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国消费GDP占比连续第六年下跌,面对贸易战更加脆弱

2018-04-04 18:22:33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

中美贸易战阴云下,中国的近邻——韩国可能成为一个被忽视的受害者。

与中国类似,韩国同样是一个严重依赖出口的经济体,近年来一直与日本争夺着中国最大进口来源国的地位。

去年,韩国对中国出口了价值1420亿美元的商品,其中79%为中间产品,尤其集中在机械、电子、光学和化工领域。据韩国现代研究所(Hyundai Research Institute)估计,若中国对美出口下滑,相应的韩国对中国出口将下降大约一半。

雪上加霜的是,与中国近年来内需不断增强相比,韩国居民消费对GDP的贡献率却还在逐年下降。这意味着,一旦中美贸易战全面开打,韩国经济恐将很难找到一条替代性的发展道路。

韩国消费GDP占比6连跌

韩联社4月3日消息,韩国央行3日发布数据,去年韩国居民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48.1%,为自2012年以来的第六年下跌,数值也跌至该国有此项统计以来最低。更为严重的是,这一数据是自08年以来长期下滑趋势的延续。

投资、出口和消费是拉动一国GDP的“三驾马车”,三者在GDP中所占的比重分别构成投资率、消费率和净出口贡献率。消费率水平,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经济发展惠及国内民众的情况。

韩联社称,以往消费占比下滑很大程度上与不断增长的贸易投资有着此消彼长的关系,但最近的占比下滑更多的是工作及收入不稳定、老龄化加剧、福利制度不发达致使消费者捂紧钱袋的结果。

且与美国68.1%、英国64.9%、日本56.6、德国53.9%等其他发达国家相比,韩国的消费占GDP比重一直偏低,且新世纪以来呈快速下滑势头。

世界银行数据:10年来中、美、德、日、韩家庭消费率

来自统计网站Ycharts.com的年度数据显示(下图),韩国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居民消费对GDP贡献率呈基本逐年走低,2017年居民消费对GDP的贡献率48.1%的数据是这一趋势的延续。

从历史上看,即使1988年(87-88年全球金融危机)、1992年(英镑危机)和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等个别年份的数据,也没有低至目前的水平。

简要回顾韩国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从一个贫困农业国发展为发达工业国的历史,就可以发现,韩国的居民消费率长期以来相对偏低是其走东亚出口导向型经济体发展道路,同时高度依赖投资快速扩张的必然结果。

投资主导的韩国经济

据全球中小企业联盟网站(globalsmes.org)资料,上世纪70年代韩国经济开始腾飞是由当时大量投资流入国内重工业开始的,这一时期是韩造船、钢铁、汽车、电子、石化等工业的萌芽期,也是韩城市化进程开始加速的时期。重化工业的发展对经济拉动效果十分明显,1972-1978年韩GDP年均增长10.8%,重化工产品在出口中的比例亦由72年的21%上升至78年的35%。同期,韩发起了著名的"新农村运动",大大提高了农村地区的生产和生活水平。

当时,居民消费率水平也迅速由70%以上降到1979年的60%左右。

80年代韩经济开始自由化并开始着手进行结构调整。70年代的过度发展带来一系列问题,韩政府要求大企业进行合并重组,结构调整主要集中在汽车、重机械制造、冶炼、造船和海外工程建设领域。这一措施促使韩产生了一批大财阀加深了这些大企业集团的市场垄断。同时,韩开始银行业私有化,降低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的障碍,金融服务开始逐步走向多样和成熟。这一时期韩对外国直接投资的限制亦有所放宽,1984年修改了《吸引外资法》,取消了对外资持股比率和利润汇出等的限制,对外资的审批亦转向NEGATIVE系统。

随着日本被逼签署“广场协议”,部分高端产业和大量国际资本向韩国转移,韩国的居民消费率进一步下滑到50%左右。

90年代是韩经济逐步融入世界化进程的时期。90年代经济区域化蔚然成风,新的国际贸易体制逐步形成。韩积极参与乌拉圭回合谈判并于1995 年成为WTO创始国之一,1995年韩人均收入首超1万美元,1996年韩加入OECD,标志着韩正式进入发达国家行列。

一片繁荣的经济奇迹中,一颗定时炸弹从一开始就埋在韩国体内。投资,是小型经济体快速发展的兴奋剂,同时,在现代国际经济金融体系中,投资也是债务的同义词。

症结在于负债

韩国在80年代以来的过度经济扩张过程中,为自己攒下了不可逆的“慢性病”。

韩国大企业为实现自身快速发展不惜大举借贷进行投资,导致企业负债率居高不下,企业财务结构十分脆弱。据统计,1997年前韩企业平均负债率超过400%,30家大企业的平均负债更高达518%。外债在GDP中所占比重快速增长,1994年已接近GDP的25%,其中,短期外债所占比重极高,1996年曾高达58%,成为韩国经济体内的定时炸弹。

韩国财阀寡头是韩国经济的主角,在 30 年左右的时间里,它们的规模急剧膨胀,投资率从1963年的13.5%上升到70年代末的30%以上,1995年达到37.5%。财阀的资金来源并非源自利润积累和股票发行,而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因此,韩国财阀的资本负债率畸高。

1996年,韩国企业的平均净资产负债率为335%,财阀集团则为449%,远高于发达国家的一般水平。同期,美国这一数据为153.5%,日本为193.2%

“中等收入陷阱”一触即发。

1996年,韩贸易收支状况较差,韩宝钢铁、起亚汽车等若干大企业又相继破产,1997年10月,东南亚金融风暴爆发,韩国股市随之暴跌,韩元汇率急剧下跌,满地鸡毛……

最终在中国的“狙击”和IMF的救助下,韩国挺过了亚洲金融危机,但债务规模进一步增加。据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1998年10月数据,截止1998年3月底,平均净资产负债率由危机前的449%进一步提高到522.1%。

韩国家庭的处境也是类似,由于国内市场规模不足,韩国政府始终鼓励透支消费以拉动经济复苏,尤其是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韩国的消费者金融行业迎来“黄金期”。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韩国受到了巨大打击,不过,对于韩国的消费者金融行业来讲,却迎来的“黄金期”。

1997年制定的《专业信贷金融业法》,更是为韩国信用卡公司大举进入消费者金融的其他领域大开方便之门。虽然在经济危机的过程中,韩国信用卡的发行量略有放缓,但仍然保持个位数的增长态势,“拆东墙补西墙”(以信用卡取现,来偿还银行或另一个信用卡的欠账)成为韩国社会的流行词。

1998年2月,在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救济资金以后,韩国政府宣布废除贷款的最高利率,而这也为彼时因“负利率”而困扰的日本资金带来巨大机遇。当时日本政府指定的小额贷款年利率峰值仅为29.5%。日本欧力士、三和、SBI等多家金融企业纷纷进军韩国市场,从事小额贷款业务,而韩裔日本人创建的Apro金融更是发展成为韩国最大的小额贷款企业。

2002年,韩国成年人每人平均持有近6张信用卡,市场规模也以每年近30%的速度快速发展。以信用卡及小额贷款为首的消费者金融的急剧增长,一方面为韩国民众度过金融危机提供了短暂的便利,也为韩国金融行业隐含巨大的风险。

2002年至2004年期间,在韩国金融史上被称为“信用卡大乱”,韩国信用卡行业的问题集中爆发、坏账率高速增加。2003年,韩国民众人均信用卡持有量达到4张,人均信用卡债务达到2000美元。家庭储蓄率也从1998年的25%降到了2007年的2.5%……

但饮鸩止渴轻易停不下来,韩国仍然于2011年发生过新一轮大规模办卡潮,韩国媒体当时甚至惊呼“第二次信用卡大乱即将袭来”。

韩联社今年3月报道,国际清算银行(BIS)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韩国家庭负债规模在国内生产总值(GDP)所占的比重高达94.4%,环比上升0.6个百分点,较2016年年底的92.8%相比,上升1.6个百分点。债务偿还比率(DSR)增速位居世界第一。债务偿还比率越高,意味着负债偿还负担越重。

韩国家庭负债规模在GDP中的占比从2014年第二季度起连续14个季度上升,时长在受调查的43个国家中排第二。在此期间,该比重上升12.5个百分点。该比重高于韩国的仅有瑞士(127.6%)、澳大利亚(120.9%)、丹麦(116.8%)、荷兰(106)、挪威(102%)和加拿大(100.4%)。

韩国从2014年开始放宽贷款管制,同时下调利率,导致家庭贷款规模急剧膨胀。去年,韩国央行时隔6年5个月上调基准利率,之后家庭负债规模增长速度有所放缓。

全球经济数据库(ceicdata)网站图表:韩国2002年至2016年家庭负债率

作为对比,中国目前的率不到50%

高额负债迫使韩国家庭“以贷养贷”,消费被抑制,经济持续疲软,失业率上升,进一步降低了韩国家庭偿债能力,加速陷入恶性债务泥潭。

雪上加霜,贸易战和老龄化

除了最主要的长年透支消费导致家庭负债率节节攀升的主要原因,近期的中美“贸易战”因素,以及韩国社会长期的老龄化趋势也使情况雪上加霜。

韩国银行(央行)28日发布数据,初步核实2017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3.1%。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为2.9745万美元,今年有望突破3万美元大关。

韩联社分析称,若今年韩国经济能保三,且韩元不会贬值,人均GNI将有望突破3万美元。人均GNI是衡量一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指标,而3万美元一般被视为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标准。

但路透社同日报道称,韩国去年下半年经济表现令人失望。韩国央行当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经济在去年第四季度(10月至12月)录得2008年以来最糟糕的季度表现,主要原因是汽车出口和建筑业疲弱。

2017年第四季度GDP环比缩水了0.2%,系9年来首次季度经济增长缩水,这一迹象令人担忧。

韩国央行在去年11月加息25个基点至1.5%,这是6年来的首次加息紧缩,结果令人失望。

今年2月,韩国央行维持指标利率(KROCRT=ECI)不变 ,符合外界预期。该行认为,通胀压力温和,在全球贸易战的担忧中需保持谨慎。

韩国央行预计今年GDP将增长3%,但这一估计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对韩国存储芯片和其他制成品的需求,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令人担忧。

半导体行业是韩国支柱产业之一,这一行业也会受到中美贸易战的波及。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张茉楠4月4日接受《中国经济日报》采访时表示,当前全球产业链“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本质。现在很多产品是中国从欧盟、美国、日本、韩国进口的零部件和中间产品,通过中国加工组装再出口第三方。美国如果对中国的产品征税,对很多高科技领域的产品来说会增加中间产品零部件出口商的成本。欧盟也好,日韩也好,不管他们是否加入美国阵营,在贸易战中都不可能是旁观者,更不会产生什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结果。

如韩国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是韩国最大的中间品贸易国,中方很多高端的零部件都是从韩国进口的,再通过我们的加工制造出口到美国或欧洲,如果美国对中国进口有关产品征收10%的关税,韩国对中国的出口就有可能损失高达280多亿美元。如果再考虑到两国的经济体量,那么中美贸易战对韩国的冲击远比对中国的冲击要大。

更何况,一旦中美发生贸易战,即便不从全球产业链考虑,也能看到全球经济增长、全球贸易会受到重创,从而引发外部需求的萎缩,反过来对欧洲及其他国家和地区也会产生影响的。没有一个国家会置身于全球产业和全球贸易往来之外的。贸易战里只会双输甚至多输,没有赢家,这不是一句空话。

另据财经媒体BWC中文网2017年12月报道,目前韩国老龄化现象相当严重。该国企划财政部称,作为世界上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国家,宏观经济面临沉重负担。

韩国老龄化趋势图(彭博社

据韩媒报道,韩国行政安全部17年9月3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韩国65岁以上的人口为725.7288万人,占总人口5175.382万人的比例为14.02%,在所有发达国家中,韩国迈向老龄社会的速度已经超过日本,排在第一位。预计2026年韩国65岁以上的人口将超过韩国总人口的20%。与此同时,2016年韩国生育率为1.17%,创7年新低,并且韩国生育率还会不断下跌。

路透社称,韩国目前的债务规模达到纪录高位,而劳动力人口正在萎缩,随着利率上升,这或将在2018年打压支出。韩国工作年龄人口数量将在2018年加速萎缩,远远快于日本和美国。

韩国在2018年的经济预案中,已把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列为要务,希望更多地通过家庭消费而非出口来推动经济增长。为此已将2018年最低薪资提高16%,至每小时7530韩元(约合人民币44.9元),为近20年来的最大涨幅。

9年之内,韩国将进入“超老龄社会”的陷阱,如果说高负债是韩国社会消费不振的长期结构性障碍,中美贸易战可能成为韩国经济近期最大的外部不利因素,老龄化则可能成为压垮韩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

韩国老人在首尔宝塔公园下围棋(Terence Lim/flickr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三八线之南
三八线之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