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静仪:将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以色列开心就好?

2019-04-10 08:10:24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韩静仪】

刚刚过去的4月8日令伊朗政府彻夜难眠。虽然早有准备,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疯癫行径”仍让伊朗感到措手不及。如果说去年5月伊核协议的撕毁标志着美国与伊朗正式翻脸,那特朗普将伊朗革命卫队定性为恐怖组织的决定,无疑给两国本就紧张的关系再浇上了一锅热油。

特朗普一直对伊朗现政权抱有敌视态度。他不仅多次称伊朗为“恐怖主义的支持者”,还屡次在推特上表示希望这个“腐败的独裁政权”尽快瓦解。在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于去年8月重启了对伊朗的非能源类制裁,又于11月启动了对伊朗能源和金融领域的制裁。而这一次,特朗普将矛头对准了伊朗的正规军——伊斯兰革命卫队。

伊朗共拥有两支国家武装力量: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简称革命卫队)和伊朗国防军,且两者都拥有海陆空编制。革命卫队于1979年伊朗建国后,由国父霍梅尼组建。其成立初衷是为清扫并压制巴列维国王在伊朗境内的残余势力,并保卫和巩固新建立的伊斯兰政权。革命卫队受伊朗最高领袖直接领导,并只效忠于最高领袖和其代表的伊斯兰政权。

伊朗革命卫队标志

目前革命卫队共有士兵约12万5千名,在伊朗境内主要执行维护现政权,保卫伊斯兰革命成果的任务,在境外则负责为伊朗的盟友提供资金和军事支持,间接输出伊斯兰革命。由于革命卫队被宪法赋予了特殊政治职能,其在伊朗的角色更接近于“御林军”,是政府稳定局势,监控反对人士的政治工具。

在伊朗看来,革命卫队明明是在叙利亚与恐怖分子交战的反恐力量,还有不少人牺牲

虽然这是美国首次将一个国家的正规军事力量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但并非是美国第一次对革命卫队出手。事实上,早在2007年美国财政部就以“支持核扩散”为由对革命卫队及其部分高官、下属企业进行了制裁,禁止美国公民与其进行任何交易,并冻结制裁对象在美国的一切资产。当时,美国政府还同时以“支持恐怖主义”为由拉黑了革命卫队的下属部队“圣城旅”。

圣城旅(Qods Force)是隶属于革命卫队的一支精锐特种部队,由卡西姆·苏莱曼尼少将领导,直接对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负责。由于负责执行海外军事任务,如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圣城旅还曾被加拿大列为恐怖组织。

卡西姆·苏莱曼尼,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如今,美国将整支革命卫队拉黑,主要有两个意图:一是继续拉拢传统盟友以色列,并为内塔尼亚胡参选以色列总理助力。

4月9日正值以色列大选日,如能顺利胜出,内塔尼亚胡将迎来第五个总理任期。但受到近年来贪腐丑闻的影响,尤其是购买德国潜艇一事引发的司法起诉,内塔尼亚胡的政治形象大幅受挫。此外,来自“蓝白阵营”竞选联盟的压力,也为大选结果增添了变数。

正值内塔尼亚胡焦头烂额之际,美国适时给这位老朋友送上了两份竞选厚礼。特朗普上月底承认戈兰高地属于以色列的政治表态,以及将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的突发决定,都将成为内塔尼亚胡的竞选资本。

此外,更重要的拉黑原因,在于美国希望进一步对伊朗施压,削弱革命卫队在境外尤其是叙利亚、也门等地的军事实力和影响力,并最终促使伊朗回到谈判桌前,与美国重新商定一份能令美国真正满意、包含对伊朗弹道导弹发展限制的伊核协议。而革命卫队正是对伊朗弹道导弹项目全权负责的机构,曾在核协议达成后组织过多次导弹试射。

革命卫队之所以成为特朗普的眼中钉,另一重要原因在于,它已经不单单是一支武装力量。相反,革命卫队的势力已经深入伊朗社会的方方面面,甚至从经济、政治上牵制着整个伊朗。

此外,受到石油禁令影响,伊朗石油出口渠道受阻,石油收入大幅下降。有消息称,革命卫队也曾参与石油大规模走私出口。据伊朗反走私机构官员称,2014年每天有约12.5万桶石油被偷运出境。

在西方的长期制裁下,伊朗境内商品短缺严重,尤其是医疗用品、精密仪器和一些生活用品。受高昂关税或合法购买渠道受限的影响,伊朗的走私经济逐渐蓬勃发展起来,大部分边境口岸沦为商品走私的通道。

作为伊朗60个边境口岸的驻守和管控军队,革命卫队顺理成章成为伊朗走私经济的幕后操盘手。外国商品先从生产国运往迪拜中转,再经由革命卫队的货船经波斯湾运进伊朗港口,再销往伊朗各地。由美国牵头的国际制裁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养肥了”革命卫队,制裁越严苛,伊朗的商品走私则越猖狂,而革命卫队也成为制裁的第一得利者。

在伊朗前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执政期间,革命卫队的势力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其触角不仅更加深入了国防工业和石油产业,甚至在伊朗中央银行董事会还获得了否决权。革命卫队的下属企业和金融机构遍及伊朗汽车、矿业、制药、电信等行业。

近年来随着伊朗经济衰退严重,许多伊朗民众将原因归咎于美国的制裁和革命卫队在伊朗的经济垄断地位。伊朗总统鲁哈尼曾于去年公开承认国内走私形势严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曾于去年放话,称革命卫队将逐渐放松对伊朗经济的把控,并将私有化部分产业。

美国在外交上步步紧逼,伊朗自然不肯示弱。伊朗国家最高安全委员会在4月8日当晚就进行了回击,将美国中央司令部及其驻西亚军队认定为恐怖组织。但双方的隔空喊话,最多停留在“嘴炮”层面,很难引发进一步冲突。因为互相拉黑显然不会对双方产生太大的实际影响。

美国国会有7天时间决定是否将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但即使革命卫队被真的拉黑了,美国对革命卫队的制裁效果也将十分有限。由于拥有长期被制裁的历史,革命卫队拥有丰富的反制裁经验,并总结出诸如多层代理人制度等国际结算方式绕过美国监督。并且,走私经济的存在也为革命卫队赢得了更多的生存空间。

而伊朗政府口口声声说要报复美国,其最可能的实际行动也不过是骚扰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驻军,再次择机进行弹道导弹试射,或是搅乱霍尔木兹海峡的海上秩序。

网上流传称,伊朗再保险公司被革命卫队控制。但敌视伊朗现政权的流亡人士也会炮制假信息,因此各种内容难辨真伪。

对于内外交困的伊朗来说,现在既不是与美国改善关系的最好时机,也不是进一步恶化两国关系的阶段。美国与伊朗现政权具有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差异,这点很难通过短期协商调和。

伊朗仍然具有在美国制裁夹缝中生存的能力,虽然5月的石油豁免期即将到来,但目前远非伊朗应该低头的时候。无论从国内还是国际局势来看,伊朗如今的处境都远远好过伊核谈判之前。与其进一步激化两国矛盾,伊朗很有可能选择保持现状,不主动挑衅,只相应反击,耐心等待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静观美国政坛可能出现的变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韩静仪

韩静仪

留学伊朗,旅居澳大利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伊朗局势
伊朗局势
作者最近文章
将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以色列开心就好?
在德黑兰亲历“革命40周年”游行
我的孟加拉朋友,见证了选举乱象
澳大利亚“闪电政变”,中国该如何应对
校园性侵:没有严规,澳大利亚就是“榜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