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沙特地质勘探局与中核集团合作 开始勘探铀矿

2017-12-19 22:19:13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世界最大产油国之一的沙特阿拉伯有个“沙特2030愿景”,到2032年建成16座核电站,装机容量达17吉瓦。但该国核工业基础较薄弱,目前正在全球范围寻求合作伙伴,从找矿开始,帮助其建立先进的核工业体系。

最近,小伙伴中国上线了。

据沙特金融门户网站Arggam.com当地时间12月17日消息,沙特地质勘探局(SGS)已经开始在哈伊勒省开展铀矿和钍矿勘探项目,该项目是由中国核工业集团与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KaCare)合作支持的,项目目标在于实现当地铀矿和钍矿的清洁和平利用。

沙特地质勘探局图

这一项目是在当地时间上周四(12月14日)正是开始运行的,沙特地质勘探局局长扎希拉-努瓦巴当日表示,“已经开始在哈伊勒省实施勘探与评估铀矿和钍矿储量的项目,项目实施期限为2年,地质局、核能与可再生能源科研中心以及中国专家团队参与勘探工作”。

他说,勘探项目的目的在于探明矿产储量,沙特发展核能将用于发电、海水淡化和开发可再生能源。今年3月,沙特地质勘探局和中国国家天然气集团公司在北京签署了一份关于矿产资源双边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今年8月,两家公司又签署了关于勘探铀矿和钍矿的另一份谅解备忘录。

他补充说,这个项目是在王储的命令下开始实施的。沙特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大规模的勘探工作。根据沙特国王今年3月访问北京期间签署的协议,中国中核集团参与勘探工作。

项目所在沙特哈伊勒省示意图

另据人民网今年9月报道,中核集团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是沙特铀矿勘探项目的总负责单位。3月中旬开始,中国铀业核地研院和有关队所近百名专家前往沙特,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对沙特9片大区、35片小区开展放射性资源勘查评价,高质量完成第一阶段野外地质调查评价工作,并圈定了多处找矿靶区,已初步证实了沙特良好的找矿前景。

“沙特项目这样大规模的‘走出去’,对于核地研院乃至中国铀业,都是第一次。从项目落地,到人员、设备、工作方案各方面,挑战还是比较大的。”核地研院院长、沙特项目负责人李子颖表示,按照合同,项目团队至少要在2年时间内落实1至2处提交普查资源量,而这一工作,国际上一般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时间紧,任务重。为了按期完成项目目标,沙特项目团队最大程度地发挥经验、技术优势,大大缩短了工程周期。

沙特项目的顺利推进,向世界展示了中国核地质工作者们丰富的经验与顽强的精神,同时也推动了整个产业链的“走出去”。李子颖指出,沙特项目所使用的仪器、设备,基本上都是国产设备,很多设备来自于核地研院。勘探项目合同的签订,同时也促成了许多仪器设备合同的签订,依托项目,实现了批量仪器设备出口。

沙特地质勘探局图

预防石油资源枯竭,沙特想发展核电

据中国核网今年8月报道,有预测指出,未来十年沙特国内的能源需求将增加两倍。目前,沙特的能源消费保持着6%-8%的年增长率。虽然作为石油生产和出口大国的地位稳固,但一些经济学家预测,如果沙特仍保持着当前能源消费的高增长率,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该国每天生产石油的2/3将被国内消耗掉。

为了防止石油资源枯竭,2010年4月,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宣布成立,负责制定和实施国家核能和可再生能源政策。当时尚未建立核工业,国内目前没有任何核设施的沙特宣布,打算耗资800亿美元到2032年建成1700万千瓦核电装机容量。

但是,到了2015年1月,项目没有任何实质进展,当时的沙特政府改口称该目标可能要到2040年才能实现。2016年10月,沙特政府又表示,该国将很快选定核电厂址,并可能在未来12个月内宣布实质性的核电建设计划。沙特存在铀资源,但是长期未开展全面的勘查工作。

时间流逝,沙特在2016年推出一项庞大的经济改革计划——“沙特2030愿景”,旨在通过15年的时间,改变沙特过度依赖石油收入的现状,实现经济的多元化。根据“2030愿景”,沙特将在2032年前建成16座核电站,总装机容量达17吉瓦(GW,1GW=1000MW),届时,核能和可再生能源在沙特整体电力结构中贡献率将提高至50%。

根据该愿景,沙特首座核电站应在2020年建成。据路透社此前报道,沙特作为世界上最大产油国,将在2018年底前完成2座核电站的招标工作。

沙特地质勘探局图

沙特发展核电的政治障碍

沙特要发展核电,技术和资金可能并非主要障碍。

今年10月,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主席(即该国负责核能计划的主管)哈希姆·本·阿卜杜拉·亚马尼(Hashim bin Abdullah Yamani)表示,沙特为发展核电,将自主生产浓缩铀,实现核燃料的“自给自足”。

彭博社援引三个匿名消息源称,美国政府“鼓励”沙特考虑美国公司竞标建造核反应堆,并且“可能允许(沙特)铀浓缩活动”。

据《国际能源参考》12月3日报道,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当日与美国能源部长佩里在利雅得会晤,双方就深化能源、环境、石化投资和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合作展开了讨论。路透社称,沙特已邀请美国公司参与其民用核能发展计划。

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在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沙特将推进核能技术发展,但无意用于军事,只会坚定致力于民用。我们不仅对军用核技术不感兴趣,还将积极促进其它国家参与《核不扩散协议》。防止核材料扩散对沙特、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十分重要。

今年5月,特朗普持弯刀与沙特国王共舞(视觉中国图)

美国《蒙特利周刊》指出,美国政府曾与沙特就向后者提供核技术一事进行过谈判,但由于沙特不愿承诺采取一些保障监督措施,防止将这些技术用于发展武器,导致谈判破裂。

为防止核扩散,美国很早就致力于“中东地区无核化”,只对以色列是否拥核态度暧昧。

以色列“被默认”拥有了核武器以后,引发了中东地区的核军备竞赛,萨达姆、卡扎菲和伊朗先后都搅和了进来。但由于美国偏袒以色列以及前苏联的解体对中东阿拉伯国家失去支持,萨达姆和卡扎菲在这场核竞赛中最终成了失败者,只有伊朗一直在苦苦地支撑。受此影响,沙特的核野心也是时隐时现。

沙特长期拒绝加入1970年诞生的《核不扩散条约》。70年代,沙特出于经济、工业和农业等方面的需要,开始对核能研究产生了兴趣,1978年试图与科威特和卡塔尔达成核合作开发协议,但最后无疾而终。沙特还曾在利雅得郊外建立过一座核能研究所,甚至还为核反应堆确定过合适的地点。

直到1988年因秘密获得射程1900公里,且适合运载核、化学和生化弹头的中程导弹事件曝光后,迫于美国威胁中止向沙特出售预警飞机和推迟4.5亿美元的军售压力,才不得不同意加入。协议以沙特加入《核不扩散条约》为代价,换取美国对沙特拥有中程导弹的默许。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防扩散高级主管克里斯托弗·福特透露,为了获得美国的敏感技术,沙特需要有所表示,让其采取保障监督是“期望取得的结果”,但美国并不坚持这样要求。

事实上,沙特希望加速核能转型以节约更多石油用于出口。法利赫表示:“沙特在核电研究方面已经达到较为先进的水平。”

但进入21世纪,沙特签署的核能合作备忘录仍寥寥无几。直到2016年4月,沙特公布的“沙特2030愿景”纲领性文件似乎预示着某种变局。

美国欲参与沙特核计划,但面临欧、俄、中等各方竞争

尽管沙特的“2030愿景”直到目前还只是一份“愿景”,但随着找矿、核电站选址、招标等工作的陆续开展,这一计划已经开始逐渐“落地”。

美国能源部长佩里12月3日透露,美国与沙特的核能伙伴关系处于早期阶段。沙特对与美国公司合作持开放态度。

路透社消息称,美国西屋电气与其它美国公司考虑组建财团,旨在参与沙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核电计划,其中包括建设2座核反应堆。这两座核电机组的总装机容量可达2.8吉瓦。不过,西屋电气还将面临中广核、西屋电气、阿海珐、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东芝和韩国电力等国际核能公司的竞争。

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日前在官网上透露,正在与西屋电气和法国电力集团进行谈判。“双方正推动商业谈判和技术讨论,同时努力解决监管和政策等问题。”法利赫强调。

另据《休斯顿纪事报》消息,在佩里访问利雅得期间,美国能源部还与沙特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开发降低化石燃料燃烧后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技术。美国能源部发布声明称,两国签署的谅解备忘录扩大至碳捕获、化学循环和氧燃烧,以及能源与水的联系等领域。

中国为与沙特核能合作也已做了多年“功课”

2012年1月,沙特和中国签署了民用核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同时,沙特与法国、阿根廷、俄罗斯、美国等国也签署了类似的协定。

2014年8月,中核集团与沙特签署了关于核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同意成立技术设计、小堆、燃料循环、工程建设和人才培训等5个工作组,深入推进合作。

2016年1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其中东之行首站沙特的国事访问。其间,在习近平与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见证下,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下称中核建)董事长王寿君与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主席亚马尼分别代表中核建和沙特能源城签订了核能合作备忘录。

2017年3月,沙特国王率代表团访问中国,宣布与中国提升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签署了14项谅解备忘录和意向书。这份协议包含35个项目的合作,价值650亿美元。其中就涉及核能、矿业等领域,包括和平利用核能事务的谅解备忘录、高温气冷堆项目联合可行性研究合作协议和铀钍矿资源合作谅解备忘录 。深度和广度均为两国外交史上前所未有。

2017年3月份双方签署铀钍资源合作谅解备忘录以后,中核集团两个月内对沙特九片区域完成了第一阶段野外地质调查工作,发展并圈定了多处找矿靶区,初步证明了沙特良好的找矿前景。目前,沙特已对野外工作验收,并对第一阶段工作给予高度评价。

3月1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沙特阿拉伯王国国王萨勒曼见证经贸、能源、产能、文化、教育、科技等领域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2017年7月,在中核集团海外开发平台的带动下,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与沙特国王科技城签署了《海水提铀技术研究合作合同》,根据协议,沙特专家将来华与中方专家开展为期两年的海水提铀技术研究合作。这也是继人力资源培训、铀矿勘探后,中核集团与沙特开展的又一项商务合作。

沙特铀钍资源合作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这为中核集团在沙特市场推进全产业链合作打下良好基础,也为中核集团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合作积累了经验,这意味着中核集团以其全球领先的矿产资源勘查、开采技术以及全产业链优势,在沙特竞争市场中脱颖而出,迈出了核能全产业链合作的第一步。

在7月17日中核集团举办的沙特铀钍资源评价项目研讨会暨中沙项目合作第一次协调委员会会议上,双方专家还成立了协调委员会,就沙特铀钍资源南北片区野外勘探成果、航空测量技术方案、航空高光谱技术方案等进行了深入交流和讨论。双方一致同意在前期工作基础上,加快推动铀钍资源调查项目和培训项目。

除了加大力度开发陆地铀资源,中沙双方还将合作的目光聚焦于海洋。目前陆地上铀的储量已被探明为有限,而海水中铀元素含量据报道高达40多亿吨。从海水提取铀,不仅具备环保的优势,从应用上看还可保障核电发展。7月15日,在中核集团海外开发平台的带动下,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与沙特国王科技城签署了《海水提铀技术研究合作合同》,根据协议,沙特专家将来华与中方专家开展为期两年的海水提铀技术研究合作。

中核集团总经理顾军向沙特能源城主席哈希姆赠送高温气冷堆模型

2017年8月,8月24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应邀对沙特阿拉伯进行正式访问。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沙特在沙特吉达市签署《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沙特地质调查局铀钍资源深化合作谅解备忘录》;与沙特国有技术发展和投资公司(Taqnia)签署了使用气冷核反应堆开展海水淡化项目的谅解备忘录。此外,沙特还与中国建立了一个联合投资基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能源战略
能源战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