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黄博宁:泰国国王值得关注的不只是婚姻,还有……

2019-05-08 07:51:0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黄博宁】

5月4日至6日,泰王哇集拉隆功在首都曼谷举行了隆重而繁琐的加冕仪式。这是却克里王朝(Chakri Dynasty)的第十代国王,也称拉玛十世。

哇集拉隆功1952年出生,年少时对军事颇有兴趣,12岁学习飞行,毕业于澳大利亚邓特隆军事学院。他青年时期是一名军人,20世纪70年代,经率领泰国军队对抗越南,在泰国东北与地方武装分子交火。此外,他还担任过禁卫军团第一师禁卫团团长,对泰国空军建设有突出贡献。

可这些早被时间冲淡,今时今日对他的关注点只有两个:一是这位三婚三离、刚又四婚的“花花公子”的风流韵事;二是泰国政局中他能否找到恰当的位置,在维护国家繁荣稳定上扮演积极角色。

哇集拉隆功与他的前三段婚姻

哇集拉隆功(拉玛十世)是先王普密蓬(拉玛九世)和王后诗吉丽唯一的儿子,也是拉玛六世、七世、八世以来,第一位父子相传的继承人。泰国朝野曾对他寄予厚望。然而,他一直是个离经叛道的荒唐公子,直至父亲去世才有所收敛。

1977年1月,为防止哇集拉隆功拈花惹草,普密蓬为时年25岁的王储迎娶了表妹颂莎瓦丽(Soamsawali)。颂莎瓦丽是王后诗丽吉的侄女。据说两人以玩伴和亲戚看待对方时关系还不错,可婚后完全合不来。身边人看到有机可乘,将年方15岁的女演员余娃希达(Yuvadhida)当做礼物献给了十世王。

1978年年底,颂莎瓦丽生下了女儿帕差拉·吉帝雅帕(帕公主,Bajrakitiyabha),婚姻至此名存实亡。十世王和余娃希达在79、81、83、85年生下四个儿子,又在87年生下一个女儿。其中与情人所生长子的出世时间,距离颂莎瓦丽生下帕公主只有九个月。

出身高贵的王妃只有女儿相依为命。纵然王后是她的亲姑姑,贵族王室站在她一边,然而她的丈夫,再也没有回来。因为不堪的遭遇,颂莎瓦丽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病症,健康大受摧残。1991年,泰国法院又以“不可调和的分歧”终结了两人的婚姻,但很多泰国人仍然把记忆中端庄贤淑的颂莎瓦丽视为真正的王妃。

哇集拉隆功王储莎瓦丽王妃(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2005年,帕公主从美国康纳尔大学法学博士毕业,曾任职于联合国、泰国驻奥地利大使、泰国总检察署,2017年起任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东南亚区域法治亲善大使。帕公主至今未婚,据说或追随姑姑诗琳通公主的脚步,为王室奉献终身。

那些年,哇集拉隆功、情人以及儿子们的照片经常见诸报端。老国王虽然对儿子包养情妇,羞辱原配夫人不满意。可基于子嗣延续,认可了哇集拉隆功和情人的关系。1994年,两人在小范围内举行婚礼,四个儿子的身份合法化。

仅仅两年之后,哇集拉隆功以余娃希达与军官通奸为由,将其与两人的五个子女一起放逐。后来拉玛十世前往英国,把小女儿思蕊梵娜瓦瑞(Sirivannavari)带回泰国。原配夫人念其失去母亲,给予了她温暖和关爱。2011年,四个被剥夺了继承人身份的王子,曾在美国发公开信称,15年来日夜都想回到泰国,不过写给父亲的信,都石沉大海。

2001年,哇集拉隆功开始了第三段婚姻。西拉米(Srirasmi)出身平民,有传曾出入高级社交场合,得以进入宫廷。西拉米明白十世王的追求,欲拒还迎故意避走,这促使哇集拉隆功与其结婚。2005年,西拉米生下提帮功王子(Thipangkon),两人关系得到官方承认。这是目前泰国王室唯一承认的合法男性继承人。

拉玛十世消停了几年,期间试图与王室成员和解,带着第三任妻子和小王子履行公务,挽回形象。谁知十年之后,剧情又出现了反转。2014年底,泰国军政府指控王储妃家族涉贪,取消其全家族王室赐姓,王妃被离婚废为庶人,发配边疆。

有幸荣登后座的苏提达

第三次离婚的拉玛十世,少不了佳人相伴。2010年,他把空姐出身的苏提达(Suthida)编入皇家特别戍卫队王储护卫队,授少尉军衔,2013年晋升为少将,2016年8月晋升为中将。2016年12月10日,老国王普密蓬去世、哇集拉隆功正式继位之后10天,苏提达被晋升为上将,任皇家特别戍卫队指挥部副总指挥。

1978年出生的苏提达,2000年毕业于泰国易三仓大学,曾在泰国国际航空公司担任空姐。非富非贵,能走完前面三位的路,带上王冠,自然不是等闲角色。自2014年公开随侍在侧,苏提达就充分展现了她低调、不计名位、识分寸、懂进退的作风。

对哇集拉隆功身边那些花花草草,她不予理会;对于十世王的子女,她能帮就帮;对泰国王室高辈分的成员,如诗琳通公主、原配颂沙瓦丽,她礼数周到,绝不称大。她现年40岁,没有官方公布的生育记录,今后再有的可能性也不高,不太可能给已知王位继承带来变数。因此5月1日,拉玛十世加冕前三天,苏提达终于通过了“考验”,册封为王后。

能够荣登后座,除了情商高,天时也很重要。哇集拉隆功储君时期的风流,有他母亲所说的“唐璜”的毛病使然,也有叛逆的因素作祟——老爸越是完美,儿子越想出格。可出格不代表儿子没有能力,不想超越老爸。现在十世王自己当家,他也想重整旗鼓,打造明君形象,让民众忘掉那些不上台面的过去。且作为一国最高的面子工程,单身王老五总是不合时宜。

苏提达成了最适合的人选。立后仪式上,我们还看到了诗琳通公主和炳·廷素拉暖两位重量级人物。前者在泰国民间享受极高威望,甚至远高于十世王,且有王位继承权;后者是泰国枢密院院长,在九世王去世之后曾任摄政王。两位的证婚表示了对十世王以及新王后的认可和祝福。

这场封后与加冕一样,距上一场已经过去69年。1950年4月28日,九世王普密蓬与王后诗丽吉正式成婚。一个星期后的5月5日,普密蓬加冕,开始自己传奇的一生。十世王如今这出,可以看成是对父王的致敬,也可以看成是重塑普密蓬全盛时期辉煌的努力。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与父亲从一而终的婚姻相比,当他的太太是一份危险职业。不过这次他已年近古稀,又有国王身份约束。时移世易,也许苏提达真能高奏凯歌,成为陪伴十世王走到最后的人。

王室、军队与民间力量的微妙关系

哇集拉隆功的父亲,九世王普密蓬是泰国近代自朱拉隆功大帝以来,名望最高的一位君主。90年代巅峰时期有直接撤换总理的影响力。当然一切并非从天而降。须知其兄长拉玛八世(1935年至1946年在位)以及普密蓬本人继位初年,两人都是以“挂职国王”的身份生活在瑞士。

1957年,沙立发动政变推翻颂堪成为总理,为谋求正当性,请普密蓬出来站台,恢复对君主的匍匐大礼,王室力量有所回升。同一时期,普密蓬展开个人形象工程,带着王后下基层访贫问苦,以才华和魅力赢得社会青睐。70年代逐渐控制军队,在此后频发的学生运动及政变中顺势而为,适时出手又慎用权力,屡次化险为夷,成功由人变神。如今新王有重现先王荣光的意愿,可是否有其父的能力、智慧和品格,是另一回事。

继位以来,哇集拉隆功加强了对王室财产和皇家机构的掌控和管理,还罕见地动用了对宪法的否决权,拒绝签署经过公投的宪法。经过他的要求,原来国王不在国内,或因某种原因不能理政时,默认由枢密院院长担任摄政王的条款,变成“照国王意愿任命、议会议长联署生效”。实际上,泰王自成年以后至继位前,常年生活在德国巴伐利亚某湖畔别墅。这种安排,更像是留恋旧日时光。

政治方面,十世王也没有闲着。他继续与军方联手,打压以他信为代表的民间政治力量。今年大选前,王姐乌汶叻公主有意代表他信下属的护国党参选。乌汶叻因早年嫁给美国人被剥夺王室封号。回国后有公主待遇,没有恢复头衔,严格说属于平民,法律上有参选资格。

十世王对王姐此举严厉谴责,并剥夺了她的参选资格。5月5日对王室成员重新册封的名单中,有原配夫人,却没有姐姐。大选开始前,十世王又公开呼吁大家“选出好人”。大选结束后,他以法院裁定其贪污罪成为由,宣布剥夺他信所有获得的王室头衔。

哇集拉隆功深夜发布圣旨,批评乌汶叻公主此举“极为不妥” (截图:《时代周刊》

看来十世王仍对他信支持者在泰国北部的动员能力感到害怕。然而实际结果说明,军政府出身的总理巴育,经过五年经营羽翼已经丰满。泰媒认为,城市精英阶层和中产阶级尤其是商界人士,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巴育,农村地区也逐渐向军政府靠拢。其领导的人民力量得票数量超过他信所属的护国党。十世王的“帮忙”可能根本不必要。

且根据修改后的游戏规则,总理获得上下750名议员半数以上(376票)选票即可获任。这750票中,250名上议员全部由军方成立的全国秩序和平委员会委任。下议院的500席中,350席以选区票直接选举产生,150席按政党在全国得票率测算产生。

正式计票结果5月9日公布。5月11日,250名上议院议员名单公开,议院大会5月中下旬召开,6月初将选出新总理。以目前的状况看,有两点可以肯定。

第一,总理巴育的优势明显,连任几乎没有悬念。加冕的狂欢过后,与军方关系密切的十世王,将继续紧锣密鼓的政治游戏。第二,拉玛十世哇集拉隆功“积极干政”的行为,与现代王室“国家代言人”的理念不符。他与军方过从甚密,会对泰国的政局产生何种影响,还有待观察。

【本文为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黄博宁

黄博宁

香港浸会大学硕士,北京、香港、悉尼三地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雪莹
作者最近文章
泰国国王值得关注的不只是婚姻,还有权力游戏
新西兰民间居然有150万支枪,以前为什么不重视?
歧视遍地,澳大利亚原住民的心理创伤如何平复
漂在香港,最终选择了卖保险
有些香港学生的心结并不是普通话,而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