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媒: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一片火热,巴欲借此实现经济腾飞

2018-01-31 11:55:12

由中方提供支援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项目正相继启动,该项目力争通过建设发电站、港口和高速公路,推动巴基斯坦的经济成长。

这个总投资额达6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988亿元)的巨大项目能够取得成功吗?1月31日,《日本经济新闻》将这个“一带一路(OBOR)”最前线的瓜达尔港和塔尔煤田作为典型进行了报道。

渔村变身工商业区

在巴基斯坦西南部,被石峰和沙漠包围的渔村瓜达尔正逐渐变成巨大的工商业区。在投资约4.1亿美元的1期工程中,这里建成了总长660米的集装箱码头。设有写字楼和海关等设施的贸易区也在加紧建设。该项目由大型港口服务企业中国港控(COPHC)负责建设和运营,包括约500名中国工人在内,超过千人在此工作。

巴基斯坦西南部的瓜达尔港正建设写字楼和贸易相关设施 图片来源:日本经济新闻

以配备水产加工设施和仓库等的物流中心为开端,今后还计划建设湾岸高速公路、新机场和职业培训学校等。瓜达尔港务局主席多斯坦强调,“瓜达尔港将成为外界连接阿富汗和中亚地区的中枢港,而非仅仅是贸易和物流中心。力争吸引摩托和电子零部件工厂进驻设有保税区的工业园区,将这里培育为一大产业基地”。多斯坦同时表示,“不仅中国,欧美和其他亚洲企业也能利用该港”。

开发沉睡在沙漠中的电力

塔尔煤田开发项目是与瓜达尔港并列的中巴经济走廊另一主要项目。该煤田位于距印巴边境50公里的沙漠地带。负责开发第2矿区大型露天煤矿的是由大型财阀Dawood Hercules旗下安格鲁电力(Engro)与中国机械设备工程(CMEC)等组成的合资企业。

巴基斯坦东南部的塔尔煤田第2矿区大型自卸卡车和挖掘机24小时不间断作业

在塔尔煤田,数十辆大型自卸卡车和挖掘机24小时不间断作业。甚至还有28名在巴基斯坦十分罕见的女卡车司机。

开采出的煤炭将被用于3.5公里外、正在建设的中巴合资火力发电站,电站力争2019年6月投产。1期项目的总投资额约为30亿美元。Engro的首席执行官沙姆斯丁・沙伊克(Shamsuddin Ahmad Shaikh)表示,“这将成为中巴经济走廊最大的民间投资项目”。计划将发电站扩建至11座,把发电能力从最初的640兆瓦提高至3630兆瓦。

巴基斯坦 点击查看大图

但中巴经济走廊离不开中国的投融资。 巴基斯坦需要在2020年起的5年里偿还超过70亿美元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债务和欧洲债券。对于债务缠身的巴基斯坦来说,经济走廊项目很可能成为沉重的负担。

巴基斯坦负责经济和财政政策的总理特别顾问米夫塔·伊斯梅尔表示,“(巴基斯坦的)外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0%左右,比重较低。出口和外国投资表现坚挺。今后如果能够保持6~7%的经济增速,偿债不会有问题”。巴基斯坦希望借助中巴经济走廊实现经济腾飞,不过首先必须通过坚实的经济政策确保稳定成长。

力争通过中巴经济走廊实现高速增长

《日本经济新闻》称,巴基斯坦经济此前受到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和政局不稳影响而萎靡不振,但目前正明显复苏。巴基斯坦2016年度(截至2017年6月)的经济增长率为5.3%,达到10年来的最高水平。该国央行预测,2017年度的增长率将接近6%。

经济复苏的背后是治安状况得到改善。在军方和治安部队的打击下,商业城市卡拉奇和中部的拉合尔等大城市此前几乎每月都会出现的恐怖袭击基本平息。此外,外国投资也涌入巴基斯坦。2017年度的海外投资额有望达到5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

图表来源:世界银行

在几乎被日企的垄断的乘用车市场,起亚、现代、雷诺等厂商相继宣布将进军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希望进一步提高经济增长率、跻身新兴经济体行列,决定借助友好家国中国的力量推进工业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将中巴经济走廊项目630亿美元总投资额的近8成用于建设火力、水力和光伏发电站,其余用于建设、改造高速公路和铁路。部分项目已经进入具体化阶段。

对“走廊”态度复杂的巴基斯坦

实际上,巴基斯坦方面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态度并不是一致的。《当代世界》第434期刊文指出,巴基斯坦官方认为“中巴经济走廊”对巴基斯坦意义重大,应全力予以支持;部分英语和乌尔都语主流媒体的评论相对谨慎;极少数地方党派和分离势力则批评“中巴经济走廊”未使巴基斯坦获益。

瓜达尔港 图片来源:新华社

例如,以巴基斯坦政府高级官员为代表的官方对“中巴经济走廊”表示全力支持,他们认为,“中巴经济走廊”是改变巴基斯坦命运的关键,使巴基斯坦迈入了新的时代。

以《黎明报》《战斗报》《特快论坛报》为代表的主流媒体一方面对“中巴经济走廊”的规划、意义和成果给予肯定,另一方面则指出巴基斯坦在“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中存在贷款负担重和民众参与率低等问题,若无政策、资金和技术等方面的持续支持,有关项目很难在预定时间内高质量地完成。

少数地方党派和分离势力则认为,“中巴经济走廊”冲击了巴基斯坦本土工业的发展,激化了地区间的矛盾。为反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推进,“俾路支解放军”“俾路支解放阵线”“联合俾路支军”等活跃在俾路支省的分离势力制造了多起袭击事件,试图壮大声势,扩大影响。

2017年12月17日,士兵在巴基斯坦奎达的受袭教堂外执勤。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一座教堂17日遭袭,现场发生爆炸和激烈交火,已有至少8人死亡

积极支持派对“中巴经济走廊”抱有极大热情的原因在于,它不仅对促进巴基斯坦经济发展,进一步密切两国关系以及提升巴基斯坦的区域和国际地位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还能够进一步密切巴基斯坦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关系,提高巴基斯坦国际地位。

而且,“中巴经济走廊”既促使巴基斯坦采取多种措施,维护国家安全,又增强了其综合国力,使其能够向安全领域投入更多资源,改善安全态势。

谨慎参与派认为,首先,“中巴经济走廊”在助推巴基斯坦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困扰,例如征地、融资。 其次,“中巴经济走廊”在提升巴基斯坦国际地位的同时,也使其面临更大的挑战,特别是在如何处理与印度的关系问题上,“中巴经济走廊”将使印度更不愿意在克什米尔这一敏感问题上让步。

最后,“中巴经济走廊”仍面临难以根除的恐怖主义的困扰。《战斗报》在评论中指出,“中巴经济走廊”正受到来自恐怖组织与其他极端势力的威胁。巴基斯坦各部门虽尽力维护“中巴经济走廊”的安全,但由于受到多方面因素的掣肘,极端势力仍然具备发动袭击的能力。

警惕反对派则认为“中巴经济走廊”对巴基斯坦的经济发展、政治局势和安全形势产生了负面的影响或冲击。首先,“中巴经济走廊”对巴基斯坦的巨额贷款最终需要“连本带利”还给中国,按照巴基斯坦现有的经济水平和政府的执政能力情况,它将背负沉重的债务包袱。借助“中巴经济走廊”,中国的公司、工人和商品正大量涌入巴基斯坦,这将冲击巴基斯坦的本土企业。

此外,“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者大多数是中国人,巴基斯坦民众的参与度较低,难以从中获得收益。其次,巴基斯坦中央政府正利用“中巴经济走廊”加强自身权势,损害地方利益。巴基斯坦俾路支省、信德省和吉尔吉特巴尔蒂地区代表沃贾特·哈桑(Wajat Hassan)等人认为,除旁遮普以外,巴基斯坦其他地区难以从“中巴经济走廊”中受益,特别是俾路支没有支配自身资源的权利。大批旁遮普人和中国人打着“项目开发”的旗号进入俾路支,试图淡化俾路支的身份和文化。信德省和吉尔吉特地区也难以幸免。

文章称,目前积极支持派实力最强,占主导地位,且这一优势还将进一步凸显。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李焕宇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