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叙利亚推特女童前往纽约推广回忆录 读者评价两极分化严重

2017-10-09 20:50:15

还记得这个小女孩吗?

(图片来源:巴娜的推特)

她叫巴娜·阿拉贝德(Bana Alabed),来自叙利亚,刚刚过了8岁生日。叙利亚内战期间,她畅通无阻地在战区发推,讲述自己对战争的恐怖以及和平的渴望,一发成名。华盛顿邮报称她为“我们时代的安妮·弗兰克”。

自去年9月开设推特账号以来,她已发布了777条推文,坐拥36万粉丝。

但近期,她的推特画风突变,业已成为了“和平”的象征。不仅如此,她还去了纽约,参加各种活动,顺便还出版了一本回忆录,名为《亲爱的世界》。

推特最火的难民 她的推文都写些什么?

2016年叙利亚内战期间,巴娜不断在战区更新推特,或是文字或是视频。她操着一口生硬的英文,对着镜头呼吁“救救难民”“救救孩子”。她置顶的一条推文写道:“这是我的最后时刻,或生或死。”

仅在战区“直播”了3个月,巴娜和她的母亲就逃到了土耳其,但她的推特并没有停止更新,主题反而更广阔了。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大概是巴娜推特中出现率最高的人。各种质问、仇恨一起在她的推文中显现出来。

“儿童因为饥饿和轰炸而死,作为总统你怎么睡得着?我很悲伤。”

“阿萨德想让我死,我会永生,为叙利亚儿童发声。”

自特朗普年初上台后,巴娜的推特也时常出现这位美国新总统的名字。1月25日,巴娜在推特po出她写给特朗普的信,要求特朗普“为叙利亚儿童做点什么”。而在特朗普颁布旅行禁令后,巴娜连发数条推特表达不满。她还亲自录制了一段视频给特朗普,在视频中,她说:“特朗普先生,你有没有感受过24小时断水断粮?想想叙利亚的难民和孩子们吧。”

巴娜写给特朗普的信(图片来源:巴娜的推特

当然,和特朗普一起遭到巴娜批评的,还有普京。

2月27日,巴娜写道:“给普京和阿萨德的信:我叫巴娜,来自叙利亚。你们现在停止轰炸,救救叙利亚的孩子。你们杀了我的朋友们,你们要去坐牢。”

巴娜写给普京及阿萨德的信(图片来源:巴娜的推特)

巴娜似乎尤其喜欢给各国政要写信。3月5日,她又给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写了封信:“您能否给叙利亚人民送来医药、医生、水和牛奶?”

巴娜写给特蕾莎·梅的信(图片来源:巴娜的推特)

既然有不喜欢的,自然也有喜欢的。马克龙和埃尔多安都是巴娜的“好朋友”。1月27日,巴娜发布了一张自己抱住埃尔多安的照片,将这位土耳其总统称作“我的朋友”。

5月12日,获得了土耳其国籍后,巴娜兴奋地po出自己和埃尔多安的合影,写道:“我是一个土耳其公民啦。”

9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中提到了巴娜,称“我想让你们听听巴娜的声音,她经历了轰炸的恐惧、面对着警察和民兵”。随后,巴娜发推感谢马克龙,并要求全世界领导人“共同促进和平”。

巴娜的每一条推特,都获得了至少上千的转发。

巴娜的纽约之行

10月1日,巴娜及其母亲来到美国纽约,推广自己的回忆录《亲爱的世界》。

推广新书之余,她还参加了各种活动。先是见了国旗仪式拒绝起立的始作俑者、橄榄球运动员科林-卡佩尼克。

随后去参观了推特纽约办公室。

之后又去了联合国总部,举着联合国小旗子对着镜头呼吁和平。

据纽约时报10月6日报道,巴娜的纽约之行格外愉快。一路上,她哼着贾斯汀·比伯的歌,滔滔不绝地谈论自己的土耳其的新学校。但当她说起阿勒颇(叙利亚城市)时,“她变得忧郁而小心翼翼”。

新书在亚马逊遭两极评价

话说回巴娜纽约行的重点——推广新书。这本新书由美国六大出版商之一、CBS集团旗下的西蒙与舒斯特公司(Simon & Schuster )出版。

封面还有J.K.罗琳光环加持——“一个有关残酷和恐惧中的爱与勇气的故事,这个孩子的经历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这便是她的证词。”

这本书已在亚马逊发售,评论两极分化得格外严重,不是五星,就直接是一星。

打五星的人被巴娜的勇气感动,认为打一星的用户都是职业喷子:

打一星的人坚决认为,这本书就是彻头彻尾的政治宣传,可怜的孩子不过是被利用了:

关于土耳其采访,故事是这样的。今年2月3日,巴娜和母亲法蒂玛接受土耳其广播电台英文采访,当主持人问“你喜欢伊斯坦布尔哪种食物”的时候,巴娜用英文回答:“救救叙利亚的孩子。”目睹了“直播车祸现场”的网友们质疑道,她真的会说英文吗?

其实从一开始,对巴娜的质疑便格外汹涌。很多人深信不疑,她不过是政治宣传的工具。在混乱的战区,根本不可能有如此畅通无阻的网络供她实时更新推特。有人甚至认为,她根本不在阿勒颇。这一切,不过是由叙利亚反对派主导、外国势力支持、甚至被她亲生父母利用的阴谋。

巴娜的母亲法蒂玛一口咬定,这个推特账户就是为救自己的女儿而开,坚决否认背后“为了宣传推广叙利亚反对派”的黑暗目的。法蒂玛对记者表示:“作为一个母亲,我知道所有父母都清楚自己的家庭需要什么。如果家徒四壁,断水断粮,(母亲)就应该做点什么。”

叙利亚内战仍未结束,代尔祖尔刚结束了3年艰苦卓绝的守城,而巴娜早已离开叙利亚,无数“和平”光环加身。她在纽约对记者说:“很多人都认识我,她们想和我合影,想采访我,我好像已经很有名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刘楚楚

刘楚楚

伏特加有三好:治感冒,助睡眠,消烦恼。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刘楚楚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