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批评二战期间日本强征劳工 韩国制作公益广告纽约时报广场放7000遍

2017-07-05 10:30:46

据《环球时报》7月5日援引韩媒报道,在日本“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申遗成功2周年之际,一则由韩国制作、讲述该遗址强征劳工真相的公益广告3日亮相美国纽约时报广场。

韩国《先驱经济》4日称,这则视频广告时长15秒,将播放至9日,每天预计播放超过1000次,一周将播放逾7000次。

广告揭露以“明治工业革命遗址”为由,被日本申请为世界遗产的日本“军舰岛”(又称端岛)的历史真相。二战时期,那里曾是发生过日本强征邻国劳工、造成许多劳工死伤的“地狱岛”。

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播放的广告(右上):“日本军舰岛——一处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视频截图)


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播放的广告(右上):“600名被强征的劳工”(视频截图)


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播放的广告(右上):“120人死亡”(视频截图)


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播放的广告(右上):“军舰岛真正的名字是……”(视频截图)


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播放的广告(右上):“地狱岛”(视频截图)

据悉,这一广告的投放费用大约为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8万元),由5500名韩国网民和韩国电影《军舰岛》制作团队共同募资。电影《军舰岛》将于7月下旬在韩国上映,讲述了日本殖民统治时期,被日军强征的400余名半岛平民试图逃离军舰岛的故事。

策划这则广告的韩国诚信女子大学教授徐坰德表示,日本政府2年前在进行“明治工业革命遗址”申遗时曾承诺,将成立一个信息中心,让世人知道该遗址存在日本强征劳工的史实,然而日方至今没有履行诺言。

徐坰德说,投放这则广告,一方面是为了让世界更多地了解日本在歪曲历史,另一方面是以此向日本政府施压,敦促日方尽快设置有关设施,介绍“军舰岛”曾经强征劳工的史实。

军舰岛位于日本长崎,形如军舰,19世纪初发现煤矿(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朝鲜日报》称,军舰岛曾属日本三菱材料所有,三菱方面曾向被其强征的美国战俘和中国劳工道歉,却始终未对被其强征的朝鲜半岛劳工道歉赔偿。

军舰岛位置(图中红点处)(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当年的劳工“地狱岛” 今成“世界文化遗产”

2015年7月,“明治工业革命遗迹:钢铁、造船和煤矿”正式被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接纳如世界遗产名录。这些工业遗址分布在日本山口、福冈、佐贺、长崎、熊本、鹿儿岛、岩手、静冈8个县中的11个市。

该世界遗产被认为满足世界遗产登录基准中的以下基准而予以登录:

在某期间或某种文化圈里对建筑、技术、纪念性艺术、城镇规划、景观设计之发展有巨大影响,促进人类价值的交流;

关于呈现人类历史重要阶段的建筑类型,或者建筑及技术的组合,或者景观上的卓越典范。

“明治工业革命遗迹:钢铁、造船和煤矿”遗迹在日本分布示意图(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日本将该遗产群以“展示明治时期重工业发展历史的工业革命遗产”名义申报世界遗产名录,但是其中包含了军舰岛、旧官营八幡制铁所、松下村塾等设施,涉及到了奴役劳工、战俘和军国主义思潮等敏感话题,引发了中国和韩国的抗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会上表示,“日方申报的23处工业遗址中,有多处在二战期间使用了中国、朝鲜半岛和其他亚洲国家被强征的劳工。中方反对把日方申报的相关工业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韩国方面认为,“23处设施中,包括7处日本强征朝鲜半岛劳工的设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近6万朝鲜半岛劳工被迫在这些厂矿内从事非人劳作,以致大量人员死亡。”

同时,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在会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时,针对日本希望将“明治日本的工业革命遗产”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一事直接表明了反对态度。

日本曾掳掠大量中国劳工赴日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大量从国内征兵,以至本国劳动力短缺。为此,日本内阁于1942年11月27日正式通过了从中国“输入”劳工的决定,作为维持战时的经济体系的解决方法。

被掳掠到日本的中国劳工照片(图片来源:新华社)

据维基百科资料,日本华北派遣军向当时效忠日本的华北政务委员会下达了在中国强制征召劳工的命令。大部分中国劳工是被日军抓走,或是被日华劳务协会与华北劳工协会以哄骗的手段招来。这个系统性的强招劳工行动被日本方面称为“猎兔作战”。日军还特别在青岛设立了专门关押将要输送至日本的劳工的“劳工训练所”。

在训练所关押期间,中国人遭受到种种非人折磨,很多人冻死饿死。有的人因不满非人待遇而挑起暴动,遭到日军强力镇压。这些中国劳工除了个别人侥幸逃出训练所以外,在“劳工训练所”关押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被押上运送矿石的轮船送到日本。

被掳掠的劳工以华北地区最多,其身份中,农民最多,也包括被俘的中国士兵、警察、职员、教师和学生,大多数是青壮年。

据日本方面统计,1943年至1945年间,日本一共强行绑架169批中国人到日本,在135个工地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根据日本外务省在1946年的统计,这些中国劳工中一共有6830人死在日本。

赴日的中国劳工也进行过顽强的抗争。据中国网报道,在日本的花冈中山寮铜矿事业场,为当时称为“鹿岛组”(今鹿岛建设公司)的公司从事修改河道的苦工(实际上共有979人抵达)。由于无法承受恶劣的工作与生活环境,以及监工的打骂摧残,半年中有超过200名中国劳工死亡。

被掳劳工中的耿谆暗中组织反抗,并于1945年6月30日晚发起暴动,在耿谆的指挥下,劳工们打死监工,逃往中山寮附近的狮子森山。这次暴动震惊了日本朝野,日本政府立即出动两万军警对参与暴动的中国劳工进行围捕枪杀。

耿淳常年为揭露日本掳掠中国劳工的暴行而奔走,图为其访日时参观自己被关押过的监狱(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翌日,余生的中国劳工全部被俘。被俘的中国劳工被捆绑双手,跪在铺着石子的共乐馆广场上,三天三夜不得饮水进食,遭受日晒雨淋,侮辱毒打,死伤极多。耿谆被以主谋杀人罪判处死刑(后改判无期徒刑),另有12人被判以时间不等的有期徒刑。据事后统计,这批劳工中一共418人死于日本。

2016年11月16日,纪念中国劳工受害者的“和平友好之碑”在日本新潟县十日町市的长德寺举行了揭幕仪式和追悼仪式(图片来源:日本共同社)

关于劳工问题 日本对中美韩三国态度迥然

据新华社2015年报道,二战期间,日本共强征美国劳工约1.2万名,中国劳工约4万名,朝鲜半岛劳工近6万名,加拿大劳工约1600名。

当时日本掳掠的1.2万名美国劳工几乎全是战俘,这些美国军人被俘后被强迫进入矿山从事劳动。2015年7月,日本三菱材料株式会社向美国劳工道歉。

被掳掠到日本的美国劳工照片(图片来源:新华社)

同年,三菱材料公司计划就二战期间强征中国劳工一事向中国受害者道歉,并以基金方式补偿每人10万元,支付对象为3765人。不过事后,二战中国劳工对日索赔案律师团发布公开声明,否认与三菱和解,称其尚未真诚认罪、悔罪,所谓的“和解”全无半点诚意。

对于韩国劳工,三菱公司外部董事冈本行夫称:“当时韩国是日本帝国的领土。当时朝鲜半岛人民亦属于日本人民,根据国家总动员法,他们有义务在战争期间从事劳动。”

2014年4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在北京首次公布了二战期间日本强征中国人赴日劳工的档案,包括34282名劳工名录。

档案由东京华侨总会名誉会长陈焜旺转赠,共120袋,405份,记录了自1943年4月至1945年5月被强征赴日的中国劳工的姓名、契约书、死亡诊断书等内容。

档案显示,强征到日本的中国劳工,被分配到日本35家企业的135个作业场所,几乎遍布全日本,其中三井、三菱财阀奴役的中国劳工最多。

曹泽熙

曹泽熙

在观网,看懂世界。

分享到
来源:环球时报等 | 责任编辑:曹泽熙
专题 > 三八线之南
三八线之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