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黄博宁:中国人买澳洲牛肉这件事,澳洲人竟这么看

2017-11-20 08:15:4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黄博宁】

中澳关系这些年愈发复杂。一方面,澳洲向中国出口牛肉、铁矿石、奶粉……中国向澳洲出口留学生、移民,怎么看都是澳大利亚稳赚不赔。但另一方面,中国人在澳的种种遭遇,隔段时间就爆出一则。最近两则,一是纽卡斯尔大学印度裔教师说台湾是“国家”,中国学生抗议;另一则是堪培拉留学生被打,城内风声鹤唳,多人“吓得不敢出门”。

超过半数认为中国是老大

中国在澳洲人心目中的总体形象是什么呢?

根据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2005年起的调查:从2005年至2009年,受访者对中国的好感不断上升,认为中国是好的贸易伙伴;2010年起,澳洲人对中国开始“又酸又甜”,希望和中国多做生意,又忌惮中国在基础设施、矿业、农业方面的投资,担忧中国存在感的增加,怀疑中国的“企图心”,强调本地企业在本国经济命脉中应该占据主导地位。

中国的发展与澳洲的安全和繁荣密切相关。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澳大利亚经济之所以能持续增长,唯一的原因是对中国的出口。澳洲媒体对中国的关注度也明显增加。1990年,澳洲报纸与中国经济有关的文章133篇,2000年增加到774篇,2010年有1600多篇。

媒体对中国的关注,使中国的影响被夸大。2010年,中国GDP刚刚跃居日本之上,就有55%的受访者认为,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将近7成受访者认为,中国要主导亚洲。55%的人认为,澳洲应该与亚洲其他国家一道,限制中国的影响力。49%不同意美国在亚洲事务上给中国更多话语权,同意者为45%。

在2016年的调查中,中国超越日本成为澳洲人民心中的“亚洲最佳好友”。然而若以100分热度计量,澳洲人给日本70度,中国58度。中国元素方面,85%的受访者对他们遇到的中国人持正面态度,对中国历史文化和经济增长持正面态度的分别是79%和75%。79%的受访者认为,中国的军事行为对区域产生消极影响。

据2017年的最新报告,“中国不是最亲密的朋友,但非常重要”。被问及对中或对美的关系哪个更重要时,45%选择美国,43%选择中国。45岁以下的人群中,50%认为中国更重要,40%认为美国更重要。45岁以上人群中,认为中国更重要的38%。在谁是“最佳好友”之问中,53%选择新西兰,17%选择美国,17%选择英国,8%选择中国,2%选择日本。

今年的调查中,46%的受访者认为未来20年内,中国会成为澳大利亚的军事威胁。被问及中国更是“军事威胁”还是“经济伙伴”时,79%认为中国是经济伙伴,仅有13%认为中国是军事威胁。报告认为,尽管澳洲对中国的“军事企图”有所察觉,出于经济原因仍不愿意和中国直接对峙。如果中国因为岛屿或领土争端与邻国开战,34%支持本国出兵,58%反对。

好东西在中国,我们吃二等牛肉

为了解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具体看法,我也就此话题两位本地人进行交谈。

今年70岁的Mark是英格兰裔,祖辈因偷窃,成为18世纪末第一批流放到澳洲的移民。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达至中产。Mark毕业于悉尼大学,获得经济学本科和硕士学位,八十年代投身“背包客”产业,开廉价旅馆,一度非常富有。现在半隐退在离布里斯班约3小时车程的内陆小镇,寄情于鸡鸭花草,靠在凯恩斯的120张背包客床位维持生计。

Mark对中国的第一个概念来自越南战场。70年代退役回澳,又对西藏产生浓厚兴趣,还特意给自家狗取了个藏文名。一次寒暄,谈及中澳两国领土面积差不多,他说应该是澳大利亚大。我说中国960万平方公里,澳洲700多万平方公里,应该中国大。他就提到了西藏,好像这本不应该属于中国。

Mark在回归前的香港住过半年,至今记得街上24小时不息的鸣笛声、狭小的生活环境以及昂贵的房租,觉得不堪忍受。得知我在香港生活过,他要求我对近几年的群众运动作出评价,并在“中央政府”和“示威人群”中选边。我回应香港是法治社会,违法行为应该受到追究。他问我,是否真了解香港人怎么想、国际上怎么看。我回应,查阅香港传媒、翻译西媒报刊都是我的工作范畴。他质疑、不解、摇头。

2015年,中澳政府签订自贸协议。澳大利亚对中国年轻人开放打工旅行签证。独居的Mark在两年内找来了30多个换宿的中国人。换宿者每天要为宿主提供约4个小时体力劳动,换取免费食宿。Mark说,来的中国人,大都是为了学英语。Mark有阅读主流报纸的习惯,特别关注中国的消息。他会用朋友圈,经常转发和中国相关的文章,最近一篇是“中国女游客如何拯救澳洲经济”。

家里来了这么多中国人,有没有想过去中国看看?Mark说,“中国人来了,我就不去了”。他了解中国的巨大进步,“我有一个在大学当教授的朋友刚去了上海,发现政府做事很有效率。”然而他对非民选的政府有很大保留,对香港的“民主运动”有极大同情。尽管他也抱怨,澳洲政府不够给力,不断重复10多年前小镇遭水灾,政府只提供临时的赈灾房屋,对房屋损失的50万澳币毫无赔偿。就如何平衡人民的“自由”与政府的有效治理,他表示无解。

对于中国的崛起,他引用今年4月李克强总理访问时,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澳洲最好的牛肉都在中国餐桌上”的玩笑,严肃表示澳洲人现在只能吃“二等”牛肉。我说,中国人高价买澳洲牛肉,有啥不好?他说,“那是因为中国政府知道,如果不给国民吃好的,人民就会起义。”我一时语塞,说中国人买澳洲牛肉是相信澳洲好山好水好肉,属于民间行为,只怕和政府关系不大。

跟着美国打仗,是澳洲的悲哀

Ann的外祖母是苏格兰移民,现在居住在凯恩斯以北热带雨林中的一个小镇。这里人迹罕至,开车去邻居家也要半个小时。Ann出生于50年代,在布里斯班长大,却对城市无感,眷恋土地和自然。90年代末,她把经营了14年的一家当地报纸卖给传媒大亨默多克,买了一座65公顷的农场,自愿种了1.4万颗树,养些鱼、香蕉、山竹,过上早上六点耕作,晚上九点将息的田园生活。

Ann的世界里,中国有多层概念。第一层,显形的中国元素。如她前女婿的弟妹、朋友的太太是中国人。我问Ann,这些中国人有什么特点?她说,除了对中国饮食更了解,与澳洲人没什么区别。

第二层,隐形的中国元素。她地里种的番薯,经由中介一般卖到以中国人为主的亚裔社区。再如,去墨尔本探望女儿乘坐公共交通,她发现有几站上下车时,8、9成都是华人。

第三层,中国电影和书籍。如巩俐、章子怡演绎下的乡土中国,或是迁居海外的华裔或土生华人,以中国为背景的作品。她也承认,自己“对当代中国一无所知”。她觉得,现在的中国和书或电影里描绘的完全不同,许多传统已经消失。对此她十分惋惜。

最后,是对宏观中国。“中国是朋友吗?可能吧,应该说是贸易伙伴。”她认为,新西兰、美国、英国肯定是盟友,原来日本也是,因为日本曾是澳洲是最大的经贸伙伴,学校里很多人都学日语。至于现在中国是不是?“我还不觉得中国是我们的盟友。”

对于中国的发展,Ann有怀疑。这主要源于她对“发展”的理解。在她看来,即便是凯恩斯以北60公里、只有一条500米长商业街的度假小镇道格拉斯港,也是开发过度。络绎不绝的游客,尤其是中国人到来,致使当地房价虚高,在小镇工作的非本地人租不到房子,不得不每天开车通勤三四个小时上下班。当地的房屋纷纷扩建成度假村,社区文化、邻里文化逐渐消失。我说,大家来旅游,创造经济收益,本地人受惠,难道不好吗?

她认为,长期看旅游业的发展对环境的污染,以及对固有社会结构和生活秩序造成的冲击,远大于经济收益带来的贡献。她不能理解,为何中国要如此卖力的开发,产能严重过剩,空气污染严重,以及……为何要修那么多别墅?“你们的计划生育不是刚放宽吗?为什么有人要买那么多套房子,别墅里的那么多间卧室,谁住?”

Ann对中国移民有隐约的担忧,她不介意中国人多点,可仍然希望澳大利亚是基督教文化占主流的国家。她也反对中国人或国有企业来投资。我对她说,投资是遵循法律的,不该怪来投资的人,应该先问为什么他们能来。

Ann说,澳洲是开放的经济体,可现在政府的控制松紧度,与她周围人的期望有差距。原来日本人投资,但没那么大规模。80年代经济泡沫以后,他们就走了。现在中国人来了,看着不会走。而且,国有企业出手都如此庞大,比起来私人的农场就是小蚂蚁,你们的投资像大象。

Ann身边确实有不少朋友把中国视为威胁,她认为这很矛盾。“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为什么是威胁呢?”她认为,朋友们的“威胁”指军事层面,中国的武器还不如美国先进,可中国有更多的人,也在发展更强大的武器,澳洲很怕中美打仗,也害怕有一天中国会比美国强大,因为澳洲一直在寻求美国的保护。她却相信,有一天中国一定比美国强大。

她表示,澳大利亚的军事力量薄弱,无法自保,所以美国每次和别人打仗,就要拖拽上澳洲,这是澳大利亚的悲哀。我问,如果美国再去打仗,你支持澳洲跟着献“投名状”吗?她说,除非是本土遭遇袭击,否则澳洲不应该参与任何战争。

Ann的前伴侣,10多年前在当地从政,得知我来自中国,主动表示美国在收缩,中国在扩张,问我怎么看。我说,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力求解决国内的问题,应该只寻求在西太平洋有更大话语权,全球暂无意挑战美国或强行补位。他反而表示,为什么一定要让美国当世界警察呢?如果中国当,没准能比美国更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黄博宁

黄博宁

香港浸会大学硕士,北京、香港、悉尼三地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