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静仪:我的孟加拉朋友,见证了选举乱象

2019-01-10 07:48: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韩静仪】

2018年的最后一天,对我的朋友、孟加拉国大学生莫耶尔来说,是颇为郁闷的一天。在听到大选结果后,他独自一人走上街头,拦下一辆装饰得花里胡哨的人力三轮车,绕着达卡大学漫无目的地转圈。

手机依然没有网络,短信界面还停留在昨天总理号召人们投票的短信上,周围人力自行车嘎吱作响的噪音、机动车滴滴的鸣笛声和人群的喧哗声他仿佛都听不见,“没什么好说的,所有人都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次的孟加拉大选,那就是堪比首都达卡糟糕交通状况的“混乱”。2018年12月30日,孟加拉举行了第十一届国民议会选举,总理谢赫·哈西娜领导的人民联盟在大选中以压倒性优势胜出,赢得了议会中300个待选席位的288席,如愿连任她的第三个总理任期。

今年72岁的哈西娜,从小便是孟加拉政坛的宠儿。她的父亲谢赫·穆吉布·拉赫曼是孟加拉的开国元勋和首任总统,被尊称为孟加拉国父。哈西娜继承了父亲的政治基因,从小便对政治有着超乎常人的兴趣。在她27岁那年,父亲在孟加拉的一次军事政变中被暗杀,哈西娜因为身在西德幸免于难。父亲之死,让哈西娜决心投身于政治中,并用比父亲严厉百倍的政治手腕整肃孟加拉政坛。

然而哈西娜的铁腕政治却没有为她在世界政坛博得美名,相反却广受诟病。自她从2008年再次赢得组阁权并担任总理以来,内阁多次被媒体曝光贪污腐败丑闻,此外还被批评随意抓捕记者、社会活动人士甚至普通市民。

比起从容应对前几年各界的批评之声,哈西娜的2018年从始至终都如坐针毡。无论是首都达卡还是偏远区县,大大小小的游行示威接连不断。人们对政府的不满愈加严重,主要原因有两个:政府公职配额固定导致的阶级流动固化,年轻人没有晋升渠道;频频发生的交通事故和交通部门的贪赃枉法,导致人们对道路安全的深刻担忧。

这一次大选结果出炉后,哈西娜依然被各界抨击“竞选舞弊”、“操纵选举”。这些指控的声音并非空穴来风。在大选前夕,孟加拉各地多次发生暴力事件,其中最严重的一次造成了17人丧生,这起事件据悉与政府冲突相关。同时,孟加拉主要反对党民族主义党(BNP)认为,本次大选有严重的舞弊行为。

在投票方面,反对派首先指出投票站在计票时速度过快,“根本不像是一张一张数出来的”;其次,投票点在午饭时间关闭休息,这一段没人监控的时间完全有可能造假;再者,由于没有独立的第三方监控,投票点的违规投票行为也屡屡发生。

孟加拉街头  图为作者自摄

BBC报道,在吉大港的某一投票点甚至发生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投票尚未开始时,箱子里就已经塞满了选票。也有选民抱怨,“拿到手的选票上就已经印上了执政党的标志,投票站的官员还不停指示人们投给执政党。”

据孟加拉媒体报道,在大选期间,哈西娜政府派出了60万名安保人员,进行投票点的秩序维护。同时,为避免发生冲突,孟加拉电信监管委员会从大选前一天就切断了该国的3G和4G网络,直到大选结果出炉后也尚未完全恢复。


大部分反对派候选人因为被恐吓、袭击、逮捕而没能参选,也有小部分异议人士在选举期间被捕入狱。民族主义党办公室的统计显示,截至12月26日,至少有12923人在共计2833次针对反对派人士的袭击中受伤。

孟加拉最高法院的一位法官,是法律界知名人士,但同时也是反对党民族主义党的成员。12月26日,他在最高法院办公室正常办公时,突然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带走,被关进孟加拉中央监狱,一关就是14天。警方给出的正式逮捕理由是,“参与反对党的竞选活动”,然而党派可自行组织竞选活动这一条却是被孟加拉宪法允许的。直至1月8日晚上8点半,这位法官才被释放。

孟加拉国最高法院  图为作者自摄

莫耶尔回忆投票日那天的情景,早上10点,达卡西边的一个投票点已是人山人海,选民们排着长队准备投票,围绕着选民的是一圈警察。“我当然是要投给民族主义党的,但当我写好选票准备扔进投票箱时,旁边的负责人看了一眼我的选票,退回给我,让我再好好想一想。”

针对社会各界对本次大选公正性的质疑,哈西娜的回答显得游刃有余,她在接受采访时泰然自若地表示,“这次大选是完全自由的,是绝对不受干扰的,这毫无疑问。”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面临这样的质疑。由于对选举委员会的腐败及独立性不满,民族主义党领导的主要反对党联盟抵制了2014年孟加拉大选,哈西娜也因此取得胜利,获得国民议会78%的席位。

尽管哈西娜政权一直被诟病为威权主义政府,但反对党民族主义党似乎也没有高洁到哪里去。该党的前领袖,也是孟加拉前总理卡莉达·齐亚,在去年2月因为被控在任总理期间贪污孤儿院的信托基金而被判处5年监禁。反对派认为这是哈西娜的政治诬陷,但腐败作为一种常态,确实在孟加拉四处横行。

当然,哈西娜的连任除去政治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是民心所向。自从2010年以来,孟加拉的经济一直稳定增长,增速都保持在6%以上。首都达卡见证了该国经济渐渐步入正轨,国外旅客不断增加,越来越多包括万豪在内的国际连锁酒店入驻孟加拉,还有街边鳞次栉比的名牌汽车店、手机店,无不昭示着这个国家蓬勃的成长。哈西娜在任期间,孟加拉的贫困率也有所下降,这些都成为人们支持哈西娜的理由。

此外,哈西娜政权还一直深受印度盟友的支持。当然,这一点也总是被反对人士诟病,反对派领袖甚至称哈西娜是“印度的傀儡”,正在把孟加拉逐步变成“印度的后花园”。由于三面被印度环绕,孟加拉在如河流等自然资源上受制于印度,在地缘上不得不与大国印度交好。

如果说哈西娜曾经的外交策略是一味讨好印度,那现在的她可以说是多了一种外交选择。随着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被亚洲各国广泛接受,中国的影响力在东南亚诸国不断深入,印度政府深感中国日益强大的威胁,试图筑起一道防御线来抵御中国的影响。

为防止在大国博弈间出现后院起火的风险,孟加拉一度成为印度试图掌控的对象。但随着中国在巴基斯坦、缅甸、斯里兰卡等国的基础建设领域投资和援助的不断增加,贫穷亟需发展的孟加拉分外眼红。

同为人力资源大国,孟加拉政府一直想向中国取经,希望将人口优势化为经济发展的动力。因此,近年来,孟加拉的外交策略正从过去的一边倒转向在中国和印度两个亚洲大国间博弈。

虽然哈西娜连任在孟加拉国内掀起了腥风血雨,但对于中国来说,这至少不算一个坏消息。对于中国伸出的橄榄枝,哈西娜一直接受得小心翼翼。在她的下一个任期,哈西娜仍然会采取左右逢源的态度,在不惹恼印度的前提下与中国开展合作。而中国也可以积极回应孟加拉期待经济发展的愿望,促进两国关系的深化,并进一步促进两国民心相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韩静仪

韩静仪

留学伊朗,旅居澳大利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红焰
作者最近文章
我的孟加拉朋友,见证了选举乱象
澳大利亚“闪电政变”,中国该如何应对
校园性侵:没有严规,澳大利亚就是“榜样”
曾爆发危机的美国大使馆 现在什么样
在悉尼被自行车撞了几次,这锅政府背不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