩布尔在内的多名政治人士合过影。


黄向墨2012年斥资1280万澳元买下的豪宅“山中之王”,他还拥有悉尼Eastwood商业城等地产

目前黄向墨正在申请加入澳大利亚国籍,但媒体调查指控称,在上次选举前夕,达斯季亚里的办公室4次向移民部门询问黄向墨入籍申请停滞的事情,其中有两次电话是达斯季亚里本人亲自打的。黄向墨的入籍申请目前已被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叫停。

对此,达斯季亚里5日表示,自担任参议员以来,他的办公室处理了多个国家公民提交的200项移民及入籍事务,这是他例行工作的一部分。

黄向墨在给《金融时报》的一份声明中称,那些不认识他的人决定质疑他的动机、并基于可疑的断言和影射败坏他的名声,这令人遗憾。声明称,“有人试图强化对华人在澳活动的消极刻板印象,而我致力于更积极的追求,比如投资、慈善和构建更紧密的社区关系。”

目前,黄向墨仍担任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

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网站截图(点击放大)

澳大利亚官员担心中国干涉其政治体系 华姐:根本不值一驳

根据澳大利亚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 Media)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进行的一项调查,亿万富翁黄向墨和周泽荣(Chau Chak Wing)累计向自由党和工党捐款67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3416万元)。

调查报告称,澳情报机构“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 2015年曾针对接受这两人的捐款向这两个政党发出过警告,理由是这两人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报告还称,那次警告未引起注意。

《金融时报》称,其他许多西方国家,包括美英在内,都禁止接受外国政治捐款。华盛顿方面已对中国干涉澳政治和富裕华人在北京方面向海外投射软实力的努力中扮演的角色表示了担忧。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则称,因为出现了数百万澳元外国政治捐款的问题,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的调查引起了对中国可能正影响澳大利亚政治体系的担心。

美国《纽约时报》6日报道称,澳大利亚政界中的大笔资金角色问题。澳大利亚竞选资金在很大程度上不受监管,候选人筹款没有限制,捐助或开支也没有限制。在澳大利亚宽松、不透明的竞选资金体系下,外国献金是合法的,而且难以追踪。

澳大利亚参议员的布兰迪斯近日也发表声明说:“外国情报机构进行政治干预的威胁是最严重的问题,而且现在正愈演愈烈。”

他说,“今年早些时候,总理开始了对澳大利亚间谍和外国干预法律的全面审议,他要求我负责这项工作。”

上文中提到的澳媒调查也详述了周泽荣的捐款情况。周泽荣是广州侨鑫集团(Kingold Group)董事长,这家企业集团的投资涉及地产、教育和金融领域。他已向悉尼科技大学捐款2500万澳元,用于设立奖学金和为该校商学院新建著名的“牛皮纸大楼”。他已加入澳大利亚国籍。

另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去年的一份报告,2013年至2015年,与中国有关联的企业和个人向澳大利亚主要政党捐助550万澳元,这使得他们轻松地成为最大的外国捐助者。《纽约时报》称,如何定义中国关联以及中国关联何时发挥作用存在争议。华裔人口占澳大利亚总人口的比例超过4%,华裔澳大利亚人在投资或参与政治时,总是会面临猜忌。

还有,美国国务卿昨天刚刚这么说

华姐:根本不值一驳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也被问到了相关问题。

当时有记者问:昨天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中国试图影响澳政治后,澳大利亚方面要求对间谍法以及境外政府干预问题进行调查。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华春莹答道:你昨天没有来参加我们的记者会吧?昨天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记者已经问到了这个问题,我也回答了。有关报道完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充斥着猜测臆想,根本就不值一驳。希望有关媒体能够客观看待中国的发展和中澳关系发展,多为两国人员之间加强友好交往,增进互信合作做一些有益的事情,不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种特别无谓的、没有任何意义的、而且我认为是恶意炒作的报道上来。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海外华人
海外华人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