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顾定国、何建华:世界恐怖主义3.0时代,如何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2019-04-26 21:55:3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顾定国、何建华】

本月21日,一系列连环爆炸声在亚洲岛国斯里兰卡响起,使这个不大引人注目的国度进入全球视野。持续33小时九“炸”,造成近900人伤亡,成为自美国“911”以来令世界震惊的恐怖袭击,引发人们深度焦虑:这个变局中的世界什么时候怎样才能太平一点呢?

斯里兰卡之殇:“911”事件后最严重恐袭之一

爆炸发生前,斯里兰卡安全部门曾多次收到可能发生恐怖袭击的情报和警告,但并未采取措施及时阻止这场悲剧。南亚岛国斯里兰卡发生的连环爆炸袭击事件震惊国际社会。前期确认这场爆炸造成359人死亡,伤500多人,其中爆炸受害者包括39名12个国家的外国公民,包括1名中国公民死亡。最新消息,斯里兰卡政府将连环爆炸遇难人数,从359人下调修正为“250人至253人”。另外失联的5名中国公民,有4人疑似死亡,1名仍处失联;另有5名中国公民受伤,其中2人伤势较重。

当地时间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科伦坡北部Negombo,遭袭击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图片来源:IC Photo

国际舆论认为,这是自美国“9·11”事件以来人类所遭遇的最严重恐怖袭击事件之一,可称为斯里兰卡“911”事件。据斯里兰卡国防部称,这次恐怖袭击者“家世显赫,留学海外,经济独立”,大多数都受过“良好的教育”。路透社援引副国防部长话称,其中一位自杀袭击者曾在英国和澳大利亚学习。另外,发动袭击的当地伊斯兰组织领导人,已在香格里拉酒店自杀身亡。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23日经由它的发声渠道阿马克通讯社宣称发动斯里兰卡袭击,暂时还没有确凿证据显示"伊斯兰国"给予斯里兰卡袭击者直接帮助。不过不少反恐专家说,这轮袭击的规模、专业性和复杂程度表明,袭击者预谋相当长一段时间,而且很可能得到境外极端组织的资助和指导。

CNN-News18等外媒报道称,已确认香格里拉酒店袭击是由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扎赫兰·哈希姆(Zahran Hashim)实施,而名为阿布·穆罕默德(Abu Mohammad)的男子对拜蒂克洛教堂进行了炸弹袭击。2019年4月22日,警方发言人鲁万·古纳塞克拉(Ruwan Gunasekera)表示,目前已有58人(也有说100多人)因涉袭击而被捕。

爆炸事件发生后,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呼吁民众保持镇静,不要轻信未经权威部门证实的消息,并表示警方和军方正在进行调查,请民众配合。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在社交媒体上强烈谴责这些爆炸案,并呼吁斯里兰卡民众在此悲痛时刻更加团结。斯里兰卡21日就已经暂停了国内所有航班,并部分关闭了社交媒体和通讯服务,学校22日和23日继续停课。

为打击恐怖主义,斯里兰卡政府加强了安全防范,斯军队已部署了6300名陆军军人,海军和空军也增加了2000名军人全力参与追捕活动。国际刑警组织22日也应斯里兰卡政府的要求派遣一个小组,其中包括犯罪现场勘查、爆炸物、反恐和受害者身份识别领域专家,协助斯里兰卡政府调查。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发生后,多国政要强烈谴责,对遇难者表示哀悼,并呼吁国际社会共同打击极端主义。

背景原因及影响分析:典型国际圣战式恐袭

此次连环恐怖爆炸事件,从系列爆炸发生的时间、地点和规模来看,明显是经过事前精心策划、预谋已久、内外勾连,且是有组织的犯罪行为。

4月21日是西方传统节日即复活节。斯里兰卡虽是佛教国家,但由于曾经先后被葡萄牙、荷兰和英国殖民统治,具有很强的宗教多样性。每到圣诞节、复活节等西方节日期间,斯里兰卡都有非常浓郁的节日气氛,吸引不少西方游客。发生爆炸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肉桂大酒店和金斯伯里大酒店,都是备受外国人欢迎的高档五星酒店。爆炸发生在酒店餐厅,当时正是早餐时间,而发生爆炸的三个教堂都是当地著名教堂。

据政府相关部门初步证实,斯里兰卡本土极端组织——全国认主学大会组织涉嫌组织了此次连环爆炸,斯卫生部长拉吉塔·塞纳拉特纳22日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也认可了这一说法。

斯里兰卡内战期间,首都科伦坡等诸多地方曾发生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但是自从内战结束以后,斯里兰卡安全局势逐步向好,社会环境稳定,因此民众都不曾料到会遭遇如此大规模的连环袭击。

分析人士认为,系列爆炸事件无疑会给近年来相对平静的斯里兰卡带来重大影响,政府将会采取更多安全举措增强民众的安全感,如何平息此事对旅游业带来的冲击也将是政府面临的一项严峻挑战。斯里兰卡国家安全研究所所长阿桑加·阿贝亚古纳塞克拉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正值斯里兰卡内战结束10周年,我们曾成功击败恐怖主义,如今恐怖主义具有跨国、跨区域特点,斯里兰卡必须加强自身的情报搜集能力,才能更好地保护国内民众以及生活在这里的外国友人。

斯里兰卡恐怖袭击错综复杂,究其发生背景原因至少应该有以下几方面:

一是斯国内宗教矛盾冲突问题是本次袭击发生的主要原因之一。据英国广播公网站4月21日报道,根据2012年的政府数据,斯里兰卡全国人口超过2200万人,当中70%是佛教徒,12.6%信奉印度教,9.7%是穆斯林,7.6%为基督徒。斯里兰卡政府一度在2018年3月发出紧急状态令,因为当地发生多起信奉佛教的僧伽罗人针对伊斯兰教清真寺的袭击。据代表当地200多座教堂及教会的相关组织统计,2018年有86起针对基督徒的歧视、恐吓及暴力案件,2019年至今则高达26起。

另据法新社4月21日报道,法新社记者看到的文件显示,斯里兰卡警方负责人普朱特·贾亚孙达拉10天前曾向高级官员发布情报警告,提醒有激进组织计划对“重要教堂”发动自杀式爆炸袭击。这份警告说:“据一个外国情报部门报告,这个伊斯兰激进组织NTJ计划对重要教堂以及在科伦坡的印度高级专员公署发动自杀式袭击。”NTJ从2018年开始受到关注,因为该组织被指涉嫌破坏当地佛像。

二是从选择对象、作案手法来看,是斯境内外极端势力相互影响相互勾联所致。这次事件是典型的国际圣战式恐袭:“人弹”方式、规模大、隐蔽性强,多起爆炸连环发生这些特点都显示背后是一个有国际恐怖组织所为,也与斯里兰卡一些IS回流分子有关联。专家普遍认为,斯里兰卡的当地极端组织无力实施如此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他们应当与国际恐怖组织存在联系。

当地时间2019年4月25日,斯里兰卡科伦坡,斯里兰卡士兵、警察在街头进行安检,搜查来往人员车辆。图片来源:IC Photo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反恐专家李伟在央视节目中指出,这明显是一起境内外极端势力相互勾结而进行的爆炸事件。他指出,此次连环爆炸事件,是该国自2009年本土反政府武装被彻底摧毁以后,发生的最大爆炸袭击案。

首先,此次遭袭的教堂和五星级饭店,都是国际恐怖组织经常针对的目标,埃及、印尼的教堂,以及巴基斯坦、印尼和索马里的五星级饭店,也遭受过类似的恐怖袭击。所以,袭击目标的选择与国际恐怖主义要达到的政治目标和诉求是一样的:针对教堂,是为进一步制造宗教间的冲突;针对五星级饭店,是因为他们认为大多数外国人,特别是西方人,都会选择在发展中国家住五星级饭店。

第二,从组织策划能力上看,斯里兰卡本土很难找到有这样连续制造8起爆炸事件能力的极端组织。

第三,前不久,斯里兰卡曾经发布消息称,中东极端组织已经向斯里兰卡进行了渗透,他们在本国摧毁了一个受极端组织影响而建立的训练营。

所以,从这三个角度分析,此次连环爆炸袭击是由来自中东的极端组织,影响斯里兰卡内部极端和恐怖分子后实施的爆炸事件。另据澎湃新闻报道,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瑟也认为,此次事件很可能是外来输入的恐袭,凶手很可能是针对基督徒的伊斯兰极端组织。

三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对近年西方社会极右思潮的反弹。从科伦坡三家深受外国游客欢迎的豪华酒店和三处天主教教堂几乎同时成为了袭击目标这一现象来看,爆炸袭击可能与反西方、反基督教或反政府有关,是宗教狂热引发仇恨而来。这次斯里兰卡恐袭可能是针对此前新西兰恐袭事件的报复。3月15日,新西兰南岛城市克莱斯特彻奇的两座清真寺内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造成50人死亡。之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也发表声明,声称为爆炸案负责。

另一个可能的分析则是,10年前,北部泰米尔伊拉姆猛虎解放组织领导人被击毙后,斯里兰卡政府军结束了和该组织20多年的内战,此次袭击也与下月的10周年纪念日有一定关联。

连环爆炸事件,至少短时间内,将严重打击斯里兰卡的形象和旅游业。斯里兰卡2017年财政收入120.13亿美元,支出168.77亿美元,赤字近40亿美元,对这个南亚穷国来说,真是雪上加霜。

新动向新趋势:世界恐怖主义3.0时代

此次斯里兰卡内战结束后伤亡最惨重的恐袭,有着复杂深厚的国际国内环境,同时,如此规模和惨烈恐怖事件的发生,预示当前国际恐怖主义在逐步升级。正如北约前最高军事长官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的文章称,“世界已经进入恐怖主义3.0时代”。呈现一定新的态势和趋向,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一是从国际层面来看,恐怖主义逐渐向长期和平、治理薄弱的边缘国家渗透。对斯里兰卡来说,这很可能是一场无妄之灾。斯里兰卡虽是佛教国家,但由于先后被葡萄牙、荷兰和英国等殖民过,具有很强的宗教多样性。经历30年内战之痛后,斯里兰卡近年来努力发展经济,签证制度相对宽松,安保薄弱,很容易在反恐力量消长中成为恐怖分子的新目标。恐怖分子至少在斯里兰卡找到了同时拥有3个关键因素的目标:有信奉基督教的族群和外国人、对威胁的洞察力低、旅游业繁荣。这与5周之前发生的新西兰恐袭如出一辙。

二是反恐情报工作的严重缺失和滞后。有报道称,在此次袭击发生之前,斯里兰卡情报机关已经得到印度和美国的提醒,称可能发生恐袭,但他们却没有对此予以重视。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接受印度新德里电视台采访时承认,斯方没能正确利用其他国家提供的情报,犯了严重错误。

对于情报部门的失职,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非常气愤。西里塞纳23日晚表示,将在24小时内更换该国国防部门的负责人,在接下来的几周重组警察与安全部队。24日,西里塞纳已经要求该国警察总监和防长辞职(斯里兰卡总统办公室25日发布消息称,斯里兰卡国防部长已经辞职)。这次一系列的连环爆炸,肯定都经过长时间策划和踩点,但警方却事先毫不防备,暴露出斯里兰卡反恐情报工作的严重疏漏。根据BBC报道,一位斯里兰卡部长事后承认,安全和情报部门甚至不知谁应该对此负责。

三是宗教矛盾冲突很可能加剧。在全球化浪潮中,宗教情感的全球化成为比较突出的意识形态现象之一,这在当前尤其突出显现:宗教冲突的突发事件,通过互联网的传导和影响,在时间和空间上被大大压缩。一个地方发生了涉及某个宗教的矛盾或冲突,该宗教在其他地区的信众就通过舆论等途径参与进来,并迅速扩展和放大。每一次恐怖袭击之后,必定是再次猛烈的报复,并加剧当地的族群隔阂。一些本无联系的国家,也无奈地成为了仇恨的牺牲品。

而且,报复新西兰发生的对穆斯林的恐袭,斯官方对恐怖分子目的的这一定性印证了人们此前的担心。斯里兰卡与新西兰相距遥远,两国远无旧账,近无新仇,然而两起恐袭却形成极端分子制造的宗教仇恨联系。这种远距离的所谓“冤冤相报”过去从未以如此大的规模发生过,在全球化之前、甚至在互联网普及之前,它们都是不可思议的。各国需要高度重视这一动向对宗教关系的毒化影响。恐怖分子显然想要用带“宗教报复”标签的恐袭行动来“发动群众”,制造进一步的宗教矛盾和仇恨,想方设法搞乱世界,从中寻找扩大他们影响力的机会。

四是家庭成员聚合策划恐怖袭击增多。近年来,与近几年高密度发生的独狼式恐怖袭击不同,以家庭成员为行动单元的恐怖活动明显增多,例如美国波士顿爆炸案中的察尔纳耶夫兄弟、巴黎《查理周刊》枪击案中的阿库奇兄弟、比利时爆炸案中的卜拉欣·巴克拉维和哈立德·巴克拉维兄弟,以及印尼泗水袭击中的奥普里扬托一家,以及我国新疆地区疆独东突组织活动方式等等。随着全球“圣战”活动不断向着去中心化的趋势发展,大规模军事化行动已很难开展,而以家庭成员为主的“圣战”活动似乎正受到一些极端分子的“青睐”。

在新的反恐形势下,我们有必要对家庭暴力极端化的成因、特点及其防范进行研究和分析,比如这次斯连环恐怖袭击成员多数人接受过良好教育。更令人震惊的是,自杀式袭击者中有两人是科伦坡当地香料大亨之子。CNN称,穆罕默德的邻居及科伦坡穆斯林社区的成员表示,实施自杀式爆炸袭击的两兄弟来自于首都科伦坡最富有的穆斯林家族之一,该家族与斯里兰卡政商界精英都保有联系。

据了解调查进展的官员24日说,至少有9名自杀式袭击者,他们家庭富裕,多数受过良好教育。其中有一对"中产兄弟",两人分头进入香格里拉和肉桂大酒店,制造爆炸袭击。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其中一人的妻子在警察进入家中搜查时引爆炸弹,炸死了自己、3名警察和2名儿童。警方怀疑,儿童可能是这对夫妻的孩子,显然其妻与他们也是一伙的。

五是分散、多点、连环式的袭击方式。采用连环式的方法,以取得多点共振效应是近年恐怖袭击的主要方式之一,也是有组织犯罪的重要特点,其对社会公共安全造成的威胁也更为严重。从较早孟买发生的恐怖袭击,乃至近年法国,印尼和斯里兰卡连环恐袭事件都有相同的形式,具有影响大、危害深、职能部门防范难等诸多特性,很多案例已给我们惨痛教训,是恐怖组织期望并乐于采取行动的手段,应是我们研究防范的重点和难点。

全球反恐新警示:意识形态去极端化

随着恐怖主义活动的逐步升级,若要遏制并最终战胜它,人们不仅需要硬实力解决办法,还需要结合当前国际国内的客观情况,采取相应的反恐手段和方法。斯里兰卡恐怖袭击给全球反恐提供了新警示。

为了有效地应对当前恐怖组织及其新战略,需要从四个方面做出努力:

首先,继续把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斗争国际化,防范中东IS和基地等恐怖组织外溢化和碎片化,防止去外参加圣战的恐怖分子回流本国。

其次,需要加强国际合作,各国尤其是在情报、军事行动、外交和发展活动方面,急需制定一项消灭“伊斯兰国”组织和其他附属的全球恐怖组织的国家战略,防止恐怖分子碎片化、网络化和高度组织化。

第三,运用一切手段阻止恐怖组织利用社交网络。恐怖主义3.0将继续像全球恶性肿瘤一样蔓延,互联网的加速力则推波助澜,应充分重视互联网条件下运用科技手段打击恐怖主义。

第四,开展意识形态的去极端化,从幼儿抓起。值得思考的是,如何处理文化和宗教上的差异?当人们震惊地看到巴黎圣母院着火事件时,你会看到大部分人痛苦流涕,却有少数人哈哈大笑,幸灾乐祸。IS更是把这把大火称之为“来自真主的惩罚”。所以,如果不采取一些去极端化的措施,任由一些人成为宗教极端分子,最终我们都会成为受害者。无论是新西兰针对清真寺的恐怖袭击,还是斯里兰卡针对教堂和外国人的恐怖袭击,无论他们有着怎样的理由,都无法改变恐怖袭击是“反人类行为”这一本质。

对我国来说,目前要关注这一事件的三方面潜在影响:

一是斯里兰卡恐怖袭击事件是否加深南亚安全形势的再次恶化,对我周边安全乃至影响我国新疆形势,需要提高警惕,认真观察,防范溢出效应;

二是做深做细做好“两防”工作,防范IS衍生组织渗透威胁我国内安全。从南亚到中亚,再到中东,这些地方距离我国很近,尤其重视这些恐怖活动重点频发区域对我的现实安全威胁,我们必须着眼国际国内两个大局,充分运用包括在上合组织等安全合作平台,强化中国与相关国家的反恐合作;

三是加强安全风险评估,做好“一带一路”危机管理工作,斯里兰卡等南亚、东南亚以及周边国家是我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路径和关键带,要全力防范IS及其它恐怖组织的危害,同时,防止美国等西方大国祸水东移,推波助澜,利用恐怖组织成为阻碍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工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顾定国

顾定国

上海反恐研究中心副主任、华东师大周边研究中心研究员
何建华

何建华

上海社科院研究员、资深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世界恐怖主义3.0时代,如何做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新疆反恐白皮书,告诉西方中国做了什么
恐袭抵达摧毁欧洲的“战役临界点”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