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静仪:在德黑兰亲历“革命40周年”游行

2019-02-14 08:36:3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韩静仪】

就在刚刚过去的2月11日,我以旁观者的身份参与了一场规模庞大的游行。在革命大街的喧天锣鼓和鼎沸人声中,伊朗人民度过了伊斯兰革命胜利的第40个年头。挥舞着国旗的人们从伊朗全国各地赶来首都,共赴一场32万人齐聚的盛会。

在伊朗断断续续待了四年时间,我也参加过两三次类似的活动。事实上,在每年2月11日举行全国性大游行已成为伊朗的惯例,自1979年革命成功后从未中断。但这次游行,据说和此前都不一样。

如果说前几年的游行是一种类似“逛庙会”的集体庆典,那这次的纪念活动无疑被伊朗官方赋予了更多政治含义。不仅因为今年是40这一整十数年,更因为在当前特朗普撕毁伊核协议,重启对伊制裁的严峻环境下,伊朗面临政治与经济的双重危机,伊斯兰政府急需一场全国性盛会对外彰显伊朗民族的凝聚力,对内提振人民的自信心。

早在1月初,德黑兰的大街小巷就布满了关于这次游行的宣传标语。由于这次游行事关重大,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旗下的各个宣传机构都各显神通,以最大程度号召人们参与游行为宗旨,在多个社交媒体联合发力,设计了诸如“我来参与游行,是因为……?”这类互动话题,把参与游行同爱国、爱政府联系在一起。

革命胜利日当天,伊朗全国都会举行大游行,但首都德黑兰的规模最大,也有政府高层出席讲话。游行路线位于德黑兰最著名的街道——自由大街,从革命广场一直向西,延伸到象征着伊朗2500年君主制终点的自由塔和自由广场。

早上9点,我从住所出发。但天公似乎不作美,阴沉沉的,大朵的乌云盘踞在德黑兰土黄色的楼房上,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一群20来岁的男大学生从我身边大摇大摆经过,手里摇着巴掌大的小国旗。领头的是一个身着棕色长袍,头戴黑色缠头的阿訇,在他后面有两个男生高举着一面巨大的伊朗国旗。

不知是不是人们都去参加游行了,街道上冷冷清清,连车也不好打。我用伊朗版“Uber”打了将近20分钟的车,才有司机接单。我坐车一路南下,快到游行路段时,三个身穿黄色迷彩服的陆军士兵拦住了我们。士兵手里拿着厚厚一摞纸张,一直在给过往的车辆散发传单。

司机跟士兵说他已经有传单了,但其中一个士兵还是把纸硬塞在了雨刷器下。我接过传单,发现是一张硬卡纸,在当前伊朗纸价飙升,市场上纸张短缺的情况下,政府使用硬卡纸印刷传单的成本不言而喻。只见上面用英文和波斯语印着几行大字:“美国去死!”

写着“美国去死”的硬卡纸传单 摄:韩静仪

我下车的时候,游行刚好开始。天空飘起零星的雨水,但仍然掩盖不住伊朗人民的热情。自由大街的一侧已经挤满了人,人们以龟速移动着,拼命挥舞着手中的伊朗国旗,齐声喊着革命口号,追忆着这四十年的风风雨雨。

虽然是游行,但为增加活动的丰富程度,同时宣传意识形态,道路两旁每隔几米就会有巨型展台展示不同的活动。有儿童合唱团在高唱爱国歌曲,一群约莫5、6岁的伊朗男孩身着蓝色西服,声情并茂地高唱伊朗国歌。再往前走几步,又来到两伊战争革命烈士的展台。绿色幕布悬挂的高台上展示着烈士们的照片,主持人语气悲戚地描述着那场残酷的战争,对过往的人群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道路两侧形形色色的展台 摄:韩静仪

我被人群裹挟着,走了近1/4的路程。这时雨渐渐大了起来,我的衣服都被打湿了,不得不去路边的房檐下避雨。突然,一个身穿黑色罩袍的中年妇女朝我挤来。穿罩袍通常意味着她比较保守,我以为她要批评我的衣着不符合伊斯兰教规范,但没想到她只是仔细注视我的脸,疑惑地问我是不是伊朗人。

我说我是中国人。她听到后立刻激动起来,使劲抓着我的手臂,招呼着身后四个同样穿着罩袍的伊朗女人,“快来看!真主保佑!中国人也来参加我们的庆祝活动了!真是太好了!”。

趁着雨势大,我和大妈聊了几句。她已记不清自己参加过多少次国庆游行,除了生孩子的那几年,她从未缺席。她觉得这场游行绝不仅是大家凑个热闹走个形式,更是每一个伊朗公民都必须主动参与的应尽义务。

从革命广场到自由广场,大约有4.5公里的路程。但没有一个伊朗人觉得漫长,他们几乎都是两三人结伴而行,有说有笑有哭有闹,政府也很贴心地在路两旁设置了急救点,还为老人小孩免费发放果汁和零食。每隔百米路程,就会有士兵和志愿者发放宣传卡纸。这一路走来,除了“美国去死”的卡纸,我还收到了不少“以色列去死”和“英国去死”。

散发“反美”、“反以色列”、“反英国“传单的伊朗人 摄:韩静仪

终于走到一半,我走上一座天桥,看着下面的人潮奔涌而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怀坚毅。人们高喊着,嘶吼着,发泄着这些年经济不景气的无奈,还有生活上无穷无尽的苦难。

一位身穿制服的伊朗男人拉住我,给了我一张国父“霍梅尼”的照片,他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语气恳切地说,“这是伊玛目!这是伊玛目!这是我们的伊玛目!”

来参加游行的伊朗人络绎不绝,川流不息 摄:韩静仪

无论是革命胜利日的游行,还是周五清真寺的聚众礼拜,都少不了谩骂美国、焚烧美国国旗的环节。这次也不例外,许多伊朗人都拿着美国国旗,当众撕扯,咒骂着美国言而无信的小人行径。有三五个年轻人,举着一人高的美国国旗,当街点火焚烧。火焰一寸寸吞噬着星条旗,火光闪耀着伊朗人脸上兴奋的笑容。

前方的人群忽然起了骚动,最前面的人不知在地上使劲跺着什么,旁边的人都停下来围观。我凑到前面去,发现地上是一块特朗普的人型泡沫板。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现在很多伊朗餐厅或商店的门口地上,都贴着特朗普的照片,供人踩踏。

但接二连三的制裁,显然让伊朗人对特朗普的憎恨上升了一个等级,平面的特朗普已不足以令人满足,他们要踩更接近真人触感的塑料特朗普。

我路过的时候,这块板子已经被踩踏得不成样子,雨水混合着泥水,在特朗普的脸颊上形成奇丑无比的疤痕。几乎每个路过的伊朗人,都使劲在特朗普的脸上留下几个脚印。

被当成脚垫踩的气垫特朗普 摄:韩静仪

在快到自由广场的地方,雄伟地竖立着三组弹道导弹。为迎接革命40周年,伊朗政府前几天在德黑兰举行了大型武器展览,其中还展示了伊朗最新试射成功的Khovezeh导弹。许多伊朗人争相和导弹合影,但我走上前仔细看了看,导弹几乎都是前几年的老型号,没有最新款。

象征着伊朗长达2500年君主制终点的自由纪念塔 摄:韩静仪

今天游行的重头戏是总统鲁哈尼的讲话,但他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姗姗来迟。他一来就发表长篇大论,细数伊朗革命40周年的光辉历史,从伊斯兰革命徐徐讲到如今美国的重新制裁。

虽然讲话时长足够,但鲁哈尼并未许下什么有价值的承诺。从大清早就等候在自由塔周围的人群开始躁动起来,人们呼唤着哈梅内伊的名字,期待最高领袖能出现给大家一个答复,告诉大家新的一年国家该何去何从。但究竟谁才能给伊朗人一个交代?伊朗人自己也说不清楚。

人们盼望的游行高潮,随着鲁哈尼的离去,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对于那些享受了热闹、欢快、团结气氛的人们,这场游行或许和往年一样有意义,甚至比往年更加慷慨激昂。但对于那些期待当权者作出承诺与改变,期待国家能在未来有所前进,人民生活能更富足的人们,这场游行可能并不如意。

广场上挥舞国旗的伊朗士兵 摄:韩静仪

哈梅内伊此前在呼吁人们参与游行时曾说,今年的游行盛况会是空前的,因为人民支持伊斯兰革命。40年前,在伊朗人民的号角声中,亲西方的巴列维政府溃不成军,伊朗长达2500年的君主制在人们众志成城的斗争中土崩瓦解。但40年后,伴随着美国的再次制裁,伊朗货币大幅贬值,国内经济严重衰退,物价暴涨,中产财富一夜消失,伊朗仍然还在新时代的大门前原地徘徊。

总统一走,集会瞬间失去了意义,伊朗人开始渐渐散去。我绕着白色的自由纪念塔走了一圈,正准备回家时,忽然被一名伊朗妇女叫住了。

伊朗女人打着一把伞,招呼我过去,伞下是她的丈夫和两个孩子。我以为她是看我被淋个透,好心叫我去避雨,我刚想谢绝,女人上前一把拽住我,说是想跟我合照。

女人的丈夫见我是个外国人,问我是否知道这场游行的意义。我刚想回答,他表情严肃地打断我,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场游行是为让每一个伊朗人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我们现在的敌人是美国、以色列和他们的同盟。我们要保护伊玛目霍梅尼和烈士们的革命成果,美国是一个大魔鬼,我们不会和魔鬼谈判。伊斯兰阵线和魔鬼阵线的斗争永远不会停止!”

最后,她的丈夫让我举着“以色列去死”的牌子,跟他们照了一张全家福。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韩静仪

韩静仪

留学伊朗,旅居澳大利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伊朗局势
伊朗局势
作者最近文章
在德黑兰亲历“革命40周年”游行
我的孟加拉朋友,见证了选举乱象
澳大利亚“闪电政变”,中国该如何应对
校园性侵:没有严规,澳大利亚就是“榜样”
曾爆发危机的美国大使馆 现在什么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