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武星:朴槿惠被批捕,韩式民主实现了胜利?

2017-03-31 11:17:4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韩武星

大概不少人都会为今天凌晨的一条新闻辗转反侧、唏嘘不已: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法院31日凌晨签发对前总统朴槿惠的逮捕证,随后朴槿惠被检方逮捕,被移送至首尔看守所。由此,朴槿惠成为韩国第三位被批捕的前总统。从新闻披露的照片可以看出,朴槿惠面容憔悴,回想四年前风光的就职典礼,恐怕她自己也没有料到有朝一日会成为阶下囚。

半夜抓总统,这在韩国历史上也是首次,法院方面并没有给出这么火急火燎实施逮捕的解释,但是对于关注此案又深谙“韩式民主”的人来说,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朴槿惠被押往看守所

3月10日,韩国宪院宣布朴槿惠总统弹劾案最终判决结果,总统弹劾案获得通过,朴槿惠被立即免去总统职务,丧失了国家元首的特权以及任内依宪享有的检控豁免特权。于是,朴槿惠成了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被成功弹劾的总统,她将以嫌疑人身份与崔顺实一起接受检方调查。

由此,在韩国国内长达130多天的政治斗争第一幕以此收尾。有人将此视为韩国民主的胜利,然而在笔者看来,且不说“亲信干政”这个丑闻,光是围绕该事件,韩国国内就已经出现了“世代间矛盾”、“意识形态间矛盾”等等,致使社会阶层分裂,甚至当宪院做出罢免总统的判决后,当天反对弹劾的集会也出现了极其混乱的场面,甚至有一名参与者不幸身亡。

所以,与其说这是“民主的胜利”,不如说是“民主的失败”,丙申年的韩国向全世界展现了民主制度所能体现的所有弊病。笔者认为,这既不是韩国民众取得的政治胜利,也不是保守的没落,更不是在野党的好时光;这不过是整个政治系统的错误、政治腐败导致的内部牵制制度的失败。目前,韩国民众该要反省的不是谁对谁错的问题,而是面临下届总统选举,我们到底怎样才能实现较合理的政治权力分配。

“烛光民众”尚未取得政治胜利

在这次弹劾朴槿惠的过程中,由民众自发组织的“烛光集会”爆发出了汹涌的民意,成为朴槿惠必须面临的外部压力。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初,134天内共举行了20次“烛光集会”,参与者高达1600万。每周六晚上,100多万民众聚在光化门广场,纷纷表达自己的意见,为证明韩国主权属于国民全体而展开了一系列政治活动。这里没有遛狗,也没有受伤,是一场和平集会。甚至连韩国的保守媒体朝鲜新闻,都将这次的民众政治活动描述为“名誉革命”,并表示支持烛光集会及弹劾朴槿惠。此外,国内一些教授团体、政界元老以及年轻的学生,抗议朴槿惠下台的声音也没有停止过。

过去这100多天里,韩国国内有70%的民众支持朴槿惠下台,于是国会不得已将朴槿惠总统弹劾案迅速通过,同时成立特别检查组织并加速对朴槿惠进行调查。这让韩国民众自发聚集起来高呼胜利,庆祝实现民主主义。那么,朴槿惠下台,韩国民众就达到其政治目标了吗?我的回答是“还没有”。

其实,这次烛光集会的并不是“崔顺实门”事件导致的,而是基于朴槿惠政府伊始已有的国内社会各阶层的斗争和抗议。尤其“世越号”遇难者家属于自2014年4月以来在长达3年的时间里,举行了烛光集会要求政府对该事故进行彻底调查。虽然当时的集会规模小,但国内也有不少民众持支持态度。

3月25日,沉没3年之久的“世越”号被抬至半潜船上

然而,当一位日本记者提起“总统7小时的行踪”后,参加世越号烛光集会的民众就多了起来。2015年11月,参加“民众总崛起”集会的一位农民白南基,在示威过程中被韩国警方水炮攻击后脑着地昏迷,发生了伤亡事故,此时再加上国定版“历史教科书”事件、韩日慰安妇协议以及萨德部署等各种问题结合起来,以致于发起了全国性的反政府示威。

所以,这次烛光集会的原因复杂多元,是长久以来韩国民众对朴槿惠政府在政治、外交、军事上政策失败不满情绪的宣泄,并要求政府承担国家及社会责任。再加上,韩国民众在光化门广场所展现的意识形态冲突、世代间矛盾等,成为我们下一步应该解决的社会问题。所以,笔者认为,韩国民众尚未实现其政治目标。

朴槿惠缺乏沟通的原因

那么,朴槿惠为何不采取“下台”而是被弹劾这一政治选择呢?对此问题,韩国国内许多政治专家称,是朴槿惠的老问题“缺乏沟通”所导致的结果。

对朴槿惠而言,韩国是父亲朴正熙留下的遗产,她以为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处在比宪法更高的地位。1997年,45岁的朴槿惠重返韩国政坛,加入大国家党(新国家党前身)。1998年,她打出“为父亲未竟事业尽一点力”的口号,以压倒性优势当选大邱地区的国会议员。2004年,大国家党因弹劾时任总统卢武铉而陷入前所未有的政治危机,朴槿惠临危受命就任党代表,并在汝矣岛广场上搭建帐篷作为大国家党的“党舍”,展现出了有原则和改革意志的领导力。

此后,她连续5次当选国会议员,获得了“选举女王”的称号。2008年国会选举时,朴槿惠只因为对“亲朴”选民们说了一句“我会活着回来”,就为大国家党创造了25个议席。2012年国会选举时,朴槿惠亲自担任新国家党非常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在阵前指挥,最终为新国家党在国会创造出过半(152个)席位。

因此,朴槿惠认为很多朴正熙时代的民众对自己怀有极端的、盲目的欢迎是应该的,用这些“亲朴派”人士来组织自身的政治参谋团是最可靠的决定。因而,韩国国内很多人指出,朴槿惠的政治经验及由此形成的政治幻想,使她被“亲朴派”人士阻塞视听,拒绝了那些合理的、正确的信息,却没有一个人对她直言说那是“错的”。所以朴槿惠被弹劾正是她个人政治误判导致的结果,这些政治误判都基于错误信息,错误信息的来源是朴槿惠身边的政治参谋团。结果,围绕着“亲信干政事件”,即便是宪院已经做出判决,朴槿惠也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除了此类个性因素之外,朴槿惠所处的物理环境因素亦受到媒体和社会的广泛关注。最近,国内有些媒体针对总统的“缺乏沟通”,开始着眼于青瓦台的内部构造。韩国《中央日报》11月30日刊文称,“每次总统大选期间,就会出现要求整修或搬迁的声音。

有人认为,总统办公室和秘书办公室所在建筑距离过远,不利于内部沟通”。青瓦台既是总统的工作空间,又是生活场所,被称之为“最不与外界进行沟通的地方”,也是“亲信干政”事件的主舞台。青瓦台的主楼内有总统工作室、附属室和举行国务会议的世宗室等空间。然而,青瓦台主楼办公室和秘书楼(为民馆)的直线距离为500米。开车要五分钟,步行要十多分钟,秘书室长和首席秘书官都要经过两次保卫审问才能进入总统办公室。有些国务院人士和青瓦台的总统秘书官都指出,在青瓦台内不容易见到总统,甚至不好确认总统的行踪动态。因此,该建筑的结构不便于进行内部沟通,因而每遇总统大选,就会出现整修或搬迁的主张。

青瓦台

朴槿惠任期内,青瓦台内部构造所导致的最大问题就是世越号事件当天朴槿惠的去向。据报道,当时在馆内的秘书官都不知总统去向,只能通过书面形式或电话向总统报告,而这一消息引起了国内很大的争议。这些环境因素往往使政府官员及青瓦台秘书官总统难以当面向总统作报告。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朴槿惠不喜欢面对面听取报告,而是喜欢书面报告”。

青瓦台某首席秘书官表示,他在青瓦台工作一个多月了,但一直未能单独见到朴槿惠,甚至有部分首席秘书官因为无法单独面见朴槿惠而辞职。对于报告形式问题,朴槿惠曾在就任后举行的第三次新年记者会上表示,“目前既有电话,也有电子邮件,因此有事通过电话即可听取报告。但如果需要当面报告的话,将考虑扩大当面报告的方案”。

在如此封闭的环境下,所谓的“青瓦台3人帮”(青瓦台第一附属秘书官、第二附属秘书官和总务秘书官)随即诞生,在青瓦台内实际掌握了相当于总统的权力,并造成了未通过“3人帮”就不能面对总统进行工作汇报的环境。其结果,正如面对“世越号沉船”重大事故,所有相关报告都需要3人帮的审核,才能放到总统的办公桌上,并仅限于书面形式报告等,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危机管理系统麻痹、造成了责任主体不明确等严重的决策过程问题。

“烛光世代”的新上场

朴槿惠下台留给韩国政治的启示很大。这既是朴正熙时代的结束,也是韩国政治实现新老交替的开始。对韩国一些老一辈的人来说,他们经历了朴正熙时代韩国经济腾飞的二十年,他们的信念与意识形态已定为右,他们认定产业化是国家发展的核心动力。但有些极端分子过度美化朴正熙的业绩,盲目相信朴父女的做法。这些政治势力在国内被称为是保守派或产业化势力,在国内政治占30%左右,是极有影响力的势力派。

朴槿惠与父亲

与此相反,在此次弹劾朴槿惠的过程中,所谓的“386世代”政治势力再次浮出水面。“386世代”是指30岁人士、80年代入大学的、1960年代出生的世代,是积极参加当年的“5∙18光州民主化运动”的精英分子。后来,他们先后进入了国内政坛,成为最具有代表性的进步势力。

然而,近来这两股势力开始纷纷接受“烛光世代”的新挑战。这一新的政治势力,既要求实现“政治反腐”,又要求推进“改宪”。其实,笔者认为这是同一个意思。政治反腐是通过改宪才可以解决的议题,而改宪的方向及其时间还得进行深入的讨论,最重要的还是构建“政府-国会-社会”间健康的相互牵制体系。

“烛光世代”的年轻人对参政的态度是既不区分左右,又不区分意思形态。他们在亲历一场严重的政治危机后,认识到再也不能将政治权力交到老一代政治势力手里。再说,过去韩国政治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政治本身不在理性的领域,而在感情的领域。因而,民众对政治失败要承担的责任与付出的代价太大。于是“烛光世代”将绝不容忍感情领域的政治判断。

因此,5月9日即将举行的下届总统大选的对峙格局,将成为在野党候选人的选举承诺竞争,而不再是党派竞争或地区间竞争,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新形态选举。由朴槿惠为首的保守党(新国家党)彻底分裂了,在野党的支持率仍然不断上升,展开理性竞争。然而,笔者认为,国家、社会和民众应致力于重新树立健康的保守势力和进步势力,从而既保持各自的权限,又能实现相互制约保持平衡,这才是“烛光世代”新一代政治势力该承担的政治责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韩武星

韩武星

韩籍留学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三八线之南
三八线之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