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静仪:看伊朗女人应对性骚扰,一脸懵圈

2016-12-05 10:00:55

“XX的!最近真是诸事不顺!去巴扎买个菜的功夫居然被一个臭流氓摸了屁股!”艾丽把装菜的口袋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气呼呼地对我说道。她是我的上一个舍友,平时出门没少招色狼,但长相和身材却都很普通,也不怎么会打扮自己。

“最后怎么着?你骂他了吗?”

艾丽在我面前坐下来,翻了个白眼,“骂个屁,我刚回头喊出一个字,人就跑了!”

遇到色狼这种事,在伊朗简直再正常不过。无关长相、年龄和身材,但凡女性都有被骚扰的可能,只不过年轻貌美的姑娘遭遇劫色的几率更高一些。我在伊朗学习工作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就遇到过不下5次性骚扰。这种事经历多了,许多伊朗女性也就习惯了,再遇到时都能做到泰然自若,就像在吃饭时看到米饭里有虫子一样,恶心一阵子也就过去了。

伊朗街头性骚扰报道

性骚扰在伊朗普遍并非没有原因。伊朗是穆斯林国家,98.8%的人口信仰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法规定非婚非亲男女不得有肢体上的任何接触,因此逐渐形成了性别隔离的社会状态。一切公共设施上,都设有专门的隔离措施。诸如公交车中间设置了栏杆,前方坐男士,后方坐女士,即便在车站也要分开排队上下车;地铁后部有女士车厢,男士禁止入内;甚至健身房都按照男女分成不同的使用时段,男士每周一三六,女士每周二四日,周五公休日关门放假一天。这种性别隔离的意识也贯穿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比如在见面问候时男士不会与女士握手;即使是正在交往的男女朋友外出旅行也不能住同一间房等等。

两性隔离意识就像是一堵看不见的墙,从冰冷的法律文书渐渐渗入到每个伊朗人的生活和思想中。这种政策不仅牢牢地堵住了男女间的非分之想,也剥夺了他们正确认识彼此的机会。望而却步、求而不得,这种压抑的氛围,自然而然催生了人们对异性的好奇与幻想。他们渴望突破这层法律和道德上的约束,去感受电脑中动作片以外的、那些走在大街上的异性们的真实感触。

“我就是想摸一下,这让我有快感。”一位叫贾姆希德的色狼在被警察逮住后如是说道。去年夏天,我带领国内来的考察团组游览伊斯法罕的大巴扎。一名女客人在逛街时被伊朗男人摸了臀部,她反手抓住了这个想跑的男人,并让我赶紧叫警察。在等待警察的过程中,色狼贾姆希德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和女客人。不一会儿警察来了,让他交罚金,不然就会面临牢狱之灾。但贾姆希德一直向警方哀求,说自己失业,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根本没有钱,甚至还痛哭了起来。我的女客人嫌烦,在警察的允许下,使劲扇了贾姆希德三个巴掌,就让警察带走并处理他了。

都说女性是性骚扰的受害者,但在伊朗,被骚扰并不只是女人们的专利,甚至连男人也会遭遇性骚扰。同样由于性别隔离政策,人们发现接近异性十分困难,但与同性亲密却没有太多人管。因此在穆斯林社会,同性恋现象颇为普遍,印度、迪拜等国家都常见报道。我的伊朗男同学哈麦特就遇到好几次这种事情。

“你知道吗,我连乘出租车都不敢坐在副驾驶席。谁知道司机是不是同性恋者,会不会在换挡时趁机摸一把你的大腿。”哈麦特愤怒地向我抱怨,他经常在诸如公交车、地铁这些拥挤的地方遇到同性色狼。哈麦特将自己遇袭的原因归结到外貌上,他身材消瘦,脸上白白净净,没有太多胡子,“可烦了!只要人多他们就会瞎摸。可能是我长得就比较像同性恋吧。”哈麦特自嘲道。

性骚扰令人防不胜防,无论你裹得多严实,也总会在不经意时遭遇咸猪手。为了应对日常生活中可能遇到的骚扰,伊朗人们也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应对手段,专门对付这些屡教不改的色狼。

“只要你发现了,就大声叫,然后骂他,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紧紧抓住他不放,之后立刻叫警察!”艾丽曾经义正言辞地教过我反骚扰的办法,“反正就一个宗旨——不要怕!你要勇敢,因为他比你更害怕!”

伊朗女人是我见过在遇到骚扰时最勇敢跋扈的。她们敢打敢骂,还会高声呼喊周围的人帮自己抓色狼。她们制止色狼的关键在于抓住了色狼们的害怕心理,“敢光明正大摸我们的变态,早被抓进警察局了。”艾丽说道。

相比伊朗人,我在独自一人遇到色狼时就怯懦得多。因为在异国他乡,骂人的波斯语脏话我又往往难以启齿,因此在被骚扰时顶多狠狠瞪他们一眼,然后就害怕得迅速跑开了。也许正是因为外国人的这种恐惧与忍让,伊朗色狼们更喜欢挑外国人下手。

针对频频发生的性骚扰行为,伊朗政府绝非放任不管,而是出台了十分严厉的惩罚措施。根据伊朗法律,性骚扰按照严重程度被分为言语骚扰,身体接触和性侵犯。最低一层的言语骚扰,可被判处3-6个月监禁、500-1000万里亚尔的罚款和不超过74次鞭刑。但在实际上,性骚扰很少被法院立案。首先,需要2-4人的男性穆斯林出庭作证,仅这一条门槛就让许多被骚扰者放弃了起诉;其次,女方如果自身穿着暴露,也会遭到检方的警告,甚至有被起诉的风险;而且审理这种案件通常需要很长的周期。因此,许多女性在遭遇骚扰后往往选择庭外和解,让色狼赔偿罚金便草草了事。

对于那些确实遭遇性骚扰的女性来说,一笔赔偿金或许能让她们在物质上感受到些许安慰;但对于一些不法分子来说,赔偿金竟也成为了滋生犯罪的温床。在如今经济不景气的伊朗,有些女人失业在家,开始钻“性侵案件界定困难”的空子,以此谋生。她们被称为“碰瓷女”,即伊朗版“仙人跳”,女性依靠检举假的性骚扰获得赔偿。这种女人通常会出现在诸如德黑兰、伊斯法罕这类大城市,并且是像巴扎、广场、地铁等人流比较密集的场所。她们会在人群中悄悄选定目标,一般是衣衫整洁、看起来比较有钱的,默默移动到他的身边,再想方设法避开其他人的目光,与目标发生肢体接触。碰瓷女还要练就一手随时都能掉眼泪的功底,一旦目标中套,她就要立即装得楚楚可怜,像真的被占了便宜一样,哭喊着让周围的人帮她报警。受害者往往不愿扩大影响而选择私了,而私了的结果,就是碰瓷女开出巨额的精神和心理赔偿费用,让目标一次性结清。一些经验丰富的碰瓷女甚至会雇佣自己的男性亲戚当托儿,碰瓷女一喊报警,托儿就立刻围上来,威胁被碰瓷者赶紧掏钱了事。

真被骚扰的,即使色狼入狱、获得赔偿,也抹不去受害人心中的阴影;遭遇碰瓷的,只能选择破财免灾,有苦难言。许多伊朗人将这种乱象归结于政府的性别隔离政策。他们认为这一政策有害无益,不仅阻碍了男女之间正常的交往和了解,使人们的两性观念变得畸形和扭曲,还会让人们合理的性诉求无处伸张,进而加剧社会中性骚扰的发生频率。

“西方的国家很开放,政府即使没有这样的规定,男人也不会虎视眈眈地看着我。而我们这里,政府管得死死地,可男人的手还是要绞尽脑汁地伸进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韩静仪

韩静仪

留学伊朗,旅居澳大利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伊朗局势
伊朗局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