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黄智贤:《夜问打权》停播,但我一定会继续让蔡英文不舒服

2019-06-27 14:34:03

台湾政论节目《夜问打权》在经历多次频道“搬家”后,最终仍未摆脱被停播的命运。在台当局不断施压下,6月28日,坚持了近3年的《夜问打权》将迎来最后一期。

观察者网在获知消息后第一时间采访了节目主持人黄智贤。黄智贤向观察者网证实这一事件的同时表示,“问社会不公,打政治不义”的《夜问打权》虽然不得不告一段落,但其未来一定会继续让蔡英文、民进党“不舒服”。

视频/观察者网 周千千

【采访/观察者网 李泠】

“他们看到我是很痛苦的,因为没办法辩驳”

观察者网:《夜问打权》本周五播出最后一期,您是什么时候收到“停播”的指示?之前有没有预警?

黄智贤:我星期一接到节目要停播的通知,但是具体细节到昨天(星期三)中午才确认。我本来想就做到昨天,但是团队里还有一些人、事要安排,所以做到星期五。

观察者网:收到停播通知后,和台里是怎么沟通的?有没有申诉?

黄智贤:其实这是一个决策,我不知道怎么沟通,也没什么好沟通的。

在台湾,《夜问打权》收视率很好,影响力很大,对蔡英文、民进党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在台湾,它“支持统一、反对台独”,是一个完全正面的力量,而我做节目也算严谨,一切合法,所以在法律层面,蔡英文政府没有办法用法律对付我,他们找不到我的破绽,只能找电视台方面处理这一事情。

如果人家找我商量,那是可以沟通的;但他们已经处理了才通知我,这个就没有办法了。

观察者网:您推测现在停播的原因有哪些?6月中旬您在厦门参加海峡论坛,在演讲中明确支持“两岸统一”和“一国两制”,这是直接的导火索吗?

黄智贤:这三年来《夜问打权》是台湾唯一一个以中国人的角度来做节目的节目。比如一样的新闻事件,别人可能会用外国媒体的角度,而我则秉持着“我是中国人”,节目是做给中国人——包含2300万台湾人——看的心态来做节目。《夜问打权》也是台湾唯一一个支持统一的节目,没有第二个节目像我们一样,在镜头前支持“和平统一”、直截了当地说“我是中国人”。所以我的节目让蔡英文非常的痛。

其他节目也有批评蔡英文,只是无关痛痒,说些“内政不佳”之类,很少有人有能力、有意愿一刀刺进台独的心脏,从“台独”的理论和事实来驳斥“台独”,让他们站不住脚。我知道他们看到我是很痛苦的,因为没有办法辩驳。

这次直接停播,第一是因为我公开支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我这样一个人,站在海峡论坛那样一个高度的演讲台上,非常平和却又直接了当地说“我支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这等于拆穿了“台独”的面具;我十几分钟的演讲很清楚地讲出了两岸现在的状况,把“台独”的很多谎言、幻想都击破了。对他们来讲,我好像拆穿了“国王没有穿衣服”,所以他们很痛苦。

黄智贤在海峡论坛上发表演讲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骂蔡英文骂得太凶了。也就是我刚刚讲的,别人可能批评蔡英文,但不痛不痒,我批评蔡英文,让她很痛,所以我的节目从最好的频道被打压到不好的频道,再从不好的频道被打压到更不好的“边陲”频道。台湾有几十个政治评论节目,但他们介意我这个节目,现在连节目在边陲地带存在都不能接受。

第三个原因,也是我一贯做的——整个台湾在报道香港事件的时候都是一言堂,都支持香港“反送中”,只有我去呈现事实,告诉大家真实的情况是什么,让“台独”跟“港独”没有办法合流。我想对他们来讲这是不能忍受的。

观察者网:前几日台北掀起“拒绝红色媒体”游行,请问这次停播是否受其影响?

黄智贤:我不知有无关系。但“反红媒”的是民进党侧翼,压制统派声音。

观察者网:从2016年7月14日开播至今,除了不停地换台,您还遭遇过哪些打压?

黄智贤:几乎每天都有打压,但很多涉及电视台内部,不好说,说出来会伤人。其实我之前有讲过,我的背上插满箭,这些箭很多是从背后来的,不过我觉得我的第一敌手是蔡英文,至于其他的就不必太在意了,毕竟很多人出来工作也是为了一口饭。

观察者网:《夜问打权》是怎么做到在不断被打压的情况下仍坚持了3年?

黄智贤:因为我坚持,因为我没有犯任何法。台湾不是法律上保障言论自由吗?节目收视率很好,又有影响力,讲的又是正确的,凭什么关我?现在她要竞选连任,所以更不要脸了。

观察者网:有个别网友质疑,《夜问打权》是给大陆人看的节目。您怎么看待这一说法?

黄智贤:我觉得这个说法太没品了,这说法就是在附和“台独”,因为“台独”就是这样子来打压我的节目的——我的节目原本在黄金频道收视第一,为降低我的影响,他们就把节目移到不好的频道,我的收视率还是很好,于是被移到更不好的频道,见我的收视还是很好,就打击“你这节目是做给大陆人看的”。

大陆如果有网友这么想,那很愚蠢。我做给他看,他有给我广告吗?大陆网友的观看、转载也无法直接利于我的收视率。讲这种话,就是帮“台独”欺压黄智贤而已。

有很多“台独”、“港独”会用简体字上大陆的社交媒体,有人以为他是大陆的网友,才不是嘞,我已经拆穿太多了。刚分析停播原因时,我讲了三个理由,其中一个是我批判香港的“反送中”。为什么这一次对我的打击这么大?过去是“台独”恨我,现在“港独”和“台独”都恨我,而“港独”的后面是美国。你能想象部分香港人有多恨我吗?因为我拆穿了他们的面具。所以这一次是“台独”、“港独”联合打击我。

“一定会继续让蔡英文不舒服”

观察者网:节目停播后,能否透露下您接下来的安排?会来大陆发展吗?

黄智贤:因为昨天中午才正式确定,所以我正在思考下一步要做什么,但我一定会继续让蔡英文不舒服。

很多大陆朋友说“台湾的统派没用”,那他们可以来台湾试试看。在对付、打击“台独”上,台湾统派没有任何资源,也没有钱,一直被打压。比如我就是一个坚持统一的人,但在台湾媒体界,我是唯一的一个,还一直被打压。其实不要说统派,在台湾现在敢大声讲“我是中国人”的人都很少。所以下一步要做什么,我还在思考,在思考要怎样让民进党更痛苦。

但是我深信,打压我的人有,不过支持我的人更多,不然我的节目不会在没什么资源、频道还那么差的情况下,收视率还那么好。如果在大陆、海外,支持黄智贤的人越来越多,支持黄智贤的力量越来越大,这些也会影响到台湾,会让人觉得原来勇敢做统派、勇敢支持统一,路不会被断掉,那就会有更多人敢出来。

蔡英文要杀鸡儆猴,我算是“标杆”,对我下手把我干掉后,其他媒体人就会想“你看,幸好我没有站出来”,就算有人心里支持统一,他们也会想“幸好我们没有跟蔡英文对杠”。可是,如果要真正反“台独”,怎么可以对“台独”软弱呢?如果要真正反“台独”,怎么可以说“我们暂时跟他们合作一下,等以后怎么怎么样”?在台湾跟蔡英文合作,但到大陆又讲支持统一、“一国两制”,这种双面人在台湾很多。

观察者网:有消息称,您可能要做网络节目,这是真的吗?

黄智贤:这在我的计划之内,不过也要时间来筹备、运作。也有人叫我参选“立委”,但我对从政没什么兴趣。

两岸不能“只谈经济不谈政治”

观察者网:刚才您提到“台湾法律保障言论自由”,您认为现在的台湾社会有真正意义上的言论自由吗?《夜问打权》要停播的消息出来后,新党的林明正评论称“台湾只有谈独,没有谈统的自由。”您怎么看?

黄智贤:在台湾,只有主张“台独”的人才有人权。不然为什么我到厦门演讲,回来要被骂,说要把我赶出台湾;凭什么恐吓我,说要抓杀我全家?这算什么言论自由?全世界上街示威抗议的都是抗议执政者,哪有人示威抗议说要打压媒体言论自由的?

观察者网:您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提及蔡英文的“绿色恐怖”,您认为现今可以如何应对?只能等待她下台吗?

黄智贤:国民党和人民要觉醒。最能够对抗民进党的是国民党,如果国民党还那么软弱……算了……

观察者网:说起国民党,国民党党内初选,郭台铭、韩国瑜、朱立伦皆称不接受“一国两制”。您怎么看他们的这一表态?

黄智贤:国民党本来就这样。他们不接受“一国两制”,那告诉我两岸要怎么样?他们就说,“我们要维持现状,我们要和平”。没有大陆的统一,怎么和平?当然得靠“一国两制”。但是他们要选举,他们是现实主义者,认为讲“一国两制”没有市场。

从左往右分别为郭台铭、韩国瑜及朱立伦

观察者网:不少台湾人士表示,可以和大陆“只谈经济不谈政治”,或者“经济先行”,认为当台湾人民从与大陆来往中得到切实利益后,就会自然认同两岸不可分割。您怎么看这一观点?

黄智贤:不会这么自然认同的。台湾这几十年来跟大陆做生意,一直在赚大陆的钱,每年顺差近千亿美元,但是这些并没有影响到台湾内部的小气候,经济的往来并没有让他们生出“我是中国人”的国族认同。所以这是不可行的。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跟大陆做生意,即使他们间接得到好处,也是无感,他们读的是“台独”教科书。所以必须要从教育入手,可是国民党也不愿意……

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两岸能够和平统一,也希望能够看到这一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黄智贤

黄智贤

台湾政治评论家、《夜问打权》主持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夜问打权》停播,但我一定会继续让蔡英文不舒服
我们这一代,要把台湾带回中国
郭台铭怎么做都会被骂“亲中卖台”,根本不用怕
我们真的来得及看见统一这一天
我就是要在节目上讲统一,怎样?“台独”咬我啊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