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胡万程:尼康关厂要怪智能手机?还是找找自身原因吧

2017-11-13 07:28:4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胡万程】

今年夏天,笔者花了一个多月在国内旅行,旅途中就发现一个有趣的变化:相比于五六年前的时候,脖子上挂着个大相机的游客明显变少了,大部分人都是用手机进行拍摄。

这次我也一样,旅行前带了自己心爱的尼康单反相机和两个镜头就上路了,心想着这次要好好拍一拍祖国的大好山河。但除了第一天带在身边,剩下的30多天里我就只用手机拍照了,把相机留在了旅馆的行李箱中。因为实在是太重太不方便携带了,而且也不能即时性处理照片并上传到社交网络,“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通过大相机根本得不到满足。

相比沉重的大相机,手机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便携轻巧,及时上传。且现在中国市面上的主流手机大多是千万像素级别,个别旗舰机型还配有双镜头拍摄、人像模式等功能。再通过手机上的修图APP处理下,会玩的用户所拍摄的部分照片,甚至可以媲美单反相机拍摄后再加Photoshop处理后的“成品”。

全球相机出货量走势图

全球的潮流同样如此,我们可以看到在2010年之后,全球的相机出货量到达顶峰,达到1.215亿部,从那以后直线下滑且颓势不减。如果说单反还有新闻记者、摄影师以及摄影爱好者的硬核受众的话,那么对于小底的卡片型数码相机,可以说是彻底被智能手机给革了命。例如前一阵子,尼康就宣布受智能手机挤压,关停了在无锡的工厂。

尼康无锡工厂

尼康无锡工厂本身就是以生产小型卡片式数码相机为主,近年来工厂开工率锐减。2016年的产量仅有175万台,大约只有2010年顶峰时期的五分之一。员工也不断流失和减少,比起2011年时期,员工也减少了7成以上,只剩下2285人。这次关闭工厂将要遣散其中的2268名员工。

日媒普遍把尼康是否能够在中国顺利关闭工厂作为了关注焦点,因为在此之前,无论是2015年西铁城关闭广州手表零件工厂,还是2016年索尼出售广州的相机零部件工厂的时候,关于赔偿金额的决定都引起了不同程度的骚乱事件。

而这次尼康关闭工厂之际,根据当天的新闻报道,多数员工都冷静地接受了。按照惯例,素有“终身雇佣”传统的日企向员工支付的经济补偿,原则上是月薪乘以工作年数所得的金额,并追加1-2个月左右的工资,也就是N+1/2模式。

但这次尼康采用了追加5个月工资的方案,也就是N+5补偿方案,对于工龄超过10年以上的正式员工还有特别补贴,知乎网上甚至有用户分享了15年工龄老员工获得了36个月月薪的信息。尼康也公布了这次遣散以及拆迁工厂费用预计成本达到70亿日元,看样子尼康这次较为厚道的做法会大大减少遣散员工的摩擦程度。

知乎某用户在“尼康无锡工厂关闭”话题下的分享

尼康在10月30日公布了2017年4月-9月的财务报告,今年这一时期获得140亿日元的利润,相比较于去年同时期减少了将近三分之一。虽然尼康今年迎来了自身创业100周年,成为了一家“百年老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家企业已然显得有些老态龙钟,步履蹒跚了。

除了在中国关闭工厂,今年3月份尼康在日本本社也公开募集了1143位提前退职者,并耗费了167亿日元用于善后。如此频繁地裁员,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企业经营不善,其所得利润已无力支付员工工资。

相比较于主要竞争对手佳能与索尼,佳能有其在打印领域的稳固份额与医疗精密领域的突破,索尼有智能手机相机镜头技术上,还保有些电子产品领域的“魔法黑科技”。而打开尼康的主页,产品大头除了相机就是镜头,分明在江河日下的传统相机这一夕阳产业上迟迟未能转型。

尼康中国主页的产品介绍

其实在日本,还有家初期和尼康很像企业——富士Fujifilm。富士成立于1934年,要比尼康创建的晚了十几年,最初叫富士写真胶片公司,以相机胶卷起家,成为日本胶卷市场的最大占有者。后来自1948年开始研制相机,最开始的相机机身与镜头都是在尼康机型的基础上做出来的,两家公司也是时常有合作,尤其是单反领域。2007年富士推出的S5 Pro就是最好的例证,这台相机采用的就是尼康D200的机身,然后加上富士独有的Super CCD SR Pro影像传感器。这台定位于人像拍摄专机的单反相机在市场上获得的评价很高。

本是同根生的尼康D200与富士S5 Pro

富士也在数码相机革命胶卷相机的时候业绩一落千丈,当时和另一个胶卷大鳄柯达都面临着破产威胁。最终柯达转型不力,而富士成功地向多元化发展,除了在影像产品之外,在医疗产品、印刷产品、光电产品,甚至是化妆品领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富士的发展策略是用原有产品的技术来攻克不同领域的产品,比如富士底片胶卷上有20层以上超薄的薄膜层,于是富士就把这个薄膜技术转而开发成显示面板上采用的覆盖层,并供货于面板制造商;而底片冲洗上积攒出的防底片褪色的抗氧化经验,让富士转而用来开发出了技术相通,用于皮肤上抗皱的化妆品。

富士中国主页的“花样繁多”的产品介绍

富士所研制的化妆品

今年6月,日本著名财经类杂志《选择》的一篇文章指出,尼康业绩不振可能成为下一个东芝面临破产,而富士可能成为接盘侠。当时这篇文章引起了热烈讨论,毕竟早期还在用尼康机身才能完成相机制作的富士公司,不知何时已经有雄厚的资金可以收购尼康了。

其实关注富士的人会发现,在尝到了多元化转型成功的甜头后,富士这十年来一直在收购其他公司,其中有医疗事业的,印刷事业的,化学事业的,其规模也在变得也越来越大。虽然叫Fujifilm,但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生产胶片的吴下阿蒙了。

日本传统制造业大多善于钻精钻深,带着所谓的工匠精神,在一条路上踽踽前行,在行业初期往往因为其技术优势成为行业龙头,上世纪50年代-80年代发家致富的日本企业大多走了这样的路子。但是当大势改变,这些制造业往往会因为前期庞大的投资、机构的尾大不掉、日益见长的人工成本、幅度狭窄的行业技术而失去优势。这些大势包括其他国家的技术赶超,行业本身被新技术革命等等。

这次尼康产生的经营困难很好理解,相机行业本身成为夕阳产业,而尼康的发展大头又全部压在相机上,导致产品销量大幅度落下。这种情况下,如果尼康不敢从组织内部进行自上到下的改革,重新规划公司的新产品与新市场的战略目标,仍旧对传统相机抱残守缺,仅仅依靠其在单反类相机残存的技术优势,未来公司规模只能是越来越小,继续裁员甚至被收购将会是时间的问题。我想这也是广大尼康相机粉不愿看到的。

在尼康10月30日停止无锡工厂的通知上我们看到这样一句话,尼康将进行结构改革,加大高附加值产品的投入。虽然没有阐明尼康今后的发展领域,但是对于销售到第三世界国家的低端卡片数码相机想必是不会再做了。如果这次裁员是代表着尼康壮士断腕的一种决心,在2010年之后的持续阵痛中,尼康利用固有技术找到了新的发展之路,没准百年老店仍能继续发光发热。前面的路并不乐观,且看这家日企的命运如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胡万程

胡万程

早稻田大学政治研究科硕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