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俄伊土 vs. 美以沙?叙利亚来到命运十字路口

2017-11-24 20:17:24

【文/观察者网 周远方】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IS)极端主义势力似乎败局已定,但这个国家和巴沙尔·阿萨德命运,似乎来到了十字路口。

在叙利亚战场上明争暗斗的各大势力即将把博弈转移到谈判桌上,22日,多个国家分为两大阵营,分别在俄罗斯的索契和沙特首都利雅得开会,为下一步的日内瓦和谈协调立场。

叙利亚内战6年来,逐渐形成了“代理人之下还有代理人”的复杂格局,那么,各方将如何利用已有态势,进一步合纵连横,巴沙尔·阿萨德的命运又将如何?

11月20日,普京与巴萨尔在索契拥抱

“两大阵营”形成

新华社23日报道,在索契,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三国22日聚到一起,就叙利亚问题的最新进展、出路等一系列问题交换意见,并签署联合声明。刚刚在索契拥抱、感谢普京的叙利亚现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并未参加这一会议,但叙利亚外交部随后发布声明称,对三国的联合声明表示欢迎。

据俄罗斯总统网站消息,三国领导人当天在联合声明中说,经过国际社会数年努力,盘踞在叙利亚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征服阵线”等已经基本被消灭,未来俄土伊三国将继续致力于完全铲除叙境内极端组织

声明强调,实现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需要在建立包容、自由、平等、透明、叙人主导的政治进程以及举行自由、公正选举的条件下进行,俄土伊三国将对此予以协助。但一切涉及解决叙利亚危机的政治提议都不能破坏叙主权、独立、团结与领土完整。俄土伊三国呼吁叙政府、反对派以及叙国内各界代表在尊重上述原则的基础上参加将于近期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

俄土伊三国领导人会谈(视觉中国图)

同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与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联合主持叙利亚各反对派开会,旨在促成叙利亚反对派组成一个统一的代表团。

另外,以色列一位内阁部长19日首次证实,基于对伊朗的共同担忧,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进行了秘密接触。这是同为美国中东地缘战略重要支点的两国,首次有高官披露长期传言的秘密交易。同时,同时美国明确表示不会离开,美国《华盛顿邮报》22日报道称,美国计划继续驻军于叙利亚北部,并建立一个“独立于巴沙尔政府的新政权”。

沙特外交大臣朱拜尔(前左二)和联合国叙利亚问题大使德米斯图拉(前左三)

中国社科院俄欧亚所研究员李勇慧认为,当前在叙利亚问题上逐渐形成以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为一方,以美国、沙特、以色列等国为另一方的对阵格局。

李勇慧指出,美国同俄罗斯存在结构性矛盾,对俄遏制与防范的立场还远看不到松动的迹象。“美国不会放弃充当世界霸主的地位,更不会轻易让俄罗斯夺取主导中东的地缘政治优势。”

各自筹码几何?

战场上得不到的,谈判桌上也得不到,叙利亚内战6年多以来形成的格局,正是如今谈判各方篡在手里的筹码。

最新的叙利亚战况地图显示,这片约18.5万平方公里(含戈兰高地)的土地上,如今至少盘踞着4大势力,同时,土耳其和以色列还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占据了小片土地:

叙利亚境内目前局势(底图来自叙利亚最大反对派“南方前线”网站,与俄罗斯国防部立场略有出入)

据中央电视台军事评论员宋晓军在央视新闻“环球视线”节目中介绍,叙利亚政府军(红色)目前控制了该国约9.7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50%强;北方库尔德武装(黄色)控制了5.7万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约25%;盘踞在大城市和交通要道附近的叙利亚各反对派武装(绿色)控制了2.5万平方公里,“伊斯兰国”占了1.3万平方公里。

另外,土耳其控制了叙利亚境内一些边境小镇,并能够前出伊德利卜省,以色列控制了南方戈兰高地,并主张在控制线以东20公里的范围内建立安全区,经常跨越边境恐袭叙利亚境内目标。

各方控制面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但无法完全反映势力对比情况

如下图所示,叙利亚其大部分国土为无人荒漠,地形及水系分布等自然条件决定了其主要富饶地区为沿幼发拉底河地带、巴尔米拉至大马士革的商路沿线及地中海沿岸。如果从这个角度再去观察叙境内各势力占领地区(上图),不难发现,红色的叙利亚政府军虽然控制了50%的土地及大马士革、阿勒颇等一些最主要城市,但黄色的库尔德人武装不但一举划去了幼发拉底河东岸,甚至在西岸也有不少地盘;而绿色的反对派武装虽然控制面积不大,却包围了经济中心阿勒颇,切断了该城与大马士革之间的联系,也卡住了首都大马士革与巴尔米拉之间的交通要道。

叙利亚地形图与主要城市(地球知识局图)

美国继续驻军,俄罗斯年底部分撤出?

央视新闻24日报道,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日前表示,美军将在叙利亚保持军事存在,直到政治解决进程结束,对此,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军在叙利亚的身份已经接近占领军。

扎哈罗娃当天说,从国际法角度出发,美军在叙利亚的存在是非法的,其在叙利亚的行动既没有得到叙利亚政府允许,又违背了叙利亚政府意愿。

扎哈罗娃说,美防长的言论已让阿拉伯世界开始怀疑美国参与叙利亚反恐作战的真正意图。首先,在关于叙利亚政治解决进程结束的定义上,美方可以随意解释。其次,美方仍然没有表现出在反恐战争结束后从叙利亚撤军的意愿。扎哈罗娃表示,俄方一直相信美官方关于其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是以打击恐怖组织为唯一目的声明,希望美方未来能够忠于这一声明。

另据今日俄罗斯通讯社报道,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当天在俄罗斯索契表示,俄军在叙利亚的作战任务已所剩不多,今年年底部分部队有望撤出叙利亚。俄军在叙利亚的两座军事基地和部分安全设施等将保留。

对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李绍先认为,军事力量是俄罗斯当前的主要筹码,其投入也比美国多得多,因此不可能轻易撤军将已经取得的成果拱手让人。俄罗斯下一步叙利亚政策可能有很大不确定性,会根据美国的反应作出相应调整。另外,普京在阿斯塔纳已经提示阿萨德,敦促其专注于下一步政治进程,也就是说,虽然表面上说维护叙利亚统一,但实际上已经表明不会帮助阿萨德恢复国家全境。

而宋晓军表示美国也有不会离开中东的充分理由,现任国防部长马蒂斯本人自82年起就在中东打仗,从本人感情上就不可能让别人得手;其次,美国在近日已从伊拉克埃尔比勒通过公路运输大量重武器资助库尔德武装,而库尔德武装早就成立了“拉卡自治委员会”,同时也用准军事部队来管理拉卡的秩序(注:重镇拉卡附近是库尔德武装与叙利亚政府“划河而治”的少数例外之处,两岸都为库尔德武装所控制)。因此,即便在叙利亚目前是俄罗斯和伊朗得势,美国也需要通过武装库尔德来制衡。

11月20日,普京在索契送别阿萨德(视觉中国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