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秀红19日去世 幸存者仅剩106位

2016-12-20 10:40:52

据现代快报12月20日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凄厉的警报声犹在耳边回响,但历史的见证者又少了一位。12月19日中午11时,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秀红因肠梗阻去世,享年90岁。11月以来,已经先后有6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其中11月有4人离去,12月有2人。目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存106位。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秀红

噩梦

11岁时

惨遭日本兵蹂躏

据了解,张秀红在生前曾经参与过纪录片《幸存者——见证南京1937》的拍摄,有一集《张秀红——沉默的伤痕》,详细讲述了张秀红在1937年的遭遇。

纪录片中,张秀红回忆了那段历史。“那时候日本人到中国来,我就住中和梗。”1937年,张秀红一家住在南京城西沙洲圩一带,以务农为生,家中有祖父、父母还有弟弟,共5口人,张秀红家有十几亩地,以种田卖菜为生。

1937年,张秀红刚满11岁,宁静的生活彻底被打破,“日本人从大胜关、双闸方向过来,正好走中和梗,走到我家门口。”张秀红说,家里的房子被子都被烧了,只能睡在田里,用稻草盖在身上。

父母被迫离家逃难,张秀红陪着年迈的祖父守在家中,没有想到,更大的灾祸降临,“一下给日本人发现了。爷爷抱着我,日本人就用刺刀戳他,脊背戳得都冒血了,我看着爷爷说,你把我丢下来算了,我们都是死。”

后来日本兵把张秀红拖走,“拖到房子里面,哭也不敢哭,一哭就用刺刀在我身上划。把我衣服一起扒掉了,把我腿撕开了,就给他弄了,弄过以后,腿张开不能动了,昏死过去了,看我不动了,他走掉了。”

张秀红曾经拥有一头乌黑的长发,但经历这场噩梦之后,她剪掉了头发,“我要是再给日本人逮去,就死了,所以我把头发剃掉了,装男娃。”她开始像男孩一样说话走路做事,但即使这样,还是逃不过日本兵的折磨,“叫我去挑东西,拿抢拐子捣我,脊背戳烂了,疼死了。”

2007年,张秀红首次公开发表证言,一位日本友人深受触动,当场下跪道歉。 现代快报 图

坚韧

曾在日本8个城市发表证言

对张秀红来说,结婚曾是件不敢想的事,那段黑暗的印迹,让她永远不能释怀。后来,她遇见了同样是幸存者的赵广福,“我把事情告诉他,他同情我。”

1948年,22岁的张秀红嫁给了大她两岁的赵广福,一年之后,张秀红怀孕了。“生了五天才把儿子生下来,接生的医生说,你的子宫都歪了,我帮你矫正可以再生,我说我不要生。”对张秀红来说,生育是痛苦的回忆。丈夫一直想再要个女儿,却未能如愿。

2006年8月,张秀红接到日本友人邀请,思考了一年后,她于2007年深秋动身前往日本,张秀红用了一年多时间下定决心,把历史的真相讲出来。

2007年11月23日开始,张秀红在儿媳的陪伴下,走过东京、大阪、名古屋等日本的8个城市,每到一个地方就召开记者招待会,每次讲起这段经历,她都泣不成声,而这一年,张秀红已81岁,距南京大屠杀过去了整整70年。

昨天下午,记者拨通了张秀红儿媳蒋女士的电话,她说,老人因肠梗阻离开人世,“她疼得直哼,我问她要不要吃东西,她摇摇手,然后就走了。”

蒋女士说,12月13日是国家公祭日,之前每年这一天,张秀红都要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今年身体原因,实在去不了,在家看电视的,看了一会儿,她就说不看了不看了,看得心里不舒服。”蒋女士说,张秀红当时已经基本不能吃不能喝了。

痛惜

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仅余106人

最近两个月,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离去的速度令人惊愕:11月7日11时53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钟去世,享年90岁;11月10日19时30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任静萍去世,享年94岁;11月12日凌晨4时,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宝珠去世,享年89岁……一周内三位幸存者撒手人寰。11月26日,89岁的张福智老人离世后,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108位。12月8日早7时,谢秀英老人去世,享年93岁。

目前登记在册的幸存者仅存106人,平均年龄超过85岁。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启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登记。彼时,登记在册人数超过千人。“去年11月,我刚刚担任馆长时,还有122名幸存者,”提及幸存者的离去,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止不住地惋惜。他说,20日上午,纪念馆工作人员将前往张秀红的家中吊唁。

张建军说,近年来,纪念馆一直在打捞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记忆。今年,该馆与南京大学合作,共同启动“50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史调查”行动。此次活动对目前健在的、对南京大屠杀有清晰记忆且身体状况良好的50位幸存者,进行口述史调查与采访。

分享到
来源:现代快报 | 责任编辑:唐艳飞
专题 > 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