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驻德大使履新第一小时激怒东道主 给欧盟送助攻?

2018-05-22 15:24:21

【编译/观察者网 周远方】

美国对欧洲钢铝产品关税豁免期6月1日就将到期,是否会有“贸易战”仍不明朗。

最近,特朗普不顾欧盟坚决反对立场,执意退出伊核协议。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两度访美一无所获后,接连访问俄罗斯和中国,为局势增添变数。

在这个节骨眼上,美国新任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5月8日上任。没想到,这位“鹰派”国安顾问博尔顿的老助手、曾任小布什政府驻联合国代表团发言人的外交老鸟在其履新第一时间,就激怒东道主。他以命令的口气要求德国在伊朗有业务的企业停止运营,在德国政商各界引发广泛批评。

《华盛顿邮报》5月9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8日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格雷内尔随后在推特上写道,“正如特朗普总统说的,德国在伊朗有业务的企业应当立即停止运营。

此时距他正式抵达柏林刚刚一个小时,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甚至仍在主持对这位美国新任外交官的欢迎仪式,但德国和欧洲主要政商界人士已经对他展开猛烈抨击。

格雷内尔推特截图

德国社民党党首安德烈•纳尔斯(Andrea Nahles)表示,“我的任务并不是教导别人,尤其是美国大使,什么是外交艺术。但看起来这位确实需要一些辅导。”社民党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内阁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负责事务包括外交。

左翼党派“林克党”则敦促默克尔政府立刻正式召见格雷内尔。

当时德国外交部和政府发言人都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跨大西洋关系权威沃尔夫冈•艾辛格(Wolfgang Ischinger)直接在推特上回应格雷内尔称,“德国人渴望倾听,但他们讨厌命令”。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欧洲其他国家的官员同样发出批评。

卢森堡外交部长让·阿瑟伯恩(Jean Asselborn)告诉德国《明镜周刊》,这条推文是“无礼的”,“这个人昨天才被任命为大使,今天就给德国企业这样的命令……这不应是你对待盟友的方式。”

德国-伊朗商会主席Michael Tockuss说:“我确信,我们的外交部将向大使表明,向德国公司提供方向或绝对威胁不是他的职责。”

格雷内尔随后再次发推为自己辩护,他说,自己的表述“能够确切表述白宫意思和要点”。

这再次引发议论。

关注国防问题的德国政治学教授德里西斯(Marcel Dirsus)在推特上回应了格雷内尔称,“这种语言对你的事业不会有任何好处,如果有影响,那也是适得其反。”

晚间新闻主播克里斯蒂安•西弗斯(Christian Sievers)问道,“这是美国派驻德国的高级外交官的某种道歉吗?”

理查德·格雷内尔曾是美国新任鹰派国安顾问博尔顿多年的助手,过去曾为小布什政府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发言人,另外,他还是目前特朗普政府中最为旗帜鲜明的同性恋。

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康斯坦策·施特岑穆勒14日就此事撰写评论称,这位新任大使在德国报到第一天就遭到柏林民众集体谩骂,他的外交使命似乎已经结束了。

格雷内尔(左)2007年开始担任小布什政府驻联合国代表团发言人

布鲁金斯学会评论截图

评论称,格雷内尔的不适当言论使许多的德国人很沮丧,他们纷纷取消对这位美国大使出席各种活动的邀请。

到底是格雷内尔高估了自己作为美国人的地位,还是当地德国批评家吹毛求疵夸大其词呢?可能两者都有。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以符合美国和德国双方共同利益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

柏林决策层的焦虑不是没有理由的,美国总统如今是一个“传统破坏者”,他越来越亲近鹰派人士,并且好不掩饰他对欧盟以及德国的蔑视。

默克尔近期两度访美均无果而终,美国高级外交官韦斯米切尔最近的柏林之行也非常糟糕,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特朗普政府似乎蔑视盟友、多边机构、国际规范和外交传统,这令德国感到失望。

综上所述,德国总理府和外交部对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的推文保持缄默(也未召见美国大使),这似乎是唯一的恰当的做法。

美国方面如何呢?格雷内尔毫无疑问处于一个微妙位置。

他可以决定自己是用“最后通牒”的语气当白宫的传声筒,还是帮助重新定义美德关系,在大国竞争时代管控分歧维持合作。

如果选择前者,格雷内尔可能很快发现周遭的沉默如挥之不去的浓雾;而选择后者,美德展开建设性对话的空间仍然很大。

另一方面,德国人也需要认识到,这位驻德大使深受特朗普和博尔顿的信任与厚爱,这对德国来说是一份礼物,也是一次机会。

坦率地说,德国站在道德高地对美国吹毛求疵的情况必须结束。所有盟友,包括美国在内,有权要求德国承担更多的责任,而且这恰好符合德国本身的利益

特朗普让欧盟丢掉幻想,决心自力更生?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和德国是铁杆盟友。特别是在奥巴马时期,美国和德国的关系达到史上最好。

但随着特朗普上台后,本着“美国优先”的精神,不断卸下自己原本承担的西方阵营领袖责任,比如收紧移民难民政策、退出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伊核协议等等。

这使得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盟越来越强调自力更生。默克尔已经在各种场合多次呼吁,不再相信美国,要走出依赖美国的怪圈,走适合自己的路子。默克尔不仅要求德国这么做,也希望欧盟国家、北约国家都这么做。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近期的表态也有此意,他说,“看看特朗普最近做的决定,让人不免会想: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但坦白讲,欧盟应该心怀感激,因为特朗普让我们丢掉了幻想。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你需要一个帮手,最终会发现,它就长在自己的手臂上

图斯克推特截图

图斯克还呼吁建立一个“统一欧盟战线”,以应对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以及对欧洲征收关税所带来的挑战。

随着6月1日钢铝豁免最后期限的临近,欧盟对永久豁免的呼声越来越大,虽然法国对德国的贸易顺差也有不满,但在对待美国的问题上,这两头欧盟领头羊统一了立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都在近日表示要求美国给予欧盟永久的豁免权,否则将会采取反击措施。

默克尔此前表示,德英法三国领导人已达成共识,若特朗普政府不在征收铝和钢铁关税上赋予欧盟永久豁免权,欧盟将准备反击。外媒分析称,如果美国不妥协,欧盟可能会对美国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包括美国产的威士忌、摩托车和牛仔裤等产品。据彭博社5月17日报道称,欧盟委员会发布一项法律,预计截至6月20日,可能对28亿欧元(33亿美元)美国商品对等征收25%的关税。该委员会还威胁称,若美国对其他欧盟钢铁产品征收25%的关税,并对欧盟的铝征收10%的关税,那么欧盟将可能在后续阶段扩大报复行动。这一表态被视为欧盟在回应美国关税措施过程中立场的进一步强化。

甚至在欧盟一向的短版,军事防务问题上,默克尔也在寻求“自力更生”。

默克尔5月12日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德国的国防既需要与北约、也需要与欧盟紧密合作。2017年欧盟达成防务领域“永久结构性合作”,这意味着欧盟成员国将逐步开展更多防务合作,以节约资源、增进效率。

不过,默克尔强调,这些合作是在北约防务之外的“补充”。在可预见的未来,德国不会参与建设一支“欧洲军”。

默克尔此番表态是对她先前言论的澄清。去年以来,默克尔在多个场合提及“欧洲人应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少德国媒体解读,德国可能与欧洲其他国家撇开北约“另起炉灶”,逐步建设一支“欧洲军”,以应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北约模糊、摇摆的态度。

同时,这一表态也为下个月将在巴黎举行的欧洲十国防长会做铺垫。法国总统马克龙已邀请包括德国、英国等国的防长与会,会上将讨论共同建设一支规模在10万人左右的部队,以推动欧洲统一的防务安全体系。

由此看来,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一边撂挑子,一边要求德国承担更多责任,而德国最近确实有在半推半就中开始挑头的迹象,媒体曝光率也陡然上升。

特朗普和他的“鹰派”官员们,对欧盟是不是也在“送助攻”呢?

格雷内尔推特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小编最近文章
美驻德大使一小时激怒东道主 欧洲:特朗普让我们丢掉幻想
日本请18国在福岛开会 施压朝鲜弃核
美国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去年亚太亿万富翁财富激增50% 人数首超北美
建行推“15万与特朗普共进晚餐”?总统竞选团队吓坏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