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静仪、王冠杰:澳大利亚师生恋和校园性侵

2018-04-12 07:45:08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韩静仪、王冠杰】

作为一名澳大利亚的大学生,你不仅可能在校园里学到先进知识,遇到相伴一生的真命天子,你很可能还会碰到令人发指的恐怖事件——性骚扰,甚至性侵。

澳大利亚大学生是性骚扰和性暴力的主要受害群体。据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去年发布的《澳大利亚大学生性侵和性骚扰调查报告》,51%的澳大利亚大学生在2016年至少遇到过一次性骚扰,而6.9%的大学生在2015年或16年遭遇过性侵。

“终结校园强奸”组织的呼吁

校园,这个本应洋溢着青春与活力气息的学术殿堂,却成为性犯罪高发的场所。报告显示,每五名学生中就有一人在大学校园中遭遇性骚扰,而1.6%的学生在校园或上下学路上曾被性侵。

“我在学校停车场准备取车回家,我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突然从背后抱住我……”詹妮弗是莫纳什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她回忆去年被性骚扰的情况,眼中充满恐惧。

对詹妮弗进行性骚扰的,正是她的同班同学。澳大利亚的性骚扰和性侵也趋向熟人作案,超过一半的受害学生表示他们认识施暴者,这些施暴者通常为其他同学。

当然,还有一部分性骚扰与性暴力发生在教职工与学生之间。

师生恋不论在哪个国家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许多学生在初入校园时都曾被男助教的魅力打动,或为女老师的美丽折服。

悉尼大学的大二学生安娜也是如此,她刚一见到她的助教老师就喜欢上了他,“天呐!我好想和他约会!”

一学期的课程结束后,安娜勇敢加了助教的Facebook,并想尽办法撩他。然而事情发展并未如安娜所料,她期待的罗曼蒂克变成了一场噩梦。

“我很快就成功了,他单独约我出来吃饭,饭后送我回家。在路上他突然抱住我,说要跟我做爱。”安娜在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脸上显示出了种种不情愿,“我费力挣脱他,打车回家的路上我还一直在发抖。”

不像大多数美国高校白纸黑字明文禁止,师生恋一旦被曝光,老师必须引咎辞职。澳大利亚高校对师生恋的态度相对开放。

在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冗长的师生关系说明中,对于老师或教职工与学生发生私人的、与教学无关的关系,最常出现的字眼是“强烈不建议”与“不鼓励”。墨尔本大学对这种关系的态度也是“应当避免发生”。

那师生恋如果被举报怎么办?卧龙岗大学的解决办法是,学校官方首先会成立小组调查情况,如若属实,老师一方会被调离与该学生相关的工作岗位,但通常不会被开除。

就老师是否可以与学生发生自愿性行为,澳大利亚大学多数没有明文规定。但部分澳大利亚学者认为,师生间任何性行为都应当被禁止,因为两者间的权力是不平衡的。

相对于学生,老师掌握着更多的权力。这种权力失衡使得学生很难在与老师的肢体接触乃至性行为上出于“百分百自愿”。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将近10%的研究生表示他们曾经受到过来自讲师或助教的性骚扰或性暴力。这一比例在本科生中有所降低,但也达到了6%。

“如果感情破裂,或出现其他情况,学生们会遭受很大损失,甚至无法完成学位。”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老师Fiona Zammit说道。

事实的确如此,无论是师生恋还是普通校园恋情,学生在遇到诸如肢体侵犯等困难时,往往不愿声张,只是独自默默承受。

调查显示,94%在大学内遭遇性侵的澳大利亚学生,和87%在大学内遇到性骚扰的学生不会做出正式投诉或报案。其中一部分原因在于受害者的恐惧和担忧心理,另一部分则在于大多数学生不知该如何投诉或报告此类事件。而学校方面,许多学生机构负责人会刻意对性骚扰的举报置之不理,在事关“师生恋”的求助上更是装聋作哑。

悉尼大学校报Honi Soit刊登了文学院学生萨曼莎的惨痛经历。她与辅导员赖特确立了恋爱关系,并发生了几次性行为。然而赖特未经萨曼莎同意,便将她的裸照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并给他的朋友炫耀。

“我去找学生事务处主任和学生服务中心的负责人,但他们跟我说要开除赖特是不可能的,这不是学校的责任。”萨曼莎说道。

在多次请求学校未果后,萨曼莎决定借助媒体的力量。然而在悉尼先驱晨报报道该事件后,悉尼大学仅是将赖特调离岗位,并未将他开除。

“他现在还在校园里,我感觉我很不安全,每天都提心吊胆!学校根本就没有提供调解,更别提劝退他了!哦天,我真的很害怕!”萨曼莎说道。

面临愈演愈烈的师生恋问题,一些澳大利亚学者开始呼吁重塑师生关系,他们希望澳大利亚大学能加强对教职工行为的监管,并呼吁政府能出台相关法规,严令禁止师生恋。

澳大利亚研究生协会主席Peter Derbyshire大力支持这一想法,他表示“这种模糊的灰色行为早就该被禁止了!”

然而一刀切的诉求也引发了不少争议。有学者提出,学校不应随意剥夺老师和学生的自由恋爱权力,恋爱和性很少会被法律法规束缚,除非性犯罪。

澳大利亚全国高等教育联盟主席Jeannie Rea认为全面禁止师生恋会对学生造成更多潜在伤害,“教职工应该明确一点,当他们的职务对学生有直接影响时,他们不应谈恋爱。但若没有权力关系,恋爱也无伤大雅。”

作为学术型机构,高校的首要作用应是教书育人。作为大学中最重要的两个群体,教师与学生因为掌握资源不同而被赋予了不同权力,但权力的不平衡不应成为教师胁迫学生做不情愿事情的理由。

任何学校都有义务保证学生福利,并为学生提供一个安全、自由的学习环境。简单的开除处罚、安抚学生或许能解决一时纠纷,但若要真正杜绝师生恋引发的不良影响,保护学生的身心安全,更重要的是提高教职工的从业门槛,并制定一系列道德准则,引导师生关系正常发展。

澳大利亚虽然社会整体情况较为开放,但其教育部门已经逐渐意识到不正常的师生关系会带来严重消极影响。无论从道德教育还是条例规章方面,学校都应该严格规范师生关系,这不仅是为确保培养出来的人才是真材实料的人才,更是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为其他群体做出表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韩静仪

韩静仪

留学伊朗,旅居澳大利亚
王冠杰

王冠杰

悉尼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中西教育
中西教育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