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英国学者:英美曾是世界领导者 但现在如何适应转型的世界

2017-06-14 18:11:06

据新华社5月30日报道,在七国集团峰会结束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上月28日说,她意识到欧盟不能再完全依赖美国和英国,欧洲人的命运应掌握在自己手中。

而这种英美不再对世界,甚至仅仅西方世界有所谓“领导权”的变化,也被一些敏感的学者觉察到了。6月14日,英国《卫报》发表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担任教授的英国学者琳达·柯莉(Linda Colley)的文章《英美曾主导世界,但现在自身难保》,对目前英美及西方的状况进行了反思。以下是观察者网的编译:

琳达·柯莉发表在《卫报》上的文章截图

6月8日,大西洋两岸发生了两件事情,看起来似乎没什么联系,但有着其内在逻辑:一件事情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在国会作证,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个撒谎者;另一件事情是英国保守党在提前举行的大选中失去了议会多数党的地位。

大西洋两岸发生的这些事情,都让左翼感到鼓舞,让右翼感到事情必须有所调整(特朗普所在的美国共和党和特雷莎·梅领导的保守党在西方均属于右翼政党)。特朗普在去年的大选中没有赢得多数选民票,现在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对于特雷莎·梅来说,她提前大选的目的是为了让保守党在议会取得更多的席位,但让她失望的是,保守党在大选中丧失了很多席位。

然而,当前跨大西洋政治图景的相似性不局限于此。其他地方发生的一些事情也提醒着人们英美的衰落。几周前,肯尼亚的一条新铁路竣工通车,这条铁路是由中国投资兴建的。与此同时,在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时,中国重申了其作为应对气候变化领导者的角色。而此前,在非洲投资并修建铁路的是大英帝国,而作为另一个成功帝国的美国,也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领导角色。但现在,这样的图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很显然,英国,以及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国的逐渐收缩是由于亚洲的复兴造成的。全球的政治变化,正在对原来的盎格鲁政治秩序造成各种问题。

琳达·柯莉(图片来源:jaipurliteraturefestival.org

从一个层面上来说,特朗普和梅都曾向选民保证,他们将结束自己国家的颓势。对特朗普来说,这就是他在竞选期间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包括从中国、墨西哥等国“夺回”工作机会、削减对北约的支持,以及严控非法移民等。

出于同样的原因,梅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脱欧的副产品,而脱欧对于很多英国民众来说,就是想要控制移民,并且收回主权。很多支持脱欧的英国人至今仍然相信从欧洲“解放”的英国将会恢复元气,并且重塑其作为全球贸易领导者的历史伟绩。

正如当年的英国一样,现在的美国已经习惯了在全世界耀武扬威,对这样一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说,要从这种“荣光”上退下来,是件很难接受的事情。

此外,在英国和美国还对其制度在全球的影响力产生了怀疑。让美国引以为豪的事情之一就是其宪法是世界上最早的成文宪法之一,这部形成于1787年的宪法为很多国家的宪法树立了典范。对英国来说,虽然没有成文宪法,但是其议会政治体系对全球政治影响深远。

但现在的情况是,英美政治体制在全球的影响力正在下降,而这种下降趋势似乎不可避免。更重要的是,曾让很多国家仰慕的英美政治体制在现实中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

对大西洋两岸的英美来说,现在,全球的这些变化让右翼深感不安,然而他们提出种种解决方案,也往往是错误的。对左翼来说,他们也很难从中感到满意,因为面对转型中的世界,他们也难以为如此复杂的现实开出良方。

比如说,很多美国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孤立主义非常厌烦,他们依然希望美国能够扮演战后世界警察的角色。然而,现实是美国已经没有足够的财力和能力来支撑这样的野心了,更何况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也不会允许美国继续做世界警察。

在英国,保守党的反对者也陷入很多盲区,以及他们似乎只有理想化的想法。工党领袖科尔宾曾在竞选中号召政府应该向老年人、青年人、学校、医院、学生、地方政府提供更多资金支持。但是,这样野心也很难实现,甚至还会让当前的局势更糟。

5月25日,北约峰会期间,特朗普和梅交谈(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管未来英国政府由哪个政党领导,他们必须要面对俄罗斯的复兴,以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一个不稳定的中东,以及美国在北约的退却等等严重的问题。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考虑到英国脆弱的经济,政府根本无暇顾及国内民生。现在,英国的首要任务就是提升自己的武装力量,然而,这也需要钱。

对苏格兰和苏格兰民族党来说,最近的这些事情也提醒他们,或需要做最坏的打算了。从意识形态和知识分子的角度来讲,苏格兰独立并不是坏事,但是苏格兰同样无法独自面对急速变化的世界,更准确来说,整个西方的权力、财富和主张都面临各种各样的压力与挑战。或许,继续留在英国,是苏格兰的唯一选项。

从历史上来说,最坏的选择往往意味着对国家和人民最好的结果,很多国家甚至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对英国和美国这两个在不同时间登上世界巅峰的国家来说,其政治家还能享受一下祖上造就的荣光,尽管在现实中,这些荣耀早已不复存在。

对英国来说,“巅峰时代”早已过去,英国的政治人物必须要考虑转型,在脱欧之后,如果在新千年建立一个适应新时代的国家。

曹泽熙

曹泽熙

在观网,看懂世界。

分享到
来源:新华社等 | 责任编辑:曹泽熙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