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净亭:“女侠”们在拯救世界前,能否先救救自己的工资?

2017-06-18 09:14:4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何净亭】

最近《神奇女侠》大火。跟一般漫画电影不同,这部据说还有良好口碑。什么北美口碑票房双炸裂云云。一则,网络热词往往让语言愈加匮乏;二则,北美炸裂了你天朝人民不跟着炸裂你简直不可救药。

准备冒天下之大不韪,单从一枚希腊文化爱好者的角度说道说道。

从林林总总冒着按捺不住肥皂泡泡的各平台文娱报道中,已约略知道《神奇女侠》又是一部根据美国超级英雄漫画改编的电影,且主角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思在前作《超人大战蝙蝠侠》中已初露锋芒。而连漫画的东家是DC也好或是漫威也好,旗下多少好汉人马也好,你来自北欧我来自希腊你站锤哥我爆氪星你寡姐丰腴我神女玲珑……即便不想知道,也被路边社当作自家大爷似的显摆个七七八八了。

《神奇女侠》漫画(图片来源:豆瓣网)

很多推介文章迫不及待:“细思极恐的神奇女侠人设”、“知道这十一个点你会看得更燃”诸如此类,似乎不看就是落伍就是自绝于人民基本告别信息时代。连果壳网这样平素高冷的科普公众号都在不遗余力地跟风。好吧,我亦未能免俗。

古希腊也好古罗马也好,统统是美帝

戴安娜的名字出自古罗马月神,承袭了古希腊的月神兼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而在德国人斯威布的名著《古希腊神话和传说》或稍微成体系的希腊神话普及本中,戴安娜所属的阿玛宗族是作为战神阿瑞斯后裔的存在,故能征善战,崇尚力与美。阿玛宗女王希波吕忒本人正是阿瑞斯的女儿,戴安娜就应是阿瑞斯的孙辈。

但在这个故事中,主角戴安娜名义上之父变成了更具神力的宙斯——而易言之,神奇女侠身为宙斯之子阿瑞斯之女希波吕忒的女儿,即宙斯是她的曾祖父,其无穷神力来自于其母希波吕忒与之私通的宙斯——宙斯同时是戴安娜的曾祖父兼父亲……此刻很想WTF。古希腊的神话和传说不乏乱伦情结,可不是这么乱的。

按照原著漫画和电影的设定,这些骁勇女战士最后要对付恶战之神阿瑞斯……

那么,这个新包装的群殴故事在乱伦的底色上又加上了“弑父”(影片中出现了“我的哥哥”这句台词,若从同为宙斯儿女的角度倒也说得过去)。

美国自己的历史短暂,惯于伸长手去别人家拿典故做噱头。而犹太人把持的好莱坞不惮把任何民族的创始故事作为卖点来中饱私囊。远的不说埃及罗马题材的《出埃及记》《宾虚》《埃及艳后》,近的不说把波斯扁平化加丑角化的《300斯巴达》一二部,北欧神话中的雷神印度教里的阿凡达,甚至迪斯尼人畜无害的公主系列在一千零一夜茉莉公主之后还有中国的巾帼英雄花木兰,都是在异国情调的面孔后填充着一个美利坚式的救主。

毕竟,普罗大众消费品的漫画着眼点并不在乎复古,更不在乎挖掘三千年前的神话对当下的指涉,在乎的只是如何将异域经后现代包装后的圈钱变现。

神话中所有正义或力量的象征,都将通过工业流水线或安迪沃霍尔式的再造,成为美式快餐文化产品的增量。

大众文化的奥义就是,别去追寻什么古希腊的哲思,享受乱伦的人设杀戮的血腥等等带来的短平快泄欲式消费吧。

别再说“女权”

神奇女侠的创始,据说来自测谎仪的发明者美国心理学家威廉·马斯顿的念头。这位学者不满美国的天空被男性的超级英雄主宰,所以从古希腊借来了这位神勇无敌女金刚。如今再由女导演派蒂•杰金斯搬上银幕,看远古的侠女如何古道热肠飞花落叶痛殴邪恶德棍拯救世界。只是,我总认为,当“英雄”之前不再冠以“女”字,女性才真正与男性平起平坐。

某网民cosplay“神奇女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就在二战中美国珍珠港被偷袭的后一年,神奇女侠成为除了超人和蝙蝠侠之外最受欢迎的超级英雄。妇女们在工厂车间里直接参与生产战争的零部件,男人们更愿意看到一个不好驯服的野玫瑰。

马斯顿博士认为神奇女侠的形象的确投射了他“所喜爱的女性参政论者和女权主义者的影子”,信誓旦旦宣称:“构想‘神奇女侠’,是为了在儿童与年轻人中树立一个强壮、自由、无畏的女性形象。它向女性次于男性的想法宣战,并启迪年轻女孩更加自信,在被男性垄断的运动、工职和专业领域做出成就来。”

当然,这位被心理学家社会学者设计出来的新英雄必须拥有惊人的美貌。“她需要戴一顶冠冕,就像是美国小姐选美卫冕时戴的那种。”

同时,发达的胸部和大长腿取悦着大多数男性的审美。

同时,与之相配的,是具有男性气质长相从事极度男性气质职业并有明确国籍的史蒂夫开启了女侠的性之觉醒,以及为“文明”而战的觉醒。

很自然的,作为知识分子的马斯顿希望神奇女侠成为战争的反对者,但她必须“愿意为民主而战”,实际上,“她必须极度爱国”。

此处应该有政治正确的掌声。

漫威家的美国队长穿着一面美国国旗:蓝色紧身裤、红手套、红靴子,以及身上有红白条纹和一颗白星。DC家的超人内裤外穿行头也是一目了然的星条旗范儿。

虽然源出天堂岛,可无论神奇女侠多么古老,来自多么遥远的地中海,同样也穿起了红色与蓝色构成的美国国色战衣。她“极度所爱”之国,国非希腊,而是以美国意识为前驱的理想国。不爱这个国是不可能当上超级英雄的。

甚至世界也渴望被这样的女英雄拯救。

果壳网奉上一篇《成为属于所有人的英雄,才是神奇女侠的最大胜利》,字里行间以采访到神奇女侠主创人员为荣。

神奇女侠戴安娜就真的是所有人的英雄吗?

在某些“普世”价值观中,一个穿着星条旗的,时而与超人卿卿我我时而与蝙蝠侠鱼雁传书的,有着符合盎格鲁萨克逊审美面孔的飞天女超人(演员是以色列犹太人),势必会作为美利坚重整河山待后生的性别补充,而得到肯定。“拯救世界”的内涵,势必渐融天下大势,由一战二战背景下怼德军而层层加码打怪升级,变成收拾冷战邪恶红色帝国以及当今世界此起彼伏的原教旨暴恐。为了避免被指责影射现世,这一系列作品的终极大boss设定成战争之神阿瑞斯……所有混乱与暴力的归属,也是恶的原罪。

胸裹星条旗的女侠(图片来源:豆瓣网)

这么看来,似乎又有些希腊神话中一贯的对命运无能为力的悲剧色彩了。

在神奇女侠复活大银幕之前,我们记得,安吉丽娜·朱莉曾以《古墓丽影》系列的劳拉,引领了一番“女权崛起”的宣泄,不久前又有小赫敏——艾玛·沃特森穿着《美女与野兽》贝尔那去掉了紧身胸衣的黄裙子,第N次举起“女性主义”大旗。

好莱坞总会结合一个时期的热点,炮制出一个又一个“女权”之神。这些女神不仅在大银幕上包打天下睥睨一切俘获白马王子走上人生巅峰,而且也洗尽铅华积极于同难民儿童握个手去黑非洲捐个款往地铁里扔一些图书物质精神两手抓还两手都挺硬。

由高向低的俯就施舍。线下的演技比线上还动人。

但我们更清晰记得,在2015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最佳女配角获得者帕特里夏·阿奎特振臂高呼“现在让我们为男女同工同酬战斗,为美国所有女性的平等权益战斗。”……

自古以来,好莱坞都是男性白人演员的权力场。黄金时代的四冠之后凯瑟琳·赫本的收入不能同她的情人——同为演技大牛的斯宾塞·屈赛相提并论。以2014年为例,当年最火的钢铁侠小罗伯特·唐尼片酬为7500万,安吉丽娜·朱莉的片酬为3000万。跟普罗大众比,朱莉自然是豪门收入。但豪门相较,你就没有考虑过,当史密斯太太付出相同甚至更多,你的薪酬为何还同史密斯先生有成倍的差距?

而我们的神奇女侠在结结实实贡献了笑靥大腿曼妙腰肢挥霍了洪荒之力之后,又能得到多少报酬呢?演员盖尔·加朵签了三部曲的合同,每部只有30万片酬。当然,这还是位新人。

前几年,白宫曾有统计数据,美国女性的平均工资是男性工资的77%,而且这个差距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不断加大。不同行业内的男女薪酬差异虽然有波动,但同行业内的差距一直存在。甚至,华尔街的女金融分析师只能挣到男同行的66%。

正如戴锦华学者的观点,所有的“女性主义”话题,如果摆脱了阶级对抗的前置,都是缘木求鱼。而很多“女权”分子往往都没有意识到,即不少解放女性权利、提供更多工作机会给女性、让女性拥有更主动的社会地位的举措,最先实行的国家甚至都不是灯塔国USA,而是他们唯恐避之不及的USSR——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要知道,我们的申纪兰代表,在1954年新中国第一届全国人大会议上就提议女性与男性同工同酬。此提议即被写进新中国的宪法。

幸好,天朝的女性是不需要仰仗神奇女侠的。

也许,随着拯救世界难度系数的增加,女神们也会顺手拯救自己的片酬。

被偷走的审美

我们是如此熟悉那边的神话和掌故以及重被编织赋予新质的神话和段子和梗。我们似乎对自身“从哪里来”愈加疏离隔膜。

学者边芹忧心忡忡:我们的审美已经被偷走了。

从商场里占绝大多数品牌哪怕是纯粹国产也要起个不伦不类的洋名到城乡结合部标志性的洗剪吹杀马特造型来看,当下天朝的价值观审美观早就全方位被牵着鼻子走了。

而且是被二手文化所改造。由港台、由日韩、由欧美。

最近,作为青年大众与精英审美风向标的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把2017年最佳电影奖颁给《罗曼蒂克消亡史》。

这部“有腔调”的民国范儿十足的电影很好地抚慰了被同期《长城》那东西方文化元素粗暴对接感到生理不适的脆弱神经,其上帝视角非线性叙事都照顾到被美西方商业片及文艺片熏陶殆尽的情趣。女观众甚至对双面日谍角色高呼好型好帅,全然不顾其个体与残害同胞国人的日寇没有任何不同;男粉丝或许不动声色表示“国际章的表演又有新突破”,而代入禁室培欲段落自得其乐。

似乎不关乎意识形态什么事。

现在的舆论场和软实力角逐,除了我们不讲意识形态,人家是很讲意识形态的。而且包上瑞士巧克力喂给你,让你欣然接受甘之如饴。

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芳(图片来源:电影截图)

高唱一首《英雄儿女》中的《英雄赞歌》或《上甘岭》中的《我的祖国》,便被口诛笔伐被骂倒行逆施,《血战钢锯岭》上信耶稣得永生开挂救了半个连的美军医务兵却被津津乐道多么多么的“人性光辉”。

凡此种种。

天朝精英文青们沉浸于这样的内容配平技术过剩的多线程叙事。似乎非此,即无法标榜独立思考和审美多元,无法在普通青年中鹤立鸡群。全然枉顾在潜意识层面,审美早已被那边的Matrix所限定所驱使所归囿。审美权早就受制于人。你不过兴致勃勃于另一种“楚门的世界”罢了——瞧,我也无法摆脱这种举例。

当然,用不着把看个爆米花电影当作洪水猛兽。天朝自古以来就有崇洋媚外的传统。天朝人民的审美向来是庙堂一层江湖一层上下渗透相互交融。

可是近年来,资本控制的精英审美带出一条歪路,东方文化的空灵俊逸统统变成了西式的写实魔幻,根植于民族血脉深处的世俗道德一再被曲解或悬置,殚精竭虑开创千秋基业的秦始皇帝倒以邪恶大反派在《木乃伊III》中被高大上的白人男主踩在脚下……

所幸,当天朝努力恢复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的国宝熊猫也被好莱坞置换成蓝眼睛的胖达,以西部拓荒者的天真满世界推销玄之又玄的inner peace——这是西方愿意接受的“神秘东方”的标签。

作为一枚精神希腊人,我乐见瓶画上的经典人物被立体化,乐见古老的英雄在当代语境中熠熠生辉,也乐见男神女神并肩作战合力迎敌这种养眼又燃爆的画面。

只是想问,泱泱五千年有实力有雄心耗死了其他古老文明的天朝,你的神奇女侠在哪里?几时一飞冲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何净亭

何净亭

媒体人,文化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当代妇女解放
当代妇女解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