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联合国战争罪被告出庭期间服毒身亡 克罗地亚全国默哀

2017-11-30 21:46:52

“我不是罪犯,我拒绝接受你的审判!”

29日,因不满判决,波黑战争时期前克族武装军队高官普拉亚克(Slobodan Praljak)在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ICTY)出庭受审期间服毒身亡。

许多人不解,普拉亚克如何将这瓶毒药带入国际刑事法庭?一名律师对此表示,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普拉亚克吞下不明液体后身亡 来源:视觉中国

据每日邮报11月29日消息,到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72岁的普拉亚克是如何在被扣押期间获得这瓶不明液体的。他此前被关押在联合国的监狱中,每天经由监狱车被押送至法庭出席听证会。

不过,一名经常为战争犯辩护的律师向美联社透露,其实要将毒药带入法庭不难。著名的塞尔维亚律师菲拉表示,律师以及法庭其他工作人员的安保检查工作就和机场安检一样。安检人员会探测金属器械,没收手机;而药丸和小剂量的液体则不会受到检查。

一名检察官在30日的电话采访中表示,“根据对容器内物质的初步测试,我现在只能说里面有一种致命的化学物质”。另一些检察官表示,将对普拉亚克进行解剖,不过尚未确定具体的解剖时间。

29日,共有6名波黑战争时期前军队高官在前南刑庭受审,普拉亚克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被指控集体参与“永久驱逐波黑穆斯林”行动。法官在宣判中称,普拉亚克在1993年11月策划摧毁了位于莫斯塔尔(波黑南部城市,近萨拉热窝)16世纪的桥梁,法庭认为这对大量穆斯林人口造成了伤害。

在被判20年监禁后,普拉亚克高呼自己不是罪犯,并当场喝下了一瓶不明液体。他的律师高喊“我的委托人喝下了毒药”,随后法官暂停了听证会。

几分钟后,救护车和直升飞机到达现场。数名带着头盔和氧气罐的急救人员冲入建筑内部,对普拉亚克进行救援,并将他送往医院。

数小时后,法庭发言人宣布普拉亚克抢救无效,已经在海牙的一家医院去世。克罗地亚国家电视台报道了此事之后,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Mario Plenković)也对此事进行了确认,并对普拉亚克家人表示慰问。普连科维奇说:“我们很遗憾看到他这么做,他代表波斯尼亚和克罗地亚人民对这不公正的审判做出了抗议,我们对这一判决表示不满和遗憾。”

波黑莫斯塔,民众悼念洛博丹.普拉亚克。 来源:视觉中国

据美联社消息,正如普连科维所言,当地时间30日,数百名波斯尼亚和克罗地亚人在克罗地亚各城市广场点亮蜡烛,以纪念普拉亚克。

“普拉亚克是我们的传奇英雄,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一名曾参与波黑战争的前克族士兵表示。

克罗地亚议员则在30日为普拉亚克以及战争受害者默哀一分钟,并表示“让普拉亚克将军的死亡成为战争的最后一幕”。

克罗地亚总统基塔洛维奇(Kolinda Grabar-Kitarovic)称,全国因普拉亚克的死亡陷入悲痛中。在30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基塔洛维奇称,普拉亚克“宁愿自杀,也不愿被冠上他坚持认为自己没有犯下的罪行而活在世上。”

不过,联合国则呼吁克罗地亚等国领导人尊重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并且一同达成共识,创建良好的关系。

1991年6月起,前南斯拉夫开始解体。波黑穆斯林、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三个主要民族就波黑前途发生严重分歧:穆族主张脱离前南独立,建立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克族也主张独立,但希望建立松散的邦联制国家;塞族则坚决反对独立。1992年3月3日,波黑议会在塞族议员反对的情况下正式宣布波黑独立。4月6、7日,欧盟和美国相继予以承认。塞族随即宣布成立“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脱离波黑独立。波黑3个主要民族间的矛盾骤然激化,导致战争爆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佳璐

王佳璐

观察者网国际组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佳璐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