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体操队前队医性侵百名女性被判最高175年监禁 受害者律师:会成历史分水岭

2018-01-25 09:20:35

【编译/观察者网 吴娅坤】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当地时间1月24日,美国密歇根州英厄姆县法院法官罗斯玛丽·阿基利娜(Rosemarie Aquilina)在位于密歇根州首府兰辛的法庭上宣布,美国奥运体操队前队医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因性侵被判处40-175年监禁(观察者网注:幅度刑,也叫不定期刑,即法官确定一个量刑幅度,监狱根据犯人表现在幅度内缩减或者延长刑罚)。

此前,有超过150名女性在法庭上表示,自己曾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被拉里·纳沙性侵。

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在法庭上(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刚刚签署了你的监禁令”,阿基利娜法官说,“我认为你直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的危险性,而且你目前仍有很大的危险性。”

此前,纳萨尔已向密歇根州英厄姆县法院承认了七项重罪,并对其利用可信的医疗身份殴打和骚扰女孩的指控供认不讳。

判决结果宣布后,纳萨尔在法庭上作了一个简短陈述,向受害者道歉,并表示,过去七天所听到的的受害者证言,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内心。

“没有任何文字能够描述我的罪恶深重”,纳萨尔说, “我想要恳求的原谅不可能用语言表达出来,在我剩下的日子里,我将把你们(受害者)的话一直铭记在心。”

但阿基利娜法官表示,纳萨尔在判决之前曾向法庭递送了一封信,在信中,纳萨尔仍在坚持为自己的医疗行为辩护,称他认罪是受胁迫的,指控他的妇女们都在撒谎。

阿基利娜法官也在法庭上朗读了这封信,“我当时是一位好医生,因为我的治疗方法总是卓有成效,现在站出来指控我的人,过去曾一遍一遍地赞美我医术……是媒体说服了她们,让她们觉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和不好的,她们对我失去了信任……就连地狱,都没有如此恶毒的女人的怒气。”

CNN说,本案在7天内共收集了156名受害者的证言,她们一个一个地叙述了她们是如何被纳萨尔以治疗运动伤害为名性侵的,她们说,纳萨尔曾告诉她们,这样的行为是“一种特殊的治疗方式”。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美国体操明星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也站了出来,她曾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长文控诉纳萨尔,“我也是拉里·纳赛尔众多性侵受害者之一,你们大多数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快乐充满活力的姑娘,但最近我的这种感觉渐渐失去,我越想把外界的声音屏蔽掉,就感觉有更大声的尖叫声发出,我并不惧怕再讲出我曾经的故事……回顾那些经历非常困难,让我伤心的是,当我为实现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梦想而努力时,我不得不反复地回到同一个我曾被性侵的训练场地。”

该案的助理检察官安吉拉·波维莱尼斯(Angela Povilaitis)在判决前说,“施害者对受害者进行虐待和性侵所造成的伤害的深度和广度是无限的。”

控诉纳萨尔施虐的受害者在法庭上哭作一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许多在庭上作证的妇女都表示,她们曾申诉过自己被纳萨尔性侵和虐待的遭遇,但她们的申诉被自己的主管组织、纳萨尔的主管组织都无视了。这些组织主要是美国体操协会、密歇根州立大学以及美国奥委会。

在庭上最后一个发言的受害者是前美国体操运动员瑞切尔·丹霍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2016年9月,她第一次在《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上将纳萨尔借治疗之名、行虐待和性侵之实的事情公之于众。

丹霍兰德在庭上仔细控诉了这些妇女所遇到制度阻碍,她说,正是这些恶的制度,使她和其他受害者陷入真正的绝望——恶的制度竟然允许虐待持续了如此长的时间。

“我们大家一起聚集起来,为自己而战,因为,如果我们自己不挺身而出,没有人会帮助我们”,丹霍兰德说。

纳萨尔还因为触犯联邦儿童色情罪,被法庭判处60年监禁。此外,他还承认,自己曾在密歇根州伊顿县进行了三起性犯罪,这三项罪行的审判结果将于1月31日最终做出。

阿基利娜法官表示,上述这三大项犯罪将会让纳萨尔永远无法离开监狱。

在本案中帮助超过100名受害妇女进行民事诉讼的律师约翰·曼利(John Manly)说:“在我看来,过去一周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可能会成为美国的分水岭,因为这些受害妇女对于这类事情有勇气站出来说话。”

几乎所有妇女在庭上作证时都表示,由于受到性侵和虐待,她们长期承受着无边的焦虑和抑郁,甚至通过自残的方式想要得以解脱。还有受害者表示,自己在被纳萨尔性侵后,再也不愿相信医生,也不愿面对自己的身体。

第一个在庭上作证的受害者凯尔·斯蒂芬斯(Kyle Stephens)表示,“性虐待不仅仅是一个会令人焦虑不安的身体行为,它改变了受害者的生活轨迹,没有人应该被允许做这样的事情。”

受害者作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CNN说,尽管纳萨尔的事情将随着刑罚的执行渐渐从公众视线中淡出,但人们更应该将注意力放在美国体操协会、密歇根州立大学以及美国奥委会身上,正是上述这些机构,雇佣了纳萨尔长达20年的时间。

在法庭上,受害者们纷纷站出来指责这些组织的沉默和视而不见——这些组织甚至想要让直言不讳者闭嘴。

受害者阿曼达·托马肖(Amanda Thomashow)说,“密歇根州立大学,我所爱、所信赖的学校,竟敢大胆无耻地告诉我,是我不明白性侵和医疗程序之间的区别……是施暴者用他的头衔和身份做掩护,侵犯了我的权利,当我明白过来究竟发生在我身上的是什么事情时,我被忽略了,我的呼号被消音了。”

美国体操协会、密歇根州立大学以及美国奥委会三家组织均否认有不法行为,并表示自己在一得知有性侵事件发生,就向相关部门报告了。

但尽管如此,上述机构仍然逃脱不了民意的制裁。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学生们正在申请州检察机关调查对该校所作出的回应予以调查,并强烈要求该校校长卢安娜·西蒙(Lou Anna Simon)辞职。

在过去的一周里,美国体操协会切断了与性侵虐待的发生地,“卡洛里牧场”训练场(Karolyi Ranch)的所有合作和一切关系,体操协会的三名领导人在压力下不得不下台。

美国奥委会执委会主席斯科特·布莱克蒙(Scott Blackmun)周三发表声明说,美国奥委会正在要求另外一些美国体操协会的管理者下台,并表示,正在考虑否决美国体操协会的国家管理机构身份。

“我们这样做是想告诉受害者们,我们对于此事是多么的难过”,布莱克蒙在声明中写到,“虽然我们已经在各种场合说过很多次了,但我知道,这仍然不够,我们对这个可怕的人给你们所造成的痛苦感到遗憾,并且抱歉,是我们,没能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让你们追求自己的运动梦想。”

“这一次,奥运大家庭确实在伤害你们的人当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吴娅坤

吴娅坤

写干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