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亚洲政策转向?美媒:白宫高频使用“印太”替代“亚太”

2017-11-03 22:26:15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12天5国,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开启他上任以来第一次亚太之行。并于本月8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一个备受关注的细节是,据美联社报道,近一段时间,上至特朗普,下至美国国务卿等众多美国高官开始高频次使用“印太”(Indo-Pacific)一词以替代“亚太”(Asia-Pacific)。

美联社报道称,特朗普通过撕毁贸易协定等强硬措施力图重塑美国在亚洲的外交政策,他的政府正在赋予这个地区一个全新的名字。几十年来,从澳大利亚到印度之间广阔的海洋与大陆一直被美国称为“亚太地区”——而在该地区,美国自认为是一个“良性与稳定”的存在。

就在特朗普准备开启亚洲5国之行时,白宫的官员甚至总统本人都在不断使用“印度—太平洋”这一概念来代替“亚太”,“印太”还被冠以“自由开放的印太”(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美国亚太政策重心——东南亚转向东北亚与南亚?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当地时间周四(2日)对媒体就特朗普此次出访作说明时就使用这一概念。他当日对记者表示,总统自上任以来已经与“印太”地区领导人进行了43次通话。而特朗普本人在1日的内阁会议上的讲话也使用该词。

特朗普与印度总理莫迪 @视觉中国

美联社分析,这或许是这位共和党总统试图与其前任奥巴马保持距离所做出的努力,后者曾投入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将美国的外交政策从遭遇军事困境的中东地区转向经济快速增长的亚洲。

“毋庸置疑,21世纪是亚太时代。我们慎重作出决定把重心转移到亚太地区。”奥巴马2011年11月在澳大利亚国会演讲宣布“重返亚太”。

六年过去了,美国政府依然想要传达同样的信息。但要作出调整来应对主要竞争对手中国。据新华社报道,有美方高官透露,“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概念将是美国新亚洲政策的口号。

对于特朗普此次亚洲之行,在经贸方面,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将要求亚洲各国以双边谈判为中心,解决贸易失衡问题。在安全方面,他将呼吁国际社会积极参与涉朝制裁措施,共同应对来自朝鲜的核导威胁。

在访问的最后两站,特朗普将不参加14日举行的东亚峰会,他与东盟国家领导人将主要谈朝鲜半岛局势、传统军事合作、贸易等问题,而这些问题都不是东盟国家的兴趣所在。有评论认为,美国亚太政策的重心,正从东南亚朝两个方向偏移:东北亚与南亚。

美联社称,通过使用“印太”,美国政府希望传达出这样一个看法,那就是这个地区并不仅仅包括中国的“后院”以及亚洲“四小虎”(观察者网注:即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四国)。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两周前曾在美国智库就美印关系发表演讲中提到要提升与印度的战略关系,并对中国的崛起表示担忧。他还谈到与包括澳大利亚及日本在内的国家展开合作。

他当日在演讲中使用“印太”一词,高达15次。但美国国务院并未说明对这一概念的使用是否意味着政策发生改变。

上周,蒂勒森接连访问巴基斯坦、印度等国。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陪同蒂勒森出访的负责南亚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艾丽丝·威尔斯(Alice Wells)10月27日透露,美国希望尽快召开会议,以恢复与日本、印度及澳大利亚之间的四国对话机制。

10月25日,蒂勒森在印度与印度外长会谈 @视觉中国

但她否认这一机制是为针对中国。当时艾丽丝就使用“印太”一词表示,“这是印太地区国家间的自然发展与利益融合。”

鼓吹“自由开放的印太”针对中国“一带一路”

“印太”一词在奥巴马后期即时有提及,“自由开放的印太”概念其实也并不新。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副总裁格林(Michael Green)指出,这个概念虽然是日本首相安倍先明确提出来的,但其实是美国接触亚洲的一个相当传统的海洋战略框架,就是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海洋民主政体要联合起来。美方考虑的是希望印度成为制衡中国的一部分,尽管并没有期待印度会遏制中国。 

格林分析,白宫内部就美国的亚太战略有三种声音:第一种是蒂勒森和国安会官员现在所倡导的,美国要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海洋民主国家和朋友、盟友,塑造亚太秩序;第二种是纯粹讲美国主权、美国优先、你赢我输的交易式手法;第三是被库什纳所认可的要与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以避免美中大国冲突。格林认为,现在看来,第三种声音在白宫已经被削弱。

据中评社报道,特朗普在前两天与安倍通话时也提到“印太”,此次亚洲之行中特朗普会否就这个概念展开进一步的阐述,值得关注。

格林还对“自由开放的印太”概念提出两点质疑:第一,特朗普鼓吹“美国优先”的贸易关系,是与亚太国家在经贸上玩“零和游戏”。如果从印度洋到太平洋没有开放自由的贸易,而是视贸易赤字为敌人,如何有自由开放的亚太区域?第二,特朗普认可“自由开放的印太”概念,有利于他与安倍和莫迪搞好关系,但他对东南亚国家的手法如何?尚不明朗。 

此前当蒂勒森提到“自由开放的印太”时,有人问他指的是什么,他解释是针对“掠夺式的经济”,也就是针对中国“掠夺式”的对外贸易投资行为,矛头直指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这引起了美国一些学者的担忧。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政经项目主任古德曼(Matthew P. Goodman)指出,如果美国想在“一带一路”方面回击中国,将不是本地区所需要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费和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张克斯(Christopher K. Johnson)认为,特朗普政府高官现在提出“印太”概念,潜藏的意思是美国必须公开反对中国所做的事情。美国是可以突出自己战略中积极的元素,比如金融透明度等,但如果公开反对“一带一路”,就会成为失败者,就像当时美方反对亚投行那样“一团糟”,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对于美方批评中国对周边国家实行“掠夺性”经济政策,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日前反唇相讥:美方一些人在批评中国的时候,应该自己照照镜子,他们批评中国的话可能正是在描述自己。中国希望建立和平、稳定和繁荣的周边环境,以“亲、诚、惠、容”的理念发展同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关系。中国的外交政策和实践反覆证明了这一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中国想要主导周边地区,也不相信任何国家应当主导任何地区或者主导世界。 

对于美国通过鼓吹“自由开放的印太”,希望印度在制衡中国中发挥更大作用,崔天凯指出,在这一地区建立任何排他性集团或采取“零和”方式解决问题,均将于事无补。亚太地区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地区所有国家的发展。遏制中国不符合包括美、日、印在内的任何国家的利益。“我也不认为任何国家能够真正遏制中国”。 

李东尧

李东尧

lidongyao@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东尧
专题 > 重返亚太
重返亚太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