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洪光:比起改革高考制度,加强基础教育更迫切

——名校推出“慕课”背后的无奈

2015-12-14 07:38:25

据清华新闻网报道,11月28日,“高水平大学人才培养与基础教育的衔接”高峰论坛暨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MOOCAP)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举行。来自高校和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的专家代表,以及全国数十所重点中学的校长和教师代表云集清华,就“如何加强高考改革背景下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衔接”等主题进行探讨,共同研究并正式启动“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MOOCAP)”建设,为高考改革、高中基础教育、高水平大学人才培养献计献策。

MOOCAP由全国40余所高水平大学和重点中学联合发起,其理事会实行联合理事长制,由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的副校长轮值担任理事长。

AP、CAP、MOOCAP都是什么?

AP是Advanced Placement的缩写,中文一般译为美国大学先修课程、由美国大学理事会(The College Board)提供的高中开设的大学水平的课程。美国高中生可以选修这些课程,在完成课业后参加每年五月举行的AP考试,得到一定成绩后可以用于申请大学,并获得大学学分。

经过60多年的发展,AP课程已涉及22个门类37个学科,全球参与AP课程学习的学生人数超过700万。AP课程考试目前已在全球80个国家开设考点,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均设有AP考点。包括哈佛、耶鲁等世界一流大学在内,已有22个国家的3300余所大学承认AP学分。

2011年3月,由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发起组建中国国内大学先修课(简称CAP)研究团队,课程研发工作于2014年3月正式启动。项目组邀请清华、北大等知名大学教授和优秀高中教师共同研发了微积分(上)、微积分(下)、线性代数、通用学术英语、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物理力学、概率统计、文学写作等8门大学先修课程。

2014年9月至今,清华附中、人大附中、北京四中、北京十一学校、西北工业大学附中、华东师大二附中、郑州外国语学校、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等89所中学加入了项目试点,进行了CAP线下教学试点工作,总计约15000名高中生学习了CAP课程。

“MOOC”为英文“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的首字母缩写,译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中文一般叫做“慕课”。2013年10月,清华大学正式推出首个中文版慕课平台——“学堂在线(xuetangX)”。

将MOOC与CAP的融合,便有了MOOCAP,中文名为:慕课大学先修课。目前,MOOCAP进展顺利,首批共6门上线,分别是:微积分(先修课)、线性代数(先修课)、概率论与数理统计(先修课)、大学物理(先修课)、大学化学(先修课)、普通生物学(先修课)。

总而言之,AP是美国大学提供给高中生的先修课程,CAP是AP课程的中国化,MOOCAP则是CAP的在线化版本。

“慕课”概念在国外非常火热

清华为何要推广MOOCAP?

2011年时,清华的一位招生老师曾表示“高考越改越简单,影响了人才选拔,所以需要自主招生作为必要的补充”。2003年,中国教育部开始推行自主招生,但自主招生真正开始流行是在2011年前后,其原因就在于高考难度愈发难以满足重点大学选拔人才的要求。然而,由于自主招生中的一些黑幕被揭发,以及农村考生以及城市非重点中学考生面对自招考题时暴露出的劣势,自主招生受到越来越多的非议,最终教育部于2014至2015年多次发文强调要“规范”自主招生,自主招生的规模和手段实际上被大幅限制。

但是,大学招生问题存在着一条基本的逻辑链,那就是“优质教育资源总量一定,重点大学招生规模一定,必须依靠一定的手段筛除足够多的学生”。如果高考的难度不够高,那么高校必然要采取附加手段来选拔学生,这是不以官员和百姓的意志为转移的。限制自主招生,重点大学就要“曲线救国”,寻找新的方法来筛选学生。MOOCAP在诞生之日起就已经被定调“会和自主招生相结合”,其用处不言而喻。

高考改革越深入,穷人利益越受损

之前提到,高考难度下降影响了重点大学对人才的选拔,而高考难度下降,实际上就是对社会舆论的回应。这种社会舆论,就是所谓的“寒门难出贵子”。

根据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杨东平教授的研究:“占人口90%以上的体力劳动者的子女在分数面前人人平等的考试竞争中显然处于不利地位。名牌大学、重点大学和热门专业,来自干部和知识分子家庭的子女比重越来越高。即便上大学,贫寒家庭的学生以进入军校、师范、农林及一些冷门专业为多。”也就是说由于贫富分化和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家庭条件已经成为影响学生高考成绩的重要因素,我国已经隐然出现了学生分数与家庭条件成正相关的统计现象。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因素并非高考黑幕、考试作弊等违法行为的发生,而是家庭条件直接影响学生可获得的教育资源的多少,进而影响学生的高考成绩,是在过程基本公平的情况下产生的结果严重不公平。中国人民大学博士李晓鹏也曾撰文指出,即使禁止富人依靠遗产、信托等手段向子女进行财富转移,且彻底杜绝权钱交易,富人仅仅依靠教育投入,也足以实现贫富分化的代际传递。

以笔者的家乡天津为例,天津市内六区有五所市级重点中学,在郊县则有一些“x县一中”这样的农村重点中学,每年高考的高分段考生主要从这两类学校中出现。如果数理化科目的中等难度题目多一点,市内五所学生就表现的更好一些;如果基础难度题目多一点,郊县重点的学生就表现的更好一些。城乡教育差距在高考的难度偏好上暴露无遗。在这种情况下,教育主管部门试图靠降低考试难度来给予寒门子弟尤其是农门子弟更多机会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种措施造成的结果是与初衷背道而驰的。只要“重点大学招生规模没有变”和“寒门子弟相对不够优秀的现实没有变”两大基本前提存在,即使高考难度降低使得一部分寒门子弟被稀释进高分段群体,大学也还是要靠一定的手段将其再次筛除出去——这个手段就是自主招生。

高考越改,“寒门子弟”也许越难出头……

根据几年来自主招生运行的情况,笔者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高考+自招”的招生模式中寒门子弟的劣势被放大了。举一个较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在名牌某大学自主招生面试环节中,来自河北省某超级中学的考生被问到如何看待当时一个重大国际事件对中国的影响,该考生哑口无言,最终被淘汰。同样来自该中学的另外几名考生也都是因为笔试高分而面试低分而无法获得加分。自主招生资格获取已经淘汰了几乎所有非重点中学的学生,笔试环节的深度和广度又淘汰了一大批学校只教授高考大纲内知识的考生,到了面试环节,重点考察考生的课外知识面和语言交流能力。我相信读者都能想明白,对于寒门子弟,拥有宽广的知识面和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交流态度比在考试拿高分更难,甚至难得多。也就是说,高考难度的降低不仅没有给寒门子弟带来足够的好处,反而使其在新的选拔模式下离重点大学校门更远。

当然自主招生没能风光几年,便因民众反对声太大而被教育主管部门重点整顿了一番。但高考难度下降的趋势没有变,高校筛选考生的需求也就自然不会变。而MOOCAP明确把考纲定在大学知识内,相比自招,寒门子弟面临的困难只会大不会小。

高考改革不应割肉补疮,而应统筹兼顾

基于我国的国情,高考改革存在着一个显著的困境:不改革,农村及城市平民考生进入重点大学的比例只会越来越低;改革,红利只会暂时存在,一两年之后高校拿出的应对措施又会使寒门子弟劣势更大。这还仅仅是社会公平正义方面的考量。中国新生的中产阶级本来就充满被剥夺感和焦虑感,高考难度下降、英语社会化考试等改革手段有意照顾寒门子弟的目的愈发明显,会不会激怒中产阶级是值得考虑的问题。在出国留学日趋低龄化的今天,中产阶级子女大规模出走国外留学(且由于被“激怒”而有较强的移民倾向)无疑会导致严重的人才流失。

综合以上情况,高考制度本身的改革应当暂缓实施,而应将重点放到加强基础教育上来,提高一般公立学校的教学水平,从根本上缓解寒门子弟学习不好的问题。也可避免划分名额、强行降低高考难度等方式对中产阶级利益的直接损害,实现帕累托改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洪光

洪光

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高考
高考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